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屏幕上显出这个病人手掌心的黑点,很小,如果不是大屏幕放这么大恐怕看不清。

    众人一阵哗然,那岂不是说这个病人确实是有病的!还是什么魔鬼蚁的毒。

    顾源长与李元林对视一眼,这种病他们没有听说过,根本不知道!

    梁旭羽眉头皱起,竟然是真的?反而是评委错了不成!

    “这是一种慢性毒药,也很诡异。它并不会有什么症状,反而是让人的身体越来越健壮,越来越精神,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肌肤都透着光泽一样。可是,这些都是回光返照,或者说是透支着精气神保持的状态。这种毒药的毒就在于,他能透支你未来的生命!”凌飞平静道。

    凌飞手抓着的病人浑身一颤,他还以为自己身体很好呢!已经一两年都没生过病,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周围一片哗然,竟然还有这种毒药,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该药物被发现有毒性时已经太迟了,这药物已经广为流传。乃至传遍世界,作为各种成分制药。”凌飞继续道,“该公司发现后立即停止捕捉魔鬼蚁,这种药物也因此断销。这样的药物已经越来越少……但是,市面上其实还有流传,不过也都是两年前的药物了。当然,小剂量的服用不会引发多大问题,必须长久服用才能出现效果,仅剩的这些引不起风浪。”

    “让我猜测一下,你已经保持这状态大概有两年了吧?”凌飞问道,“两年前你应该是有长期服用含有‘啼咛’的药物。这两年来无病无灾,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气,估计性能力也是提高了很多,对吧?”

    说道性能力病人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点头,确实如此:“不过,两年前吃了什么药我忘记了。好像那段时间一直失眠,经常吃ān mián yào。”

    “那就是了,这药物多用于ān mián yào。”凌飞道。

    “到现在已经两年,看来你已经病入膏肓了。”凌飞摇头,“这种毒,没有任何病症,可在他透支完你的生命后,你会突然猝死。最长的一个人也只是坚持了三年,大部分都是两年多便离起死亡。”

    凌飞的话让这位病人大为恐慌,急忙道:“先生救我!先生救我啊!”

    “嗤……”一道拉长音的嗤声,“人家说你就信了?谁知道是不是胡编乱造?”

    众人一愣,看了过去,梁旭羽满目不屑。他还是不相信,他觉得凌飞是在胡说!

    “朋友,先别着急求他,你的病有没有还不知道呢。”梁旭羽道。

    病人一脸迷茫,看看凌飞,又看看梁旭羽。

    “要面子,为了炒作,想要出名,怕丢人,胡编乱造一堆也是大有可能。什么马斯雨林,什么魔鬼蚁,扯得比较远根本没人知道是真是假。”梁旭羽斜了眼凌飞,“刚刚他就在死缠烂打,为了保证自己不被淘汰,做什么事都有可能。”

    “可是,我的手。”病人盯着自己手掌心的黑点看。

    “凑巧而已,人身上哪还没点东西,刚巧被他看到就编了个故事,不用信。”梁旭羽直接道。

    凌飞笑了:“这样的庸医是怎么坐到评委席上的?靠这张嘴巴吗?看来中医的沉寂是有原因的。”

    梁旭羽冷笑:“我说得难道不对。”

    凌飞道:“有一种没病叫做我不知道这种病,所以没病。因为你孤陋寡闻,就否定本就存在的病情?荒天下之大谬!”

    “好,假定存在,你为什么会知道?”梁旭羽讥讽,“两年前就消失的东西,那时你才几岁?你这么会知道?还说得头头是道。”

    真实情况自然是因为上一世的凌飞见过得了这种病的病人,所以他才知道。

    “又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那你证明给我看啊!”梁旭羽嗤笑。

    “如你所愿。”凌飞瞥了眼梁旭羽转过身,“有谁带了银针?”

    确实有人带,人群中一位女性中医讲她随身携带的银针包递给凌飞。

    凌飞斜眼看梁旭羽:“这位不是庸医的评委,能否过来确认?”

