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傻了眼,片刻哄闹出声。

    “王弘毅,你干什么!”

    “太过分了吧?”

    “竟然打女人,真是有出息。”

    “呸,亏我之前还那么喜欢他,真是恶心。”

    “会长说的东西句句在理,哪里说错了!恼羞成怒就打人了?”

    众人喧闹起来,林韵兮在新大学生心里是很有分量的,她办事一直都是公正严明,从不偏颇。只要有学生提意见,学生会收到一定会解决,在学生心中颇有威望。现在事情都不明了,还是个未知数,林韵兮几句话让王弘毅恼羞成怒扇了一巴掌,他们自然站在林韵兮这边。

    王弘毅扭头怒吼一句:“我打了,你们能怎么样!有种来打我!不然都给我闭嘴,谁说话我打谁!”

    众人张张嘴,全都哑火,不敢开口。除了凌飞谁还能打过他?不过看现在凌飞这样显然是动不了手,整个人都虚脱了一样,所以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吧。

    林韵兮凝眸,抬起头,眼神中没有丝毫畏惧:“你,也就这种程度了。让安若曦离你远点是对的,挨了这一巴掌为安若曦更认清你的为人,值了。”

    王弘毅瞳孔一颤,林韵兮这般毫不畏惧且淡定如水的神色令他更加愤怒,所说的话也是触犯到了他的禁忌,抬手又要打她!

    王弘毅的手臂高高挥下,林韵兮想往后退,可哪来得及。

    啪……

    没有响起响亮的巴掌声,倒像是半途砸在什么上。

    林韵兮睁开眼睛,看着突然从旁边伸出来的手臂,古铜色的皮肤,格外阳光有魅力。手臂的主人脸色依旧苍白,却有了一丝血色。

    “打她,问过我了吗?”冰冷的语气仿佛万丈玄冰,冰冷彻骨。

    王弘毅的手僵在半空中,一只如同铁钳一般的手将他箍在半空,动弹不得。王弘毅脸色一变,看到凌飞动手他心凉了一半。

    王弘毅咬牙,现在动手也得动手,不动手也得动手了!不过也不是说一定赢不了,他看得出来凌飞体能消耗过大脸色苍白,如果动手未必会输。

    “嗬!”王弘毅用劲将自己的手拽了出来,紧盯凌飞,“强弩之末,也敢强出头。”

    “打你,绰绰有余。”凌飞淡淡然道。

    王弘毅冷笑一声:“那就试试看。”

    凌飞身手轻轻将林韵兮推到身后,自己起身站在她身前:“你做得够好了,剩下的交给我。”

    林韵兮抿嘴,脸上隐隐作疼,可听到凌飞变得轻柔的声音,脸上似乎都没那么疼了……

    王弘毅在凌飞话刚说完一瞬间就动了手,他在偷袭!他也必须偷袭,他知道凌飞和自己实力差距过大,即便是凌飞现在体能不在,他也没有信心取胜。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凌飞再不济威慑力也在。

    可惜,凌飞的警觉性永远都在,不论是在状态好时还是虚弱时。在王弘毅接近一刹那,他单手一拂四两拨千斤推开王弘毅的拳,身体化作重炮,肩肘部重击王弘毅胸膛。

    噗——

    一声怪异闷哼,王弘毅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张,瞳孔剧烈颤抖。下一秒,王弘毅整个人倒飞而去,撞在旁边桌上。轰隆隆的巨响,桌子一张推着一张后倒,王弘毅栽进桌椅中央。

    外头众人一阵惊呼,凌飞一击之威也太过恐怖了一些。

    再看凌飞,他脚步踉跄,虚晃两步身体后仰着一头栽倒。然而凌飞没有倒地,而是一头栽进林韵兮的胸怀。林韵兮抿嘴,这个家伙真重……

    凌飞耗费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气,现在彻底脱力。方才林韵兮给他争取了这点时间,让他有了一击必杀的体力。

