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听着观众的议论,看着冷笑连连的戴眼镜男人,听着后台以及舞台上渐渐大声的选手骂骂咧咧声,面不改色。

    “看什么看,还不快滚,真要等保安过来不成?”戴眼镜的男人喝道,“你也真是够不要脸,到现在了还不认错。”

    凌飞笑了,笑得冰冷:“果然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如此,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死个明白?你想做什么!我……嗯?你干什么!”戴眼镜的男人还准备说什么就见到凌飞朝他扑过来,大吃一惊。

    凌飞速度很快,瞬间就到了他面前,单手擒住他的衣领猛地外一甩。凌飞的力量何其恐怖,戴眼镜男人整个人被他从评委席内甩了出来,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哗!

    满场哗然,梁旭羽更是拍案惊叫:“你干什么!”

    如此多的镜头之下,如此多的观众在场,凌飞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看呆所有人。

    凌飞眼神冷漠,他从不顾及什么,既然话说到这份上没人听,他只能动手。别说这里有数千上万观众,哪怕全世界瞩目,他也会动手。

    凌飞一步步走到戴眼镜男人身旁,冰冷的眼眸凝视着他:“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三……”

    “我没有,我……”

    “二。”

    “我真的……”

    “一。”

    “你想干什么!”戴眼镜男人脾气够硬,盯着凌飞,“这么多人看着,你敢动我的话……”

    “既然你不要这个机会,那我也不必和你客气。”凌飞淡漠道,上前一步,一脚踏在戴眼镜男人手腕之上。

    “啊!”戴眼镜男人惨叫一声。

    凌飞脚底一碾,在戴眼镜男人感觉看来就好像是铁棍在碾压一般,疼痛无比,惨叫连连。

    “朋友,停手!”罗大哥这个时候冲过来了,虽然还不清楚真相如何,可此刻必须出面。

    “你想干什么!”梁旭羽大叫。

    “小友,不可!”顾源长也出声道。

    李元林显得很是淡然,这个场面了也依旧不动声色。

    观众席纷纷惊叫,舞台上的人都看呆了眼,尤其是和凌飞同休息室的三人,更是看傻了,幸好没有惹到这个煞星。

    “啊啊啊,你敢,你,你,完蛋了!”戴眼镜男人边惨叫怒斥,到后面话都说不出来,只剩下惨叫声。

    凌飞不为所动,脚下再次用劲,而且是更加用力。

    梁旭羽拍案大怒:“过分,太过分了,保安,保安,把他给我抓起来!你这年轻人好生过分,你……”

    凌飞冷眼扫过梁旭羽,眼神中带上一抹杀意,看得梁旭羽心头一跳,后面的话都没敢说出来。而凌飞脚下又加大力道,盯着里戴眼镜男人依旧紧紧握拳的手,冷笑一声,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啊啊啊!”

    终于,戴眼镜男人忍不住了,紧紧握拳的手摊了开来,手掌心滑落一块揉成团的纸。凌飞俯下身,拾起地上的纸团。

    看到纸团周围瞬间静了静,凌飞方才说了什么大家都听在耳中,这纸团从黑框眼镜男人手中滑落,已经足够说明很多问题。

    凌飞脚终于抬起,摊开手中的纸团:“英明神武的评委先生,口口声声称没做过的评委先生,声称不会说谎的评委先生,抬起你的头,告诉我,你捏在手里的这张东西是什么?”

    戴眼镜男人脸皮在抽搐,咬着牙,脸色因为过度的疼痛与羞恼变得狰狞无比。

    “哦,是不是不认识字?”凌飞斜眼望着他,“要不要念给你听?凌飞。凌飞两个字就是我的名字,你是不是还要让我给你看看身份证?证明我叫凌飞?嗯?”

    场上一片静默,到这个时候谁要是还不知道发生什么,那真的是脑子有问题了。只不过没有想明白的是,为什么这个评委要针对凌飞。

    罗大哥想说话,可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评委故意搞选手的他不是没见过,选手当场提出质疑的他也见过,可从没见过像凌飞这样的选手,不只是反驳,还是暴打!最后还找到了证据,这让他能说些什么?

