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源长和李元林对闻一言的意见很是赞同,可梁旭羽还是不同意。

    “梁旭羽对吧。”李元林淡笑,“恕我老头子年纪大了,记不住人。我行医一生,倒是从来没听过你的名字。敢问,你师从何处?”

    梁旭羽笑容微微收敛:“李老先生是在怀疑我有无能力胜任?”

    “这倒没有,只是好奇为何从头到位你关注的点和我们都不一样。”李元林笑道,“刚刚你也很替那个评委出头,他叫什么来着?老头子记忆就是不行。”

    梁旭羽笑容彻底收敛:“既然李老先生问题这么多,我就一一作答好了。在下早年在秦沐风老先生那里学过几年,愧不敢称作他老人家的学生,才疏学浅,医术浅薄,不敢堕了他老人家的名头。对于关注点的问题,我个人还是认为医者仁心,仁心最重,和各位看法可能不一样吧。至于帮忙出头,我只是说了该说的,也都是事实。”

    李元林笑道:“呵呵呵,也没必要解释这么多,老头子我也没想太多。”

    梁旭羽眼中闪过一抹阴翳,这个老头。

    “不过话说回来。”梁旭羽又道,“不管你们怎么看,我是不同意的。”

    “三对一,估计你是比不过的。”李元林道。

    梁旭羽微微而笑:“那是自然,我只是说说我的意见而已。”看来得等下一轮找机会动手了。

    ……

    凌飞对与大局上的掌握丝毫不差,他能确定自己一定会过,方才发生那样的事情,不过的概率很小。

    凌飞回去等通知就行,下一轮的淘汰赛,可能得四五天之后了。漫长的淘汰赛,还有之后的第二第三轮,恐怕比完已经到来年。

    新大已经到了期末考,证明快要过年了!

    凌飞遥想上一世,年纪过小时没有印象,长大后在国外也没有过年的概念。他胸怀华夏心,倒是会在那一天庆祝,可更多时候是因为任务的原因而错过……

    而上一个凌飞,过年也是凄惨的日子。过年这个概念,在凌飞脑海中是找不到的。

    马上到春节,凌飞很期待春节,应该会有格外不一般的感觉吧。

    想着,走着,凌飞不知不觉回到家。

    “凌飞!”还没进家门,就听到对门有人在喊他,他抬眼一看,是任嫣然。

    “什么事?”凌飞淡笑。

    任嫣然从门口小跑出来,好奇问道;“你最近都在哪?早上也没见到你人,我想让你教我其他武功呢。”

    凌飞心中有些感慨,任嫣然从某方面而言还真是一个武学天才,武功招式学得特别快。可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一套拳法,一套腿法,够用了。”凌飞一共教了两套武功给任嫣然,对她而言,肯定是够用了。本就是杀人的招数,一套活用足矣,两套绰绰有余,任嫣然勤加练习什么都够了。

    “可是,我感觉我还能学啊!”任嫣然眨巴着大眼睛,“那两套太简单了,我没一下子就学会了。”

    “勤加练习,够用。”

    任嫣然嘟嘴,这家伙也太不解风情了,多陪一下人家不行吗?嗯?不对,之前学校里传的消息……他难道是喜欢九条凛那样的女人?

    可是,为什么啊?九条凛她也看了照片,论长相自己不输她!论身材九条凛也不见得比她好到哪里去。论腿长自己还有些优势呢!难道是……武力值?

    任嫣然认真思考,没准还真有可能!毕竟自己还多才多艺比九条凛差的恐怕就是打不过她。凌飞这么厉害,说不定就是想找个能打的女朋友,平时打打架?

    唔,这个可能性比较低,应该不是吧?那又是什么?或许……因为他是东瀛女人?听说东瀛女人的技术都很好,他是喜欢那个方面吗?哇,真是个十足的变态!

    凌飞自然不知道任嫣然在想些什么,对她道:“要进来坐坐吗?”

    “啊?好啊!”任嫣然错愕片刻忙答应,凌飞的家她还没进来过呢。

    凌飞领着任嫣然进来,一进来任嫣然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药香,药味不似小时候她吃过的那股臭味,反而有点沁人心脾之感。

    “这是什么味道?”任嫣然直接问道。

    “哦,一些中草药配合而成的香料,味道比较特殊。”凌飞解释道。这是他为唐娉婉准备的,唐娉婉做的是化妆品公司,香水不可少。偶然间他想到可以用药材制作独特的香水,无害且有益身体,就开始研究。目前算是有点成果了,家里最近都是这种香气。

    “感觉挺不错呢,比我用的香水还特别。”任嫣然闭上眼睛又细致的闻了闻。

    “做好了送你几瓶。”凌飞直接道。

    “啊,你做的?”任嫣然惊奇。

    “不然你以为呢?”凌飞淡笑。

    “你还会这个啊,好厉害。”

    “还好吧。”

    凌飞领着任嫣然逛了一圈在客厅坐下,任嫣然四处打量:“家里就只有你一个吗?”

    “嗯。”

    “感觉,好寂寞啊,一个人。你不会害怕吗?”任嫣然问道,她一个人的时候就害怕了,从小就怕黑。家里如果父母有事离开,她一个人在的时候,是最煎熬的。

    “不会。”

    闲聊了几句,任嫣然心思开始咕噜噜转,问道:“凌飞,你是不是接受九条凛的挑战了?”

    “是。”

    “听说你还提了要求?”任嫣然偷摸看凌飞的表情。

    “是。”凌飞表情很平淡,就像是随意说他喝了杯水一样,平淡无奇。

    任嫣然反而被卡住,这种事情啊,说出来不应该感到有点羞耻吗?为什么凌飞还能这么淡定?

    “怎么了?”凌飞侧目。

    任嫣然轻声道:“暖床丫头啊,你是开玩笑的吧?”

    “不是。”

    “啊?”任嫣然愕然,“你真要她当暖床丫头?”在任嫣然的脑子里,暖床丫头和女朋友是没有区别的。

    “不可以?”凌飞反问,语气依旧平淡。

    “……”任嫣然咬着樱唇,凌飞如此平淡的语气让她有些不舒服。自己已经挺主动了,可他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竟然去要那个东瀛女人,果然还是喜欢那种技术好的吗?

    “你怎么了?”看任嫣然神色不对劲的样子,凌飞问道。

    任嫣然深吸口气,将情绪压下去;“没什么,只是好奇你到时候如果输了她会提什么样的要求。”

    “我不可能会输。”

    “我说万一。”

    “不会有万一。”

    “你……还真是自信。”任嫣然嘟囔。

    不疼不痒又聊了半天,任嫣然实在是找不到话题了。凌飞不会主动找话题,每次都是她找,让她觉得不适应。有很多人追她,聊天都是各种撩她,花式撩,话题一个比一个多。主动找话题和别人聊,她还是第一次……

    氛围尴尬了片刻,任嫣然无奈叹气,只得道;“我先回去了。”

    “好。”凌飞点头。

    任嫣然情绪低落地离开凌飞家,回到自己家。

    一回到房间任嫣然就大为着恼地蹂躏自己的抱枕小熊,仿佛这个小熊就是凌飞一般。

    “凭什么就要我主动?明明是你喜欢我的,还给我写了情书!”

    “混蛋,凭什么要我找话题,知不知道我很尴尬的,我是女孩子啊!”

    “你个大笨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