    林韵兮看了眼栽进桌子里已经动弹不得的王弘毅摇了摇头,活该。

    “好……”凌飞虚弱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什么?”林韵兮没听清。

    “……软。”凌飞断续续说完。

    林韵兮愣了半天,突然好似想到什么,睁大眼没好气瞪了眼凌飞:“干脆把你扔了得了,喂?怎么昏过去了。”

    这时……

    “嗯?”迷蒙呢喃的轻语,睡美人含糊地呓语几声缓缓睁开美眸。

    睡美人睁大美丽的眼眸,看到的是洁白的天花板,以及耳边的喧嚣。她突然惊醒,立即坐了起来,一扫周围,让她呆滞好几秒。

    门外站着的同学,倒在学生会长怀里的凌飞,桌椅中间的王弘毅,还有自己异于平常沉稳的呼吸与心跳……

    场面太奇怪,安若曦一时间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

    “你醒了。”林韵兮看了眼适时醒过来的安若曦。

    安若曦轻轻抿嘴:“嗯,这是……怎么回事?”

    “待会儿和你说。”林韵兮摆手,“你们几个过来,把凌飞送到医务室,唔……王弘毅也一起送过去。”

    林韵兮威信十足,众人纷纷上来帮忙。

    手上拿着试卷,林韵兮看了眼门口,看见熟悉的身影:“刘洋,过来,把试卷送到办公室。”刘洋是学生会成员,林韵兮随意吩咐。

    “是。”刘洋点头,走进来接过林韵兮手里的试卷。

    “不要动小手脚,让我发现你知道后果。”林韵兮道。

    “当然。”刘洋笑道。

    刘洋离开,林韵兮转头对安若曦道:“走吧,我们一起去医务室,顺便告诉你情况。”

    ……

    凌飞在半小时后醒过来,眼前是白茫茫一片,鼻子里尽是酒精消毒水的味道,是医院?

    “你……你醒来啦。”细细的声音在凌飞耳边响起,他定睛一看,一位娇小的人儿正坐在他旁边。

    “安若曦?”凌飞坐起。

    “嗯。”安若曦贝齿轻轻咬着樱唇,灵动有神的眸子偷偷斜瞥着凌飞,低低道,“那个,谢谢你啊。”

    “什么?”声音太小凌飞都没听太清。

    “谢谢你救了我。”安若曦轻轻道,刚刚她从林韵兮口中得知了自己被凌飞所救的消息。当然,林韵兮没告诉她具体是如何施救,只说救了她。

    安若曦也没多想,满心感谢,虽然身体全身是汗,黏糊糊地,她也没能想到凌飞用了碧落明心手为她医治。

    凌飞淡淡一笑:“没什么,现在感觉怎么样?”

    安若曦捏着自己的小拳头:“嗯嗯,感觉很有力量呢。”

    凌飞浅笑:“让我给你把把脉。”

    “好。”安若曦伸出皓腕,洁白如玉。

    凌飞掐着脉搏,片刻眉头皱起:“我以为会有所好转,我高估自己了。”原以为用了渡劫手至少让她恢复一些,没想到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天衰之症,天要你衰,真的如此恐怖么?

    安若曦腼腆笑着:“不用费心的,爷爷都说没救,肯定是没救的。”

    “用碧落手,未必。”凌飞想了片刻道,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治疗安若曦,他能想到的就只有碧落手。

    安若曦摇着头,细声细语:“真的不用的,生死有命,你也有你的命数,肆意妄为是会遭天谴的。”

    “狗屁。”凌飞撇嘴,“人定胜天。”

    安若曦摇摇头也不与凌飞反驳,想了片刻才道:“今天不管怎么样,都要谢谢你,我……我请你吃顿饭吧,作为感谢。”

    “好啊,没想到你还懂得请别人吃饭啊,我还以为你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像根木头一样。”凌飞笑道。

    “哪,哪有。”羞怯的安若曦脸色唰得通红,急切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