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这一巴掌把梁旭羽打蒙了,同时也把周围的选手们看蒙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凌飞竟然如此大胆,这不是平常,这是在录节目,凌飞竟然也一巴掌扇了过去。

    关键最恐怖的是说的那句话,我不接受!

    把人打了就算了,竟然还来这么一句,年轻人在旁边看的感受就是——牛逼!

    顾源长几位评委摇着头,对此他们不予评价,随之任之。刚刚梁旭羽指责凌飞他们没开口,现在凌飞打了梁旭羽他们也不会开口。

    梁旭羽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盯着凌飞怒吼道:“你竟然……”

    “怎么了?”凌飞含笑反问,“你道歉,我就一定要同意?”

    “你!”梁旭羽咬着牙,怒意直冲脑门,心里恨得不行,却又不敢发作。凌飞胆子大,他没这胆子敢动手。而且,就算动手他也不觉得自己能打过凌飞。上回凌飞单手把戴眼镜评委拎出来跟玩似的,他有什么资本和人家打?

    罗大哥看场面差不多了,上前控制。这几天他忙得头疼,不同于一般的综艺节目,这次的节目太累太累,人太多,难以管理,很多时候他干脆不管了。

    凌飞这种事,也没法管,管了指不定给自己招来什么麻烦,万一还给播出去,麻烦更大。对于这档节目的团队罗大哥只能表示佩服,从业多年,没见过这么敢剪的,一般那样的事情死活都要剪掉,他们却是剪进去。关键审核还能过,上面的人也不简单。

    控制完场面,轮到顾源长出场。

    顾源长轻叹一声:“很抱歉,是我孤陋寡闻,造成错误影响,险些耽误了凌飞选手。人外有人,这个道理我这把年纪了又体会了一把。没有其他多说的,凌飞,通过!”

    “并且。”顾源长对着凌飞躬身,“我必须道个歉,是我的疏忽导致,难辞其咎。”

    李元林也跟着道:“我也是。”

    凌飞淡笑;“我接受。”

    和梁旭羽不一样,这两人凌飞说了我接受。从方才的事情来看,梁旭羽明显是针对他,这种人有什么接受的必要?

    今天的比赛就此告一段落,后面的比赛和凌飞没有关系。后面几天都是其他选手的比赛,等他们都结束才能进入下一轮。

    ……

    月夜如歌,繁星似曲,天空充满诗意。

    凌飞秉灯夜游,一个人散步在河洛庄园外。他没有叫车,静静漫步。

    比赛结束,他出来后看到夜空升起几分散步的闲心,便一个人散起步来。

    夜晚是凌飞很喜欢的时间段,一是夜间任务容易完成,二是黑夜能躲避诸多危机。那时的他没有浪漫感想,有的仅是生存与死亡的挣扎。

    现在的凌飞也喜欢夜晚,现在的喜欢更多是喜欢夜的安静。喧嚣与战火逐渐远去,留下的是心情的宁静。他现在的生活算不上太平,有陈景山言正霆等人的原因,让生活波澜不少。可与过往相比,已经是相当平静。

    凌飞前头走,后面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在跟随。他笑容阴森,落单的机会,再好不过。

    凌飞似乎并未发觉,绕着河洛庄园漫步。河洛庄园宾客本就不少,不管是里面还是外面,都有不少人,现在漫步的远不止凌飞一人。莫临芪在跟随,凌飞也没法发现。

    河洛庄园的修建很讲究,宽阔的范围囊括了海边与矮山,逛着逛着便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景致。只不过,入夜只能看见漆黑一片,再无其他。

    凌飞的方向还就是专门往这种阴暗处走,和旁人大不一样。一般一个人是不可能会来这种漆黑的地方,两个人还有点可能……打野战追求刺激的人可不少。

    莫临芪跟着跟着眉头渐渐皱起,凌飞为什么来这种地方?刚开始他还觉得好下手,越往前走他心越沉,一股说不出的危机感浮现心头。好像凌飞不是猎物,他才是猎物一般!

    这种感觉一出现,莫临芪停下脚步,不敢再跟上前。揣在风衣口袋中的左手微微发颤,明明捏着能够致凌飞于死地的另一半毒药,却莫名在害怕。

    莫临芪紧盯凌飞,拜托了言正霆做的事让他准备好第一步,自己又做了第二步,现在到最后一步反而踌躇不前。

    “三千万,不能因为小小的预感而放弃!”莫临芪咬牙,迈出一步。这一步,莫临芪又愣住,剧烈的危机感再次浮现心头,心脏砰砰狂跳,根本停不下来。

    莫临芪神色纠结,该不该上?一边是三千万,一边是说不出的危机。

    莫临芪是一个很相信虚无之事的人,他相信未知,相信预感,相信说不清道不明的玄秒感。这一瞬间的预感让他犹豫,面对三千万也犹豫。

    望着凌飞慢慢走远,莫临芪攥紧拳头,良久松开,长舒口气:罢了罢了,下次吧。

    莫临芪实在抵不过剧烈跳动的心脏,选择了放弃……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莫临芪转身离开之时,前头的凌飞突然扭过头,黑暗中他的眼睛泛着幽深。

    “竟然走了。”凌飞低声呢喃,“是不是他动的手?”

    今天在病人身上发现白色粉末时,精通药理的凌飞瞬间就通过白色粉末联想到另外一味加上后组成剧毒的药,凌飞敏感地联想到言正霆家薛渭水口中的那位先生。两味药相合制作毒药的套路他在新城见过好几次,就是言家那位先生。

    他本想诈一诈密谋之人是否会跟上来,确认他的身份。可现在身后的人已经放弃,让他反而无法确定。毕竟作为中医,身上沾点药粉也属于正常的事,或许只是自己想多了?

    “咦,等一下。”凌飞突然想到一件事,似乎展天啸曾和他说过言正霆家里的那位先生的名字。可是,展天啸只是提了一嘴,他根本没记清,叫什么来着?

    有时候想不到就是想不到,凌飞想了老半天也记不起展天啸说的名字,只好放弃。

    “罢了,如果想对我动手迟早会出手。我守株待兔,即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