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考试。”凌飞大马金刀坐在讲台桌后准备的椅子上,盯着下方。对于林韵兮怎么想他也没去关注,只看着底下。

    凌飞的眼神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势,底下的学生不时抬头,一看到凌飞的眼神都有些发怯,或许有什么其他念头,全都憋了回去。

    上了讲台,看着下面,凌飞才知道老师对于全局掌控有多清晰,一切尽收眼底,有谁想做小动作他看得明明白白。

    有胆小者,掏出小纸条不时往上瞧,一眼就对上凌飞若有若无笑意的脸,吓得又将纸条收起来;也有胆大者,全程就抄,偶尔才抬头,看到凌飞注视的目光也丝毫不惧,还对凌飞笑了笑,而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抄;更有甚者拿出手机,各种搜索,凌飞看得更加明显。

    一切都看在眼里,凌飞也没说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刚刚都抄了,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呢?他自诩并非圣人,甚至是恶人,自己都做不好,还有立场说别人如何如何?

    如果让林韵兮看见的话,她是一定会制止的。她学的是法学,做人处事上也是这种性格,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错了她会指责,对了她也会夸奖,不偏不倚。

    不过,现在林韵兮看不见,看不见的原因是她心不在焉。她时刻走神,坐在凌飞旁边时不时看一眼他,又收回目光,也不知在沉思着什么。

    凌飞认真看了一圈,感觉作弊的比例还是很少的,毕竟是新大,能考进这里的人脑子都很聪明,考前又有老师划重点,稍加复习想要考低分都恐怕有些困难。

    “嗯?”凌飞看着看下突然感觉旁边有一道目光盯着他,扭头一看,旁边的林韵兮迅速收回目光看着下面。凌飞看了林韵兮片刻转过头,拿起笔百无聊赖在桌上的白纸上涂涂画画。

    监考的两个小时对某些学生来说是煎熬,对老师来说也不怎好受,他们从头到尾不是看就是看,比学生还要无聊。所以,也就是为什么有些老师熬不住拿出手机玩的原因。

    凌飞倒是没觉得无聊,只不过林韵兮在旁,他有着若有若无的怪异之感。

    林韵兮坐了一会儿开始站,站了一会儿又走,走了一会儿在后排停下来,找了个位置坐下,时不时看向凌飞。可在凌飞偶尔瞥过来时又立马离开视线……

    凌飞将一切看在眼里,轻声舒了口气。

    这时……

    “轰隆隆。”

    倏地,旁边教室传来一阵怪异之声,紧接着喧闹开来。

    “怎么回事!”

    “不好了!有人昏倒了。”

    “什么情况?”

    隔壁传来声音,这边教室的学生也纷纷侧目,有些人甚至站起来想往外看。

    “啪!”凌飞手拍桌子,啪地一声让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坐下不敢再有动作。凌飞的威慑力还是够足,平常举动都能威慑众人。

    凌飞淡淡道:“我去看看,你们都给我老实点。”

    林韵兮张了张嘴又闭上,她是想自己过去让凌飞在这里看着的,凌飞明显更有威慑力一点,镇得住场子。当然,她也不赖,平日都是她来镇场子的,可在凌飞面前还是稍显不足。

    不过,凌飞开了口她也不好说什么,看着凌飞起身离开班级。

    凌飞走到隔壁教室,隔壁已经喧闹一团,一群人围在左前方的座位旁。

    凌飞看了眼有些浑水摸鱼的学生,皱皱眉手敲教室门:“都给我回到座位上!”

    凌飞发言,一部分人转头过来,一部分人理都不理。凌飞皱眉,高抬腿一脚躲在第一桌的课桌上,课桌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声,把所有人都下了一大跳。适才看到凌飞,看到凌飞一瞬间大家都愣了愣。

    “都给我回到座位上!”凌飞淡淡道。

    “凌飞,你,你快来救救若曦,她不行了!”一个女孩子急切道,眼睛都泛红了。

    凌飞听到这话心中一动,莫非骚动的原因是安若曦?

    “对啊凌飞,快救救安若曦,你之前不是救过一个学生吗,赶紧帮忙。”有的学生也紧忙道。

    凌飞颔首,淡淡道:“你们都回到位置,继续考试,她的事我来。”

    众人愣了一愣,还没有动作,凌飞皱眉低喝:“都给我快点!”

    略带严厉的话语,让他众人急忙跑回位置坐了下来。凌飞对两位监考老师道:“老师,他们时间耽搁了五分钟,待会可以适当延长时间。”

    “这个我们自然清楚。”一个老师点头,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女孩,“可她……”

    “我来解决。”凌飞边说边走到安若曦身旁,

    这位美丽的女孩面无血色,一身素色连衣裙将小小的身躯裹在其中,显得那么柔弱惹人怜爱。她身躯蜷缩,手捂着心口,紧闭的眼睛上方是紧锁的黛眉,不知是承受了怎么样的痛苦,才会让她在昏迷的情况下还紧皱着眉头。

    凌飞没犹豫,上前一把公主抱起安若曦,目光扫视四周:“我去替她医治,你们都认真考试。”

    “我来帮……”

    “不需要,考试!”凌飞淡淡道,抱着安若曦走出教室。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担心不已,安若曦也是校花,很多人喜欢她、担心她。

    “你们好好考试。”老师也道,稳定学生的心。

    凌飞抱着安若曦从林韵兮监考的教室穿过去,走到隔壁空着的教室。凌飞走过,时刻注意旁边的林韵兮自然发现了他,眼睛睁大,是安若曦?她怎么了?

    进空教室,凌飞由教室前方走到后头,在没一横椅子前一脚一踹,中间的长椅推着旁边的椅子过去,轰地一声全都撞在一旁。又走到最后,一脚直踹,桌子由后往前推和前方的桌子拼成一张大桌。

    凌飞将安若曦放在桌上,自己也跳上桌,单手替安若曦把脉。

    “麻烦了。”凌飞皱眉,安若曦的的脉搏细弱,仿佛下一刻都要停止一般。

    “这个笨蛋啊,在床上躺着应该还能多活一段时间,还非要在学生生活,只会让她的寿命越来越短,说是还有一年,可能都不到,甚至更短。”凌飞摇着头。

    心里想着凌飞动作可没停,将怀中的安若曦扶起背对着他。凌飞双手化指,迅速点在安若曦背后。凌飞点穴速度极快,瞬间化作幻影。

    噗噗噗——

    隐约间似有若有若无怪异的声音响起,仿佛是沙袋被戳破发出的声音。前面的安若曦额间冒出香汗,不多时汗水淋漓,如同挣了桑拿一般,浑身湿透。汗水如水,滴落桌面,安若曦所坐位置已经被浸湿。

    不只是安若曦,凌飞所坐位置也是如此,他也在全身冒汗,看汗水的量,一点也不比安若曦来得少。因为,他在用渡劫手!明心渡劫之术,虽不是碧落手,却也有活死人之效。

    安若曦情况已经很危险,凌飞要吊命,必须如此!

    倏地,凌飞一手揽住安若曦腹部,一手扶着她的腰,将之甩上半空,双手化作幻影,飞速点在她周身大穴,医治方法与上次治疗展老一模一样。

    周围的教室都在考试,并没有人靠近,没人看到凌飞如此玄妙的治疗手段。但有一个人除外……林韵兮。

    林韵兮心里想着凌飞抱着安若曦干什么,就往后门靠了靠,然后“自然而然”走出教室,偷偷瞥眼观察凌飞和安若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