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的虚弱,让凌飞一丁点力气都没有。如果再给他点时间就够了,只要一丁点时间他就能恢复些许体力,只需要些许的体力他都有绝对的信心杀了王弘毅!

    一只嗜血的狼,即便临弥,也不可小觑。点滴之力,亦足矣致命。

    然而,没有机会了!王弘毅不可能会留情!

    “住手!”有人高喝一声。

    王弘毅一拳已经到了,却受了一点影响,见机凌飞费尽全身气力往旁边一闪躲过攻击,这一闪险些让他栽倒在地上。

    王弘毅一拳挥空,皱眉看向门口。

    林韵兮几步跑上来,手里还抱着试卷,拦在王弘毅身前:“王弘毅,你别乱来。”

    王弘毅眉头一皱:“会长,你让开。”

    “你住手我便让开。”林韵兮紧盯王弘毅。

    王弘毅脸色变得难看:“会长!你知不知道他刚刚做了什么!”

    林韵兮眉头一挑:“他做了什么?”

    “他……”王弘毅张口又闭上,脸色铁青,这样的事他要怎么说?

    咬牙半天王弘毅喝道:“苟且之事!”

    林韵兮皱眉,她不能明白:“什么苟且之事?”

    王弘毅手指凌飞,气急:“这样子你还看不出来?会长,你脑子有病吗?”王弘毅气得连林韵兮也骂。

    林韵兮认真看了看凌飞,又看看安若曦,依旧皱眉。她看到了真相,先入为主的观念很难改变,无法生出龌蹉之想。

    林韵兮不明所以的样子让周围的学生议论纷纷,声声的议论才让林韵兮明白过来,原来是他们误会了!

    林韵兮淡笑摇头:“王弘毅,你误会了,凌飞没有做什么。刚刚我监考时出来看了,凌飞是在救人,他的救人方法很耗体力,所以才变成这样。”

    王弘毅嗤笑一声:“会长,你是在把我们都当做傻子吗?”

    林韵兮黛眉微蹙。

    “什么样的治病方式能把两个人治成这样,我们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会长,你准备糊弄小孩子吗?”王弘毅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林韵兮淡淡道:“这里是教室,他们可能会在这里做这种事吗?不是我把你当做傻子,而是你就是傻子。”

    王弘毅一顿,林韵兮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凌飞就算再大胆也不至于在学校的教室里做这种事吧?

    “那……”王弘毅突然瞥了眼教室内的监控,“看看监控不就知道了?对于学生会长而言,这个很简单吧?”

    林韵兮心头一窒,怎么忘了还有这一茬!学校内现在都安了监控,这是为了四六级做的准备,当做考场的教室都需要监控。平日里也会开着,也就是说方才的一切都被监控拍了进去?

    “不行。”林韵兮一想到安若曦的事情会被曝光,当即拒绝。作为学生会长,爱护每个学生是她应尽的职责,她都不为学生出头,那谁来为他们出头?只要有事,她一定会率先扛在肩头。

    王弘毅脸色一冷:“会长,既然你说得那么自信,为什么不行?难道是因为凌飞是学生会成员你就包庇他?”

    林韵兮凝眸:“我办事绝不偏颇!这一点你无需怀疑。”

    “以前我是这么想的,可现在不这么认为。”王弘毅冷漠扫视林韵兮与凌飞,“谁知道动了感情的会长,是否还会有以往的理性。”

    林韵兮心头一膈:“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还不明显吗?”王弘毅冷哼,“你喜欢凌飞,会为他做出感性判断,已经不是以往的会长。我敬佩以前的会长,任何事情都能够站在最公正的角度,可动了情的会长,我信不过!”

    林韵兮心头直跳,忍不住想瞥眼看旁边凌飞的眼神,他会不会也这样以为?可依旧忍了下来,安若曦的事情更重要!她镇静道:“如果按你所说我喜欢凌飞,那他和安若曦做了这样的事,第一个爆发的一定是我,不可能会这么淡定。”

    王弘毅摆手:“说一千道一万,看个监控就能解决问题,会长为什么不能同意?各位,你们说是不是?”

    王弘毅还煽动起周围的学生,他们纷纷迎合。

    这使得林韵兮脸色更加难看,紧盯王弘毅目光厌恶:“王弘毅,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喜欢安若曦。”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做这样的事。”王弘毅道。

    “如果你真的喜欢,还认为凌飞已经和安若曦做了苟且之事,那你还一定要让大家看监控?你心里是巴不得所有人看安若曦出丑是吗?这就是你喜欢一个人的态度?”林韵兮眼中难掩嫌弃之色,“我原以为你还不错,现在看来,你比江别亦差得远了!他虽然暴力粗鲁,可他的思想至少是干净的!而你,满脑子想的恐怕只是安若曦是你的禁脔,而非真心喜爱之人!她不干净了,所以你觉得无所谓了,让人看见她的丑样你也觉得无所谓?”

    王弘毅呃住,喉间干涩,想要反驳,还没等他开口林韵兮又道:“如果你真心爱她,第一时间想到的一定是她的安危,想着保护她,而不是怎么惩治他人。安若曦躺在这里半天,我没看到你对她有任何关心的举动,只是在拼命追问凌飞做了什么!说到底,你并不喜欢安若曦,你只是把她当做你的私人物品,现在私人物品被别人用了,所以你恼羞成怒,所以你才愤怒,而非你喜欢安若曦!”

    字字珠玑,掷地有声,说得王弘毅面色涨得发紫,想要反驳却又卡在喉间。林韵兮分析问题到了骨子里,戳到重点,说得他自己都觉得有道理,自己的内心被分析得无比透彻。

    门外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林韵兮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他们也承认这点。可是,凌飞和安若曦的事情不还是没有解决?

    “会长,那凌飞和安若曦具体到底怎么回事?”有人问了这个问题。

    王弘毅一直僵住的脸猛地松弛,好像逮住理似的立即道:“你说这么多还不是为了偏移主题,凌飞和若曦的事情你还是不肯为我们确认!林韵兮,你分明是故意的。为什么?难道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说不成?”

    “林韵兮,你该不会是和凌飞有什么不敢见人的勾当,所以百般替他遮掩?”王弘毅冷笑,“这么偏帮一人,这可不像你,我们新大公正的学生会会长!”

    王弘毅反而倒打一耙,因为恼怒牵怪于她,这个男人真是太过分了!

    林韵兮饱满的胸口上下起伏,气得粉拳都已经握紧:“王弘毅,你真不要脸!你这种人喜欢安若曦,我都替她丢脸。她会喜欢上你天塌下来才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丝毫不想着她,满脑子还是这种想法,真是个混蛋!”

    王弘毅脸皮一抽,瞥眼看门外,周围的人对他皆是鄙夷之色。不管凌飞做了什么,至少是个疑问号。而王弘毅,他做的大家看在眼里,确实让人不齿。

    “口口声声说喜欢安若曦,可你的做法我没看到任何一点为她着想的样子,如果喜欢一个人都是这种方式,我宁愿你不要喜欢她,对她来说是一个负担,并且丢人!”林韵兮也是气急了,往日的她不会说这样的话,现在一股脑全说出来。

    王弘毅脸皮直抽,面色异常难看,周围同学的嘘声,林韵兮的职责,凌飞轻蔑的眼神,让他恼羞成怒。

    恼羞成怒地王弘毅怒吼着:“你给我闭嘴!臭biǎo zi!”王弘毅挥起巴掌对着林韵兮的脸上狠狠一扇。

    啪!

    巨大的响声,林韵兮白皙如玉的面容印上巴掌印,分外鲜明。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