    评委席上的脸色就更有意思了,顾源长阴着一张脸,他在愤怒,愤怒的不是凌飞,而是戴眼镜男人!竟然让这样的人和他并列,他觉得耻辱!这是在对他的侮辱!

    李元林这个老人心境修为到家,脸色一直都是淡淡然,只是淡淡摇摇头。

    而梁旭羽,眉头皱皱,闭上了嘴,这时候明哲保身很重要。至于第五位评委,全程头都没抬,一直在看着药方,仿佛世事都和他无关。

    观众席与台上皆是一阵议论,对于戴眼镜男人纷纷不屑。方才开口说凌飞的人这会儿都有些害臊,统统不敢再多说什么。

    凌飞冷冷一笑,一脚踹在倒地的戴眼镜男人脸上,这一脚也不知使了多少力,一颗颗乳白色坚硬物体从他嘴里吐出,带着血丝。呜咽的痛呼,颤颤巍巍的身体,满场的嘘声,戴眼镜男人头都抬不起来,羞愧至极,所有人都想要戳他脊梁骨。

    凌飞看也不看戴眼镜男人,走到评委席正中央,将药方递给顾源长。

    “老先生,非是我刻意行事过分,而是……呵呵,事实摆着我不说什么。我的脾气比较暴躁,没什么东西忍得住。”凌飞将东西递给顾源长时说了一句。

    顾源长颔首会意,对戴眼镜男人他没好感,甚至感到耻辱。凌飞的做法反而让他对凌飞有了好感,点着头道:“小友放心,这药方我会认真看。”

    凌飞淡笑:“多谢。”

    说罢,凌飞转身离开,事情到现在,还想要对他的药方动手脚是不可能了。至于说为什么戴眼镜男人会对他动手,他大概有了想法……

    “蒋长英!”凌飞心中默念一个名字。

    作为本次节目的评委,能够直接指使他的还能有谁?他能想到的唯有蒋长英。展天啸也曾说过,蒋长英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可能不知道是自己彻底废了蒋旭,可他一定知道是自己把蒋旭打到住院。光是这点对他出手的概率就已经很高……

    嗯?突然凌飞脑中灵光一闪,想到曾经有人暗杀他。当时他考虑过很多人,唯独没有想到蒋长英,现在看来,他也是最有可能的一个!

    凌飞走出了会场,脑中思考着蒋长英的可能性。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件事十有**便是蒋长英下的指令,这仇是结下了!本以为搞残了蒋旭,他们之间的仇恨算是了了,可蒋长英不罢休。

    “不罢休也好,正好陪你玩玩。”凌飞冷笑一声。

    而此刻,会场内的评委席。当然,只剩下四位,戴眼镜的男人可能已经找地洞钻进去了。

    “顾院长。”梁旭羽摇着头,“我不同意他过关。”

    “理由?”顾源长扫了眼梁旭羽,“这份单方上来看,合格毫无问题。”

    “很简单,他没资格成为医者。”梁旭羽道,“且不论事情对错,他行事暴力,可想而知他内心大概是什么样的。我们的比赛叫做妙手仁心,妙手他或许有,可仁心,他还不配。”

    李元林听着两人说话,也不发表评论。突然他看了眼一直不发言的第五位评委,这是一个中年人,长相普通到了极点,看起来极为孤僻,一言不发,从刚刚开始他就好像隐身一样,全程都在看着单方,什么也不关注。

    而这会儿,中年人还在看单方,不过他手中的这张单方皱巴巴地,他盯着看了好久好久……

    “一言,你不发表一下意见?”李元林抚摸长须,笑道。

    闻一言终于抬起了头:“第一轮比的并非仁心,而是望闻问切,说仁心,第二轮再说。我们要说的是第一轮,他以极短的时间得出病情,医术可见一斑。他的单方,药行险招,每一味药物看似无用,且令人诧异,可细一想,效果奇佳!对于药理的理解,极深。单以这轮来看,足以合格。”

    李元林和顾源长皆是点头。

    “我还是不同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