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哒一声,门推开。

    “醒了?”

    凌飞抬眼一看,是林韵兮。

    林韵兮手里握着保温杯,走到凌飞旁边另一张椅子坐下,将手里的保温杯递过去:“葡萄糖,喝点,对你有好处。”

    凌飞接过保温杯,瞅了眼林韵兮:“你的杯子?”

    林韵兮倏地想到方才凌飞倒她怀里说的两个字,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不是!垃圾堆里捡的。”

    凌飞笑了笑,拧开杯抿了一口,有点甜,哦,味道本来就这样。

    安若曦在旁边看着,瞅瞅林韵兮,又看看凌飞,张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嘴巴。

    半个小时的休息,对凌飞来说差不多够了。陷入睡眠状态下的他,恢复速度惊人,也不知是不是和他常年不睡觉有关,只要一睡觉体能恢复速度极快。

    “真在垃圾堆里捡的。”林韵兮补充了一句。

    凌飞又喝了一口,神色平淡:“再肮脏的东西我都吃过,不算什么。”

    林韵兮和安若曦闻言皆是一愣,凌飞以前受过很多苦吗?似乎传闻中他就是一个孤儿,一路走来,进入国内前十的学府新城大学,他所付出的辛苦常人根本无法想象。那段不为人知的过往,凌飞的经历旁人无从知晓,或许真的很苦吧。

    在训练营的生活是凌飞人生中最黑暗的岁月,比之上一个凌飞幼年时更加黑暗,当然,幼年凌飞的侮辱也是训练营无法比拟的……

    说起来,两个凌飞有共通之处,他们的童年都是伴随着阴暗,最后得到解脱。不过也不尽然,凌飞到现在还在凌家眼皮子底下看着,这股束缚感凌飞能若有若无地感受到,所以他想挣脱!他目前所做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林韵兮收回思绪,淡笑道:“看样子你不生气了。”

    “你也是。”凌飞挑眉。

    安若曦扫视两人,声音细细的:“你们,闹矛盾了吗?”

    “没有。”

    “有。”

    林韵兮和凌飞的回答完全不一样,说完后两人相视一笑。

    “算是有吧,现在没有了。”林韵兮浅笑。

    安若曦似懂非懂可爱点着螓首。

    “看你又一副龙精虎猛的样子,吃饭去?”林韵兮问道。

    “当然,有人请客我必须去。”凌飞看了眼安若曦。

    “想我请客,没门。”林韵兮哼声。

    “我请,我请。”安若曦连连道。

    安若曦小心翼翼站起来,费劲搬着椅子放在墙沿,就这么一小段距离,还是没什么重量的椅子,也让安若曦气喘吁吁,额间冒汗。

    凌飞见状心中暗叹,这个病碧落手好不好使他都有些怀疑了。刚刚用了渡劫术,竟然没起到任何一点效果,只是让她状态好了点而已。这可是仅次于碧落手的渡劫手,如此些微功效,让凌飞对堪称神迹的碧落手都不再自信。

    上穷碧落下黄泉,若是天衰,能否将她从黄泉中捞出?这个未知数变得很大。

    林韵兮看了半天忍不住问道:“安若曦,你得的是什么病?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说着她还顺带眼瞟了一眼凌飞,如果不严重凌飞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安若曦腼腆笑了笑:“没事的,没有大碍。”

    林韵兮蹙眉,安若曦显然不想多说,她也没法多问。她尊重每个人的**,不会八卦。

    三人走出医务室,一同前往餐厅。餐厅距离医务室的距离较远,这段路对于林韵兮和凌飞来说当然不算什么,可对安若曦而言简直是万里长征,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安若曦大喘气时小心偷瞄着凌飞和林韵兮,生怕两人等急又加快脚步,这使得她更累,越发走不动。

    林韵兮心中阴云更甚,安若曦的病情具体是怎么样,严重到走几步路都不行么?为什么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说?以安若曦在新大的名气,怎么可能不宣传开来。

    凌飞视线一直在安若曦身上,她生怕给别人负担的做法令他摇头:“我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安若曦啊了一声,也忙点头:“你也累啦,我也是呢。刚刚你才醒来,身体可能、可能有点虚弱,多休息一下一会儿。”说着安若曦机灵的大眼睛立即找准不远处的长椅,小碎步快速移动坐了上去。

    凌飞失笑,到底谁累还用说吗?

    “还真是怜香惜玉。”林韵兮斜了眼凌飞走到安若曦身旁坐下。

    一段堪比长征的旅途,凌飞三人终于到了食堂。这一路引来太多瞩目,三个皆是校园风云人物,还是凌飞一个人带着两校花,更加劲爆。

    所以,吃饭时都是一群人在围观,把安若曦害羞得差点没趴在饭上。

    林韵兮作为学生会长这时候站了出来,起身,起势,转身,凤眸如电,喝道:“全都这么闲,需要我给你们安排工作吗!”

    众人一呃,纷纷散了开来。

    林韵兮轻哼一声转身坐下,迎面就看见安若曦憧憬的眼神。她轻咳一声,威严感又若有若无升起来:“吃饭。”

    “嗯嗯。”安若曦点头,吃饭。

    人天生向往自己所没有的东西,弱者渴望强大,自卑者渴望自信,懦弱者渴望勇敢。安若曦从小腼腆,她渴望的是林韵兮这种霸气!对于林韵兮,她很是憧憬。

    凌飞吃过饭与两人分道扬镳,他又去了考场,如果没记错的话,他还有一场考试没考,貌似现在就在进行当中……

    在凌飞赶到时很遗憾,考试刚好结束,对此凌飞只得无奈离开。挂科就挂科吧,他也无可奈何。

    ……

    时间一转眼就是几天。

    “妙手仁心”,一个为了交流医术的杏林大会,这段时间莫名其妙登上综艺排行榜前列。热度极高,时常在前三徘徊。

    今天突然飚上第一了,原因很简单,他的第一期预告出乎预料地反响惊人。认真看看底下评论可以得知,主要原因有三:一,中医类综艺节目从未出现过,值得关注;二,名头打的是中医崛起,这样的噱头足够吸引很多爱国情怀的青年;三,凌飞……

    预告中凌飞出现了,不仅是出现,还是剪了一些他和戴眼镜评委争辩的画面,还有凌飞将评委甩出来的一幕……画面就在这一幕停下,后面发生什么没播出,引发热烈讨论。当场打评委,这可没见过,能够保证足够的热点。

    当然,凌飞被关注不只是因为这一点,还有便是他的颜值。作为一位中医节目的参赛者,颜值标准达到选秀节目标准,预告片中爆棚的男人味,莫名其妙迎来一堆颜控,称绝对要看这期节目!

    众多原因交杂在一起,让今晚“妙手仁心”的首播备受期待。

    恐怕蒋长英笑得都快咧开嘴,节目受到的期待远超预计。可凌飞的心情不是那么美丽,他的电话都快被打爆……

    凌飞阴着一张脸,一群朋友的电话也就罢了,调侃两句就过去。可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把他的电话号码公布出来,结果可想而知。

    节目还没播出,凌飞倒没有成为怎么样高人气的明星,可在新城大学内,他就是偶像啊!这电话就是让学校内众多女学生打爆的。

    “嗡——”

    啪!

    又是铃声震动,凌飞反手将手机砸在地上,摔得稀碎。

    这一刻,世界都安静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