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打个电话给展天啸也行,不过凌飞觉得没这个必要。对他而言这些都是小事,如果派出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他还能上点心。

    凌飞的武力值超凡脱俗,尘世的暗杀威胁于他而言跟玩似的。

    这件事稍稍考虑一下凌飞便抛之脑后,正如他方才所想,守株待兔即可,既然他们的目标是他,他等着便是。

    “不过这言正霆。”凌飞冷笑,“还真是阴魂不散。”

    新仇旧恨一堆,“妙手仁心”结束后凌飞绝不手软!

    散了会儿步凌飞回家,路上随意叫了一辆车回家。

    半路上,凌飞来了电话。

    “嗯?周易水?”凌飞挑眉,接通电话,“喂,什么事?”

    “大事!”周易水语气严肃。

    “什么大事?”凌飞奇了。

    周易水那头犹豫片刻:“我觉得吧,你的工作量比较少,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男人,作为一个有梦想的青年,作为一个男子汉大丈夫!应该为事业拼搏奋斗,这样才能让未来幸福,让你的老婆幸福,让……”

    “说人话。”

    “明天继续当一天我的男友呗。”

    “……”

    “犹豫什么,又不是不给你工资。”

    “上次不是去过了吗。”凌飞道,记得上一回的事情后,周易水还特意打电话来夸奖他,说他做得特别棒,父母都不再管她,任她去。

    周易水那头顿了片刻无奈道:“就是因为上次,所以我爸妈才对你这么满意!明天我好不容易休一天假,还想好好休息,他们两个死活要你来做客,我能怎么办?”

    “如果我不来呢?”

    “不来也没事,不过,你得和他们说,我把电话给他们。他们两个我是应付不了,你来。”周易水一听马上准备卸下重任,让凌飞去说自己多省事。

    “那算了,我还是过来。”

    “啊?”周易水愣了,“你还真来啊?”她觉得让凌飞和父母说说比较好,随意找个借口就行。

    “不乐意?”

    “当然不乐意啊。我那么好的休息日,还想窝家里美美睡一觉呢,你一过来还不得都破坏了。”周易水道。

    “……你这人有毛病,让我来的是你,不想我去的也是你,你想怎么样?”凌飞失笑。

    周易水一想,好像还真是,想了想还是道:“算了,你还是过来吧,不过来的话我爸妈老催,过来一次能歇息几天。呜,我可怜的休息天。”

    “明天几点?”

    “如果是老地方的话,我明天上午九点过来接你。”

    “好。”

    ……

    回到云顶山,凌飞本想回家,脚步又往唐娉婉家而去。今天锁了门,凌飞直接翻墙上去。

    客厅无人,凌飞到唐娉婉门口敲门。

    “笃笃笃。”

    “……”

    “在里面吧?不回话我自己开门了。”凌飞随口说了一句推门进来。唐娉婉一般不锁门,因为以前家里都是一个人。

    凌飞进来后看到唐娉婉很淡定翻着书,身着紫色连衣裙,戴着金丝眼镜,优雅知性。

    “看什么书?”凌飞在一屁股坐在唐娉婉旁,脑袋凑了过去。

    唐娉婉斜了眼凌飞:“滚。”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什么。”凌飞伸手就环住唐娉婉的香肩,他反而是枕在了唐娉婉肩上。

    “滚!”唐娉婉斜了眼凌飞,身体挣扎。不过不好使,凌飞抱得紧,她挣不开。

    唐娉婉轻哼一声,没有继续挣扎,就这样看着书。脖颈旁不时喷出的灼热气流让她脸颊泛起霞红,有些不自在,还是在忍着。

    凌飞嗅着唐娉婉发间清香,轻声道:“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大像情侣。”

    “本来就不是。”

    “不是吗?”凌飞声音低低,“嗯,感觉确实不像。”

    唐娉婉心头一窒,视线稍稍往下方瞥,凌飞闭着眼睛,面无表情。

    “是不是我太缠着你了,只是因为我帮了你一些事情,所以你觉得不好意思对我说一些狠话,放任我这样。”凌飞平静地说着,“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可以直说,我这个人要放手还是很简单,不会纠缠。”

    唐娉婉张张嘴,心里泛起几分酸涩感,很不舒服。

    凌飞也是突然才想到这个问题,是不是唐娉婉对他并无感情?只是他太自信而已。在他的观察中,认为唐娉婉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实际上唐娉婉什么都没说过,这一切都是他以为。

    细想来每次在一起都是自己在主动,或许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说着凌飞松开手,头也离开唐娉婉香肩,坐直身体。

    凌飞抱着自己虽然让唐娉婉不适,可更多的感受还是温暖……现在凌飞放开,她心中怅然若失。

    凌飞扭头对她笑了笑:“貌似,你都没有对我笑过。”

    唐娉婉心间发颤,没有吗……是不是就因为这个他才那么想的。

    凌飞看了唐娉婉片刻,伸手轻轻揉了揉唐娉婉的头顶:“好了,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晚安。”

    说完凌飞直接站起来,迈步离开。唐娉婉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因性格使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就这么看着凌飞离开,关上门。

    唐娉婉贝齿紧咬樱唇,心中涌出难言的酸楚,很是难受。她捂着胸口,脑中凌飞那句“貌似,你都没有对我笑过”一直在回荡。

    唐娉婉又不由得想起上次凌飞和她说的话,老是这般不主动,会让男方以为不喜欢他,久而久之必然分手……毫无热情,说不定真会让男方以为不喜欢,分手很有可能。

    是因为自己永远看似没有变化的态度让他生出怀疑的吗?怀疑自己不喜欢他。

    唐娉婉望着门口失神,她不善言辞,不会说好听的话,她性格幽冷,不会主动去做什么让男方感动的事。可这就是她呀!要让她改变,她不会……

    ……

    凌飞倒是没有想太多,他更多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想法。对于亲近的人,他不愿意隐藏自己。

    凌飞回去后还能好好修炼归一决,唐娉婉却失了眠。最深刻的那句没对他笑过让她生出难言的愧疚,他对自己那么好,自己连一个笑容都给不了他吗?

    一夜无话,清晨凌飞照常起来练习技击之法。练了一半唐娉婉才下楼,这让凌飞讶异,他还以为唐娉婉已经上班去了呢!平日这个时间早去了公司。

    “早啊。”凌飞笑道。

    阳光的笑容如同旭日照进唐娉婉黑暗的心房,沉闷了一晚上的心情这会儿突然明朗。凌飞的笑容让她治愈,好似有一股神奇的力量。

    “早。”唐娉婉心情愉悦,语调带上几分欢快。

    凌飞眉头一挑,微秒的语气变化他清晰捕捉,她心情好像不错。

    迈着轻盈的脚步迎着晨曦前行,嘴角微微扬起,这一抹微笑如同旭日东升,冬雪消融。

    “嗯?”这一刹那,凌飞捕捉到了!虽然仅仅是细微的微笑。

    “很美。”凌飞轻轻道。

    今天是个好天气,旭日温暖,惠风和煦。当然,最美的不是天气,还是那个让凌飞心动的女孩。

    白色的保时捷驶出车库,凌飞望着它离开,继续自己的练习,直到周易水的电话来他才停下。

    “凌飞,你在哪?”

    “还是上次的地方。”

    “马上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