这一早上凌飞都在周易水家中,和周乾一聊了很多。对于这位中年学者凌飞有了不少了解,智慧、德厚、宽容。

    以前凌飞可以说是个武人,对于文人并不喜,可周乾一让他改变了不少看法,并非酸儒,思想见地格外不俗。

    凌飞的想法先不说,周乾一对于凌飞却是大为点头,在他的试探中凌飞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值得托付。他也看出凌飞不少缺点,比如霸道。但是,哪个人是完美的呢?如果站在他面前的凌飞是完美的人,他反而会觉得不真实。

    天残地缺,天地尤缺,何况人类。从无哪个人是完人,哪怕是圣人也不敢言自己是完美的。缺憾才是最完美状态,无缺意味着虚假,凌飞的缺点才证明他的真实。

    到中午时凌飞和周易水父母吃了顿饭才离开,离开也是周易水父母的示意。二老想让小两口有二人世界,吃过饭之后就赶两人出去玩。

    凌飞和周易水当然同意,直接出去。

    “呼……终于完工。”周易水出来后大松口气。

    凌飞笑道:“别忘了工资。”

    “当然不会忘,守财奴。”周易水吐槽一句。

    “劳动所得。”

    “不会忘的,放心好了。唔呼……”周易水伸了个懒腰,凌飞趁机观察了一下,周易水的身材其实一般,较为匀称吧,这懒腰伸的什么也看不到。

    “对了。”周易水像是想到什么,“你是不是参加了那个什么妙手仁心。”

    “嗯。”

    “我就说那天好像在电视上看到你,因为在执行任务就没多想,还真是。”周易水道。

    两人在聊天,周易水家远处一栋别墅内,一双眼睛幽幽窥视。他舔着嘴唇,目光绿油油,如同恶极的狼。

    “你要去哪?”周易水问了句。

    “回家。”

    “哦。”

    “嗯?不准备送?”

    “当然不准备送啊,带你过来是因为我雇用你。现在你要回家还想我送你回去,没门。”周易水昂起螓首。

    “还警察呢,帮助群众都不会。”

    “呀哈,我只是说说而已,其实是想送你的,可你这么说警察阿姨可就不高兴了,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嘻。”周易嘻声一笑,短发一甩,转身就走。

    凌飞失笑摇摇头,也准备走。正转身倏地一种莫名感觉涌上心头,转头往远处一栋别墅望去。这栋别墅在周易水家后侧方,而别墅二楼上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凌飞凝视许久,眉头一皱。

    周易水没回去,就在周围逛起来。因为不能回啊!如果现在就回肯定会被她爸爸妈妈说的,她爸爸妈妈就是为了让他们两人世界,周易水也看得出来,结果前脚出来后脚就进去,可不得被骂死。而且更重要的是,凌飞没开车,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没开车送凌飞走,还不得和她急?

    综上所述,周易水需要在旁边逛一逛,待会儿再回去。

    周围周易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毕竟从小到大都在这里长大,哪里有什么都很熟悉。要说逛,真的没地方逛,就这一亩三分地,从小到大逛也逛腻了。

    周易水走着走着后悔了:“应该送他回去的,好无聊啊。不过,谁让那家伙惹我的,哼,就不送,警察阿姨也是有脾气的!”

    虽然没什么地方玩,不过找个地方休息倒是可以。旁边有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周围都没什么人,周易水小时候和旁边的小伙伴玩捉迷藏的时候老喜欢躲那里。

    现在已经很久没来,周易水有些怀念,往那边走了过去。

    “时间过得真快呢,还记得当时和袁晓他们玩的时候,那时候那么大一点,现在都工作了。”周易水眼中尽是追忆,时间这种东西太残忍了,青葱岁月就此而过,不给童趣留一丝余地,只有回忆在夹缝中浮沉。

    这是一个小亭子,是本来规划好的地区,都开始修建亭子,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修了,但是亭子是留了下来。

    在亭子里坐下,一如既往的安静。这里的别墅区本就远离闹市,在住宅区内的僻静处,更是安静。

    周易水闭目沉思,感受着安静的氛围,在城市的喧嚣中体味平静很难得。快节奏的生活让每个人都变得急躁,总有做不完的事,办不完的公,干不完的活,很多人或许乐在其中,可回过头来一看,会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安静的沉淀是有必要的。

    周易水闭目休息,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色休闲服的男人慢慢靠近,头上的黑色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看不到他的脸。

    隐约能看到的是他皲裂的嘴唇,以及伸出舔舐的猩红舌头。

    男人在慢慢靠近,往周易水靠近,脚步轻轻,听不到任何声响。周易水闭着眼睛好像真的睡着一般,她的工作强度极高,并且她还是个工作狂,导致休息时间极少,今天休息过还是觉得累,这会儿过于安静闲适的环境让她不自觉陷入睡眠状态。

    男人走到了周易水身边,背负于身后的手捏着一张湿帕。距离越靠越近,仅有一米。

    男人咧嘴一笑,伸出手,得手了!

    “在女士睡觉的时候,最好离得远一点。”

    突然男人身后传来一道声音,他整个人怔住,手酱僵在半空中,以为得手的女人突然醒来,正瞪着眼睛看着他。

    凌飞靠在亭子的柱子上,微微摇头:“尤其是一位女警,她的警惕性可比你想象中要强得多。”其实,并不是他叫醒的周易水,她知道在此之前周易水已经醒来。

    周易水冷笑一声:“王传胜,我抓了你半个月,没想到自己先冒了头。”

    王传胜眼中幽光灼灼:“既然被发现了,那就让你们全都去死!女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享用你的尸体。”

    “果然是个十足的变态,今天你跑不了!”周易水美眸变得凌厉。

    “嘿,跑,当然不准备……”王传胜说着突然扑了上前,想要来个出其不意。他的第一目标是周易水,这个女警的身手他是见识过的,一般男人肯定比不上她,必须先解决她,至于后面的小白脸,随随便便都收拾了。

    周易水没有防备,这一瞬间竟然没有动手。不过,她旁边可是站着凌飞!就在王传胜扑上前瞬间,凌飞动了,如同闪电般掠到王传胜身旁。

    王传胜正要把湿帕捂住周易水的嘴巴,一只强有力的手拍在他肩膀上,他还想动作却发现手臂根本动不了。那只手握在大臂与肩膀之间的关节,大手如同铁块,固定住他关节的移动,丝毫动弹不得。

    王传胜心中大惊,这个小白脸竟然这么厉害!

    王传胜想到这点时已经太迟,凌飞手一甩,他整个人如同纸鸢般被凌飞甩到后面,撞在亭子栏杆上。

    周易水只是刹那失神,这一瞬间立即追上,一招擒拿将王传胜拿下,也不知道从哪摸出手铐,将王传胜双手拷在身后。

    “看你怎么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