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从台上横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口中喷出鲜血。咔啷两声,手中长剑断成两截,手中剑柄也没能握住,摔落在旁。

    台上一位年轻美丽的女人手握一把唐刀样式长刀,漆黑刀体,白纹刀刃,刀面一侧刻画地狱,一侧人间天堂,刀体泛着冰冷气息。

    “这个女娃,很强。”舞台下方一位老者皱眉,“这就是东瀛年轻一代的强者吗?”

    “是的,名叫九条凛!”旁边年轻小徒道。

    老者深深望着九条凛:“我们认输。”

    “爷爷!您不是还没上吗?”年轻小徒连忙道。

    老者冷哼:“年轻一辈打不过就算了,你父亲这一辈也打不过,还要我老头子上去不成?就算赢了我的老脸往哪搁?”

    年轻小徒张张嘴,无力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你还想怎样?”老者攥拳,“尚武之风不再,输也活该!早该丢丢人,才能让人醒悟!”

    老者甩袖转身,嘈杂的东瀛语欢呼声令他烦躁。

    “八卦门也就这种程度,哈哈,下一站!”藤原建一大笑。

    九条凛全程未发一语,默默收起名刀秋水,下台。有进步吗?似乎还不够,这一个月刚开始……

    几人走出道馆,九条凛倏地听到路旁一道熟悉的声音,她迅速转头看去。是一台电视机,小卖铺中老大爷坐在靠椅上,看着电视。电视中的人九条凛再眼熟不过,正是凌飞!

    藤原建一几人发现九条凛停下也跟着驻足,看着电视中的凌飞皆是错愕。

    “他怎么上电视了?”藤原建一怪异道。

    九条凛盯着电视看了许久,在看到凌飞抓住评委一把甩出来时她黛眉一挑。内行看门道,凌飞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动作包含诸多东西,无论是力道的把控还是时机的精准都值得称赞。凌飞将评委甩出来,评委全身上下没有接触到评委台,可见凌飞控制得多么巧妙!

    “实力……还不够。”九条凛轻轻呢喃。

    将凌飞的镜头从头看到底,九条凛才转身离去。藤原建一几人面面相觑,有人不由发声:“九条学姐,是不是对这个家伙有好感?”

    “不会,以我对九条学姐的了解,她应该是对对手的尊重。”

    “嗯,我也觉得是。对手很强,所以学姐很上心。”

    “不过,没想到他还会医术,不可思议。”

    “传闻华夏古武学医后练武,对于武功加成很高。会懂得许多奇怪的东西,比如经脉穴道什么的。”有了解华夏的人,说道。

    “嗤,无稽的东西。”藤原建一撇嘴,“九条学姐一定赢他!”

    ……

    次日凌飞去参加最后一场考试,新大的考试安排在今天基本结束。有些学院已经考完,很多学生已经离开,凌飞所在的管理学院算是比较慢。

    走了不少人,学校里还有不少人。昨晚“妙手仁心”的播出让凌飞人气再上一层楼,走到路上学生们一看到凌飞就开始激动,凌飞真像一个明星似的。凌飞最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还会医术,这一点很厉害!

    凌飞救展鹏时展现过医术,不过并未宣扬开,那时的他还是臭名昭着的人渣,好东西没人传。绝大部分人现在才知道凌飞会医术。

    早上考试,下午准备第二轮淘汰赛,今天有很多事要忙。

    凌飞一到班级又是无数瞩目目光,本班的同学还好,有认识凌飞的纷纷上前搭话:“凌飞,你竟然还会医术啊!”

    “昨晚太解气了,那个家伙就是欠打!”

    “你比赛的地方可以买票吗?我想去看。”

    “昨晚帅爆了。”

    凌飞淡淡笑了笑,没回应什么,在位置上坐下。前头坐着的刚好是陆博,他转过头来:“你还会医术?”

    凌飞看眼陆博,他的表情似乎有些许奇怪:“嗯,你……有事?”

    陆博摇摇头,转过头低眼望着桌面出神。这般姿态让凌飞心中沉思,应该是有什么秘密。

    没一会儿老师抱着试卷过来,开始考试……

    陆博是学霸,天天不去上课也能考满分的那种。而凌飞视力好啊,三瞄两瞄就看得一清二楚,加上陆博有意把试卷往旁边移,凌飞很快就做完。

    一个小时不到,陆博站起来交卷,随后是凌飞。这把旁边的同学看得一愣一愣的,这么厉害的吗?两个成天不来上课的,考试这么快?作弊吧?

    两人一同回了宿舍,没多久乔非和杨振宇也考完回来。

    “兄弟们,你们回家过年吗?”杨振宇在收拾东西,他准备回家。

    乔非道:“我得和我爸去申城,这两天就出发。”

    “我估计得回老家,陆博呢?”杨振宇边收拾东西边道。

    陆博眉头不着痕迹一皱,淡淡道:“不回去。”

    “学校过年让住吗?”杨振宇问道。

    “可以。”陆博低下头又开始玩数独。

    “凌飞呢?”乔非也问道。

    回家么?凌飞古井无波的心这会儿颤了颤。家这个字,对他而言从来就是奢望,对于两个凌飞而言皆是如此。而此刻,凌飞没来由脑子里冒出一堆厌恶之人的印象,那个家……不能算家吧。

    凌飞的沉默让乔非一窒,歉然道:“抱歉。”他想起来,凌飞是孤儿,刚刚只是下意识开口。

    “无碍。”凌飞一笑,这件事他早不放在心上。

    “我们要不先聚个餐再走吧?”杨振宇提议。

    凌飞道:“今晚有比赛,算了。”

    “这样啊……好吧。”杨振宇摊手。

    “也没什么,又不是大四毕业各奔东西,不吃也没事。”乔非笑道。

    和舍友聊了几句凌飞离开学校,刚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一位娇小的女孩,她跟在前头身材高大的男人身后,往一辆上走。

    “安若曦?”

    女孩转过头来,看到凌飞欣喜道:“凌飞!”

    走到安若曦身旁,她欣喜道:“我昨晚看了你的比赛呢!”

    “感觉怎么样?”

    “嗯……”安若曦犹豫片刻,“用药很奇特,大胆,平常人不敢这么用药的。可是,效果又出奇的好,你对于药物的理解很深。”

    这是安若曦得出的结论,凌飞医术比她想象要高,并非只懂得碧落明心手。

    凌飞失笑,他还以为安若曦会评论关于那个评委的事,没想到评论的是药方。不过也正常,她应该是医药世家的女孩,这样的家庭里,她所关注的点自然更多是药物方面。

    那位身材高大的男人放好行李后走过来,对着凌飞微微颔首,对安若曦道:“小姐,我们该出发了。”

    “嗯嗯。”安若曦点着头,“凌飞,我们先走了,我要回家过年啦,明年再见。”

    “明年再见。”

    凌飞目送安若曦离开后动身前往河洛庄园,下午便是第二轮淘汰赛。也不知第二轮的淘汰赛还剩多少人,以节目里的情况来看,至少淘汰了一半。

    节目里,十张单方都提到重点的才给予通过,这一下就筛选掉一半,剩下五百多中医。五百多位中医都能准确开出有效果的药方,可见华夏能人着实不少。

    “今天还是同样的淘汰方式么?会不会有新花样?”凌飞很期待。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