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看林韵兮惊住,凌飞的手段仿佛神迹,双手在底下点穴竟然能够把一个人给支撑起来。

    抛投,旋转,点穴。安若曦仿佛掌中舞的赵飞燕,于凌飞手中“舞动”,只不过她是个睡美人,对于自己的“舞蹈”一点察觉都没有。

    林韵兮瞪大眼睛看了半天,脸上浮上一抹不自然。她看得出来凌飞是在救人,而且是在用一种所有人都没听说过的奇怪招式,对于这个男人而言再奇怪的招式也让人觉得不奇怪。可是……甭管奇不奇怪,凌飞点穴似乎有点出格啊!时时常点在安若曦身前,比如胸部,甚至还有下体……

    林韵兮看得脸色极为不自然,但凌飞确实是为了治病,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干看着。

    看了片刻林韵兮好似想到什么,眉头挑起,这会儿可得注意了,凌飞的举动不能让人看见!不是怕宣传出凌飞的医术,而是害怕影响到安若曦的名声。安若曦是女孩子,让一个男人摸遍全身,传出去该怎么办?

    林韵兮干脆就在门口站住,眼睛佯装看着教室内监考,实际是偷眼观察走廊两旁,生怕有人从旁边过来。

    林韵兮也体验了一把提心吊胆,和教室内那些作弊的学生一样,同样地担心受怕,同样地草木皆兵。教室内是煎熬了两小时的学生,外头是煎熬了一个小时的林韵兮。

    直到一个小时后看到凌飞放下安若曦时,林韵兮大大松了一口气,今天真是走运没有人过来,不然要是发现这一幕,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想拦下过来的人借口也不好找,反而容易让人起疑,万一要是弄巧成拙,那可更加难办。

    好在凌飞终于停下来,整整一个小时啊,时间未免太久。林韵兮舒了口气的同时又看了眼教室内,猛地瞳孔一颤,眼前那位平时壮得跟牛一样的凌飞此刻面色苍白如纸,扶着安若曦的手竟然清晰可见在颤抖!由桌上跳下来时,发虚的双腿竟然让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那可是凌飞啊,身体能力强得可怕。此刻竟然如此虚弱,为救安若曦要耗费这么大的精力么?安若曦得的是什么病啊?

    林韵兮长大嘴巴想要喊一声他,却又紧紧咬着樱唇,没有开口。

    凌飞瘫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双股战战,指尖都在颤抖。这一次比上一次消耗还要大,安若曦的病比展老要严重得多。虽然归一决有所突破,也顶不住这般消耗。

    全身上下仿佛是被雨水浸透,厚厚的冬衣也没能抵挡汗水,汗透衣背。

    叮!

    铃声响起,刚好是到了考试结束时间。

    林韵兮纠结几番,本想进来,听到铃声响起只得作罢回到教室收试卷。

    教室里一群人涌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没有提早交卷的,莫不是凌飞的威慑所致?让两个班都没人敢早交卷?

    这一点林韵兮还没想到,不然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怎么都得有学生交卷,指不定就过来看一两眼。不管怎么说,不幸中的万幸,没有发生太大意外。

    然而,事实总是如此,在你认为最得意之时,总会出现意外。

    鱼贯而入的学生难免有人会往旁边看一两眼,这一看,便看到了凌飞和安若曦。而这个教室最容易被人发现且怪异的点瞬间出现……为什么凌飞和安若曦两个人都是浑身是湿透?而且安若曦还躺在拼好的桌子之上?

    这样的场面人们会想到什么?做什么事需要一个拼好可以躺的环境,并且做完之后两个人都是汗水淋漓?细思极恐,这种场面,众多学生不知觉脑子就往歪处想。

    这一想不得了,得知的消息让众人惊呼不已。

    “这……不是吧?”

    “这么大胆?不可能吧?”

    “凌飞有这么禽兽吗,安若曦是昏迷地呀。”

    “而且现在也是昏迷的,还流了这么多汗,不到一定程度是做不成这种样子的……”

    “也就是说,过程极其激烈?”

    “呸!你们胡说八道什么,不可能是这样,一定是凌飞治病才这样的。”这里有凌飞的粉丝。

    这话让周围的人听了不由得撇嘴:“别开玩笑了,什么治病方法能把自己治成那样,我不信。”

    “我也不信。”

    “事实都摆在眼前, 我也只好这么猜测了。”

    外头议论纷纷,凌飞强大的耳力听在耳中,可此刻的他太过虚弱,想要站起来都显得极为艰难。他面露不悦之色,这群家伙!非给他们一顿教训不可。

    “你们都挡在这干什么?”

    外头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声音中带着爽朗。

    “王弘毅!”众人惊呼一声。

    “至于吗,我来了就这么吃惊。”王弘毅笑着道。

    “……”这下氛围有些尴尬了,周围都是静了静,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你们都怎么了?”王弘毅也不傻,看到这一幕心中怪异,顺着怪异的目光他往这栋教室看了进来。

    王弘毅眼睛瞪大,脸色唰地变得发青。眼前这一幕,他和旁人一样还能如何猜想?还要他如何猜想?

    “凌飞!”王弘毅低吼一声,如同一条愤怒的公牛,此刻的他暴怒到了极点!

    今天,王弘毅本来是带着好心情过来看安若曦,听说她在这里考试,还想高高兴兴来一场偶遇,结果竟然看到了这样让他崩溃的一幕,他的心在滴血!

    王弘毅知道自己打不过凌飞,可这一刻,他不管了,一切都不管了,一定要杀了凌飞不可!再打不过也要上!

    王弘毅一步一步走进教室内,目眦欲裂,脸色铁青。

    凌飞皱眉,面色凛然:“何事。”

    “还敢问我何事?”王弘毅气极反笑,“今天,我要让你死!”

    凌飞面容淡淡:“那你就试试看。”现在身体弱得可怕,可凌飞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退缩这一项。

    “你以为我不敢!”王弘毅大步上前,显得丝毫不惧。

    “如果你真的无所畏惧,早就动手。”凌飞淡淡道,身体虽弱,气势丝毫未减。

    王弘毅一窒,是的,如果真的无所畏惧肯定动手。可他心底深处是怕的,即便如此愤怒的情况下,本能还是让他不敢肆无忌惮。

    可凌飞说出口,王弘毅不动手也得动手!这么多人看着,他是要面子的人,如果这都不敢动手,别人会怎么看他?自己喜欢的人被另一个男人“蹂躏”了,他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王弘毅攥紧拳头,明知不可为,也得上!

    “凌飞,受死!”王弘毅牟足了劲,誓死出击!

    凌飞眼皮子一抽,他知道,自己要完了,甚至可能身败名裂……现在的他丝毫力气都用不出,只得被动挨打。上次一招打败王弘毅的他,今天竟然被王弘毅暴打,并且,加上传出去的消息后会变得更加可怕。因为qiáng jiān了安若曦之后,身体无力,让王弘毅打得没有反手余地,一些花边新闻一定会这么报道。

    这样的报道一出,凌飞这段时间建立的威信必将土崩完结,点滴不剩。甚至会更加严重,身败名裂都是小事,退学什么的也有可能。

    这些都可以预料到,并非无稽之想,大有可能!

    而这一瞬间,王弘毅的拳头到了,凌飞依旧没有动手。现在的不动手不像以前一样是淡定自若,而是他真的没有了反手余地。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