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比赛采用淘汰制,经历多轮淘汰,留下三十二人,三十二人进入下一阶段的淘汰赛。”罗大哥全程都在介绍,各种规则和比赛内容。

    “中医,望闻问切,这是基本,也是重点。本次比赛考核正是这方面,这是十位病人……”罗大哥手指前方,有十个病人坐在台上十张椅子上,“依靠望闻问切,诊断病人病情,写下合理的处方,由场上评委做出判断,不合格者淘汰。”

    “一次十人,时间限制十分钟。二十位病人分两组,环形看病。”所谓环形,就是围成圈轮流看。一共有二十个病人,十位选手,各分一半。由五位参赛选手看十位病人的病,十分钟内轮流询问,最大程度利用时间,这也是由于选手过多才想出的办法。但本质上还是一样,一位选手十分钟看十个病人,并且开出药方。

    这话说出来让场上一片惊呼,十分钟,看十个病人,还需要写下药方,太难了吧?有识之士心中暗道,这对一个中医望闻问切的本事,药理的理解,都有极高的要求,确实是很能考验医术。

    后台一群中医皆是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吐槽太难了。也有淡然处之的人,看样子他们都很自信。

    华夏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只有你想不到的人,没有他们做不到的人。医术高超之人,绝不在少数。这种比赛方式看似难度很高,可对于某些人而言,不是问题。

    一个十分钟,以环形看病的方式,最佳利用时间的话十个人十分钟,一个小时才五六组人,也就是五六十人,一天的比赛时间正常是八小时,也就是说,需要三四天才能彻底比试完毕。之后还有一轮又一轮的淘汰,想要把上千人规模的中医淘汰得只剩下三十二人,时间相当长。

    凌飞算了算自己的编号,差不多就是今天的比赛。

    有些人今天肯定排不到,工作人员就通知让他们先离开,其他人先在待机室等着,通知后才上。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煎熬,这对于心态也是一种考验。凌飞却是极为淡定,他曾为了任务在密林中蹲伏一天一夜,受尽虫蚁叮咬而面不改色,这种等待小菜一碟。

    在下午两点时,终于轮到了凌飞上场。

    凌飞十人包括他休息室内三人,四人一同到后台准备。

    台上一共二十位病人,分成两队,皆以环形排列坐在椅子上。五位中医轮流询问病情,由于时间过短,每个人身上最多不能超过一分钟。

    凌飞淡淡一笑,这种方式挺有意思,一次看十个病人,没有点东西,滥竽充数的中医都会被扫地出局。

    嘟地一声,时间到,十位选手纷纷跑到专门的位置上,开始写药方,凌飞十人上场。

    说是只有十分钟,写药方时间会更充裕一点,下一批人的看病时间就是他们的写药方时间。

    凌飞十人上台,观众席传来阵阵惊呼,瞪大了眼睛看着屏幕上的凌飞。导播也很贴心给凌飞拉了个近景,将凌飞的脸放在大屏幕上。

    导播是个很有趣的职业,会捕捉场上长的帅的漂亮的,有趣的,总之就是有亮点的人,就比如凌飞。凌飞长的绝对算是顶级帅哥,十个人里会被导播重点捕捉也属正常,也不知播出时有多少镜头。

    播出时导播不知道会怎样,反正现在反响很不错,观众席有不少人都在低呼,证明凌飞确实够帅。

    其实,这也是蒋长英的目的,他更需要有爆点的中医,比如长得帅的,或是极有特点的。而后重点宣传一波,什么最帅中医传承者啦,什么医术高人又帅啊,什么有爆点报道什么,噱头一足,节目收视率自然而然上去。

    凌飞扫了眼镜头,这一瞥眼又让台上惊呼,凌飞的眼神很有味道!眼睛也很帅!

    控制室导播合不拢嘴,从效果来看,很棒,到时候剪辑时也重点剪一下他,预告片中也让他露个脸,绝对有效果。

    而此刻,中央观众席上有人轻咦一声。

    “董事长,怎么了?”旁边西装革履的男人低声问道。

    董事长盯着屏幕看了许久:“凌飞?”

    “董事长认识他?嗯?凌飞!”西装革履的男人好似想到什么,猛地一怔,“是上次董事长吩咐我去……唔。”说着他闭上了嘴,暗杀这种事怎么能说出来。

    上次安排人去暗杀凌飞,没想到竟然死了,是不是凌飞杀的无人知晓,可派去的杀手的确死了。本准备再次动手,因为这段时间需要准备“妙手仁心”而搁置下来。

    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主动撞上来。以董事长睚眦必报的性格,敢对蒋少爷动手,恐怕没好果子吃咯。

    不错,董事长正是蒋长英。今天首次开赛,他需要在场观看。本来前面都好好的,没想到冒出来个凌飞,让他极为不爽。

    蒋长英手指轻敲桌面:“上次调查,他是研一医药集团的实际老板对吗?”

    “不错。”秘书点头。

    蒋长英沉吟:“近段时间,研一医药集团的形势不妙,言正霆和那几个家伙都不想看他好。”

    “唔,那他还来参赛,公司都不管了?”秘书忍不住道。

    蒋长英冷冷一笑:“他这是聪明人的举动,釜底抽薪,一举多得,还想借我的势。”

    是的,若是让凌飞夺魁,蒋长英或主动或被动都会提凌飞宣传,因为那对他而言也是好处多多。而凌飞借着他的势,一举鹏飞,既解了围还出了名,为研一医药集团做了大大的广告。

    “董事长,那您准备怎么做?”秘书是蒋长英心腹,蒋长英想干什么他能猜到。

    蒋长英冷冷一笑:“给那几个评委打电话,刷下去。至于之后,等我忙过这一阵,再慢慢收拾他。”

    说罢,蒋长英站起来,直接离开。凌飞的出现让他心情很糟糕,不想在这呆着。蒋旭之所以躺床上就是因为凌飞的原因,至于为什么突然病情加重完全瘫痪在床,他不知道。可既然是凌飞动手打的人,那就和他有关系,不是主因也是重要因素!

    秘书点头,在蒋长英离开后,走出赛场找了个隐蔽地方,拨出电话。

    这时,台上还在评定前几批选手药方是否合格的五个评委中,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告了声歉,拿起手机走到一旁。接了个电话后他重新回来,手肘轻轻撞了撞旁边那位笑眯眯的四五十岁胖男人。

    胖男人扫了眼黑框眼镜中年人,两人对视一眼,打了个眼色。这个年纪,一个个都活成了人精,一个眼神就能看出不少东西。

    黑框眼镜男人看了眼大屏幕,正好大屏幕上是凌飞的脸,他瞥了眼胖男人。胖男人也往上看,会意颔首,一切尽在不言中。

    台上上一批人去写药方,凌飞十人则是分为两个队伍分别看病,每队五人。不论看哪边都是较为公平的,不存在哪边病情极为严重的情况,用的都是望闻问切,再无其他,重点还是你的药方,看你下药的准确性,能不能治病。

    凌飞开始看前方病人的病情,仅仅一眼,凌飞便开始问问题。周围的每个都需要细细看上一番,才开始问问题,比较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