    梁旭羽看了眼四周,轻哼一声下了评委台,走过来。

    这位病人急急忙忙跑到凌飞旁边,等着凌飞的治疗。

    “伸出手。”凌飞手持银针道。

    病人立即将自己两手都伸出来,之间凌飞手一晃,指间夹着的银针消失于手上,数根银针扎在病人手臂之上,另只手捏着银针扎在病人手心。

    “先生,这个是……啊啊!”病人还想问凌飞准备做什么,刚刚开口就看到自己手臂开始发黑。由掌心开始蔓延,透过手背,沿着手臂直上。

    大屏幕上放着这一幕,引得观众纷纷惊呼,台上中医也纷纷低呼。

    黑色不断蔓延而上,在凌飞所扎银针位置停下,好似被阻断去路一般,无法前进。

    梁旭羽站得最近,看得最清,瞳孔巨颤,果然是真的!这个小子真有一手。

    那些方才嘲讽凌飞的中医们,观众席的观众们,纷纷沉默下来。凌飞证明了自己,也证明了他的医术。

    顾源长苦涩一笑:“看来是我看走眼了。”

    “毕竟没见过,难免出错。”李元林摇着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怪你。”

    凌飞看着梁旭羽淡淡道:“现在,承认了?”

    梁旭羽神色僵硬,他能感受到周围无数目光,目光中带着讥讽,嗤笑,笑他庸医,笑他不懂装懂。或许不是这样的目光,可在他看来就是!

    梁旭羽到底是个人精,僵硬的脸在短短几秒间恢复如常,笑容宛然:“承认了,承认了,世界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

    凌飞挑眉:“然后呢,就这样了?”

    梁旭羽笑容变淡一些:“我都承认了,你还想怎么样?”

    “一口一个无理取闹,诋毁我炒作自己,败坏中医,你不准备道个歉?”凌飞淡淡道。

    梁旭羽笑容彻底敛起,让他道歉,就是说让他向凌飞低头?做梦!他凌飞算是个什么玩意儿,也配让他道歉?

    梁旭羽没说话,沉默着。周围都在看着,凌飞的举动又让他们偏向凌飞,全都等着看梁旭羽笑话。

    “看来你是不准备道歉。”凌飞语气淡漠。

    梁旭羽板起脸来:“凌飞选手,我承认我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呵呵,果然是一点觉悟都没有。”凌飞扭了扭脖子,脖颈咔咔作响,“这一点我也早该想到,你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用嘴巴说是不行的。”

    “你,你想干什么!”梁旭羽感觉到不妙。

    “没什么,为评委席清理一些不必要的庸医,免得胡乱评分!”凌飞上前一步。

    梁旭羽心头直跳,这里还在录制,台上台下那么多人在,凌飞真敢动手不成!可在凌飞上前一步时,他怂了,凌飞那恐怖的眼神和若有若无的杀气,令他胆颤,又想到上回戴眼镜评委的事,不敢咬牙坚持。

    “好!我道歉!”梁旭羽急忙道,凌飞给的威慑力太大。

    凌飞双手抱胸,静静看着。

    梁旭羽深吸口气道:“抱歉,是我不对。”

    “没诚意。”凌飞撇嘴,“再来。”

    “你!”梁旭羽瞪大眼睛。

    “嗯?”凌飞脑袋一歪,眯了眯眼。

    梁旭羽咬着牙将怒意吞下,后面还有比赛,他迟早要找回场子!

    “对不起。”梁旭羽因为愤怒语调拔高。

    “还是没诚意,看来你是想一直这么说下去,也行,我今晚时间多。”凌飞淡淡道。

    梁旭羽目光四扫,周围那一双双揶揄的眼神,他低吼:“别太过分!”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道个歉也困难,打一顿舒服了?”凌飞反问。

    梁旭羽攥拳,胸膛起伏,咬着牙深吸口气,让自己情绪平复下来,躬身道:“对不起。”

    “抬起头。”凌飞淡淡道。

    梁旭羽皱眉抬起头。

    凌飞一笑,反手啪地一巴掌!扇得梁旭羽整个人原地转了个圈,一个没站住坐倒在地。

    “我不接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