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后台,凌飞发现自己的待遇不同了。工作人员僵化的脸庞出现了笑脸,休息室也是单间,见到他的都会打招呼。人要是有了名,旁人看你的姿态都会不同,势利已经成了定性。

    “凌先生,这边请,您的休息室在这。”一位工作人员热情给凌飞带路。

    凌飞刚进休息室,旁边的休息室内便走进来一位身穿黑色长风衣的男人。男人满目阴翳,明明大白天却给人一种阴森森之感。

    男人关上门,休息室内正坐着一人,他手中拿着一本不知名的书在研读。

    “莫先生,如何了?”男人翻了一页。

    莫先生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言先生不必太过着急。”

    “呵呵,一周了,也没见莫先生有什么行动,不得不让我担心这三千万的归属,如果你不要,有的是人想要。”言正霆抬起头。

    “言先生,你都说了三千万,谁会和钱过不去呢?嘿。”莫先生笑出声,笑声尖锐嘶哑。

    言正霆淡笑:“莫先生做事我还是放心的,只不过,每次针对到这个人,你都会铩羽,不得不让我上心。”

    莫先生面容沉下来,神色微异:“什么意思?”

    言正霆将书仍在桌上:“你替我做了很多事,有两件事失败。”

    “我记得只有展天啸家那只老狗的事吧,还有什么。”莫先生嗤笑。

    “当日薛渭水也要了你的药,可是最终他不仅没有把对手解决,反而把自己搭进去。”言正霆淡淡道。

    “那也是他自己的问题,我的药不可能会出问题。”莫先生撇嘴,倏地他一顿,“等一下,你刚刚说每次针对这个人都会铩羽?这两件事也和他有关?”

    言正霆推了推鼻梁上镜框:“不错。”

    莫先生眼眸低垂:“哦是么。”

    言正霆看到莫先生神色知道自己成功挑起他的好胜心,胜率大大增加。

    “本来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动手,看来时间需要提前一点。顺便,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莫先生道。

    “为了任务,当然没问题。”

    ……

    凌飞闭目眼神,直到工作人员通知上台才出来。这回上台也是过场子,因为昨天看了节目,凌飞了解到它还有便于剪辑的功能。

    不过,今天上台似乎有些不同,凌飞发现上来的只有十来个。扫视一眼,凌飞大致明白了些什么,这些都是昨天预告中出现过的人,也就是说都是引发热点的人,节目组有心机。

    他们是第一批上台的,重点介绍一番,与上期相照应。一上台观众们便是一阵阵欢呼,也不知道请了多少托。后面就是一大批一大批的上,台上又被挤了个满满当当,当然,比起上回要好得多,毕竟人少了一半。

    主持人罗大哥再次介绍规则。

    “今天是第二轮淘汰赛,规则与上一轮一样不变。变化的是病人,他们的病情更加严重,或是一些疑难杂症,通过者进入下一轮。”

    每一次都不会准确要求淘汰多少人,评委的评选严格按照一定标准。

    而后众人下台,留下十位按照上次的方式开始比赛。

    凌飞很失望,完全没有变化的比赛方式,他不喜欢。别人都为这场比赛担心受怕,凌飞丝毫不慌,医术强就是任性。

    在休息室凌飞等了很久,比上回要久得多,一直到将近晚上八点才轮到他上场。

    凌飞睁开双眸,深邃的眼眸仿佛时刻泛着精光,前来叫他的工作人员小姐姐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在小姐姐看来凌飞的眼睛最有魅力。

    后台等候,其他和凌飞同一批的九位陆陆续续过来。凌飞目光随意扫过,在一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身上停了停。男人对着凌飞一笑,皮笑肉不笑,本就阴森的气息变得更加恐怖。

    凌飞微微眯眼,这个人……有些不一样。凌飞的警觉性如狼一般,对于气息格外敏感,就比如说一个普通人和一个警察,凌飞能清晰捕捉到两人身上的强弱、不同。眼前之人,就让凌飞感受到一股若有如无的危机感,证明这个人很危险,不可小觑。

    但是否有敌意凌飞没法判断,除非真的暴露杀机,凌飞才能察觉,仅仅一笑他感觉不出什么。

    莫先生只是看了眼凌飞便扭过头,眉头不着痕迹一皱。看凌飞的照片时没有感觉出来有什么,可看到凌飞真人时,尤其是他的眼睛,让莫先生感受到一股强烈冲击!这个人,不简单!

    莫先生低眼,心中暗自盘算……

    上一批结束,十人上台,与上次无二分成两批进行比赛。刚好,凌飞和莫先生是一队。

    莫先生走到一位病人前,上上下下打量他一遍,又拍拍他的胸口,接着问问题。

    凌飞在莫先生后两位,他的眼睛可谓毒辣,看一眼便提问,问题都是重点,直指病情重点。一位接着一位,凌飞到了莫先生刚刚检查过的病人前。

    “你……嗯?”凌飞看过之后正要发问,鼻子抽了抽。

    “怎么了?”病人面色一紧,怎么了,难道他有大问题不成?他们是被挑选来的,其实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病。他心里很后悔,每一个上来看病的中医各种表情,让他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似的,早知道就不来了,让自己担惊受怕。

    凌飞盯着他胸口略微发白的衣服看了半天,鼻子微微抽动:“没什么,和你的病情无关,你的病很简单,不是什么大病。”

    “那你怎么这表情。”病人松了口气。

    “一些其他事而已。”凌飞淡淡道,“有个问题,刚刚有没有人碰过你胸口。”

    病人想了想:“有啊,好多,他们检查时不少人都碰过。”

    凌飞皱眉,前头这么多人,让他根本没法猜是谁。病人胸口白色粉末让他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他精通药理,衣服上的药物不禁令他联想到许多。

    随意再问了几个相关问题,凌飞开始看下一个。

    看到最后一个时,凌飞神色莫名,这家伙……

    “医生,我有什么病吗?”病人紧张问道。

    凌飞仔仔细细看了半天,眉头紧锁,低声道:“你把你的手掌摊开给我看看。”

    病人摊开手,凌飞望着掌心当中一颗几可忽略的小黑点,如果视力不好恐怕都找不到。

    看完手掌心凌飞凝视病人,面色红润,精神状态极佳,唇红齿白,肌肤都透着光泽。怎么看怎么健康的身体……

    凌飞沉吟良久,想要开口问些问题,可还是没问,他知道,任何问题都没用!

    凌飞直接转身开始写单方,这让这位病人神色怪异,还是第一个出现什么问题都不问的人。

    莫先生抬头看凌飞,那双小眼透着一抹精光:“医术应该不错,可惜,你碰上了我。任务今晚就能完成,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也就这个样。”

    凌飞刚刚写完第一个药方,莫先生也走了过来,他速度也很快。

    凌飞看了他一眼,继续写药方,十位病人他已经心里有数,下笔很快。写到最后一人时,犹豫片刻执笔狂书。

    莫先生也在写,从看病速度来看,他肯定也是一位强人。至于对药物理解的能力如何,还不得而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