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查,就发现许多了不得的事情。

    “九条凛,新月流剑派的大小姐。”

    “十六岁横扫东瀛剑坛。”

    “被誉为东瀛近五十年最有希望成为一代剑豪的候选者之一。”

    “亦是数百年来天赋最高的女剑士。”

    “横推年轻一代无敌手。”

    种种头衔,让九条凛冠上神秘风采。这是一位顶尖高手,不同于一般玩闹的学生。她不是过家家,而是真正的剑士。

    这也让新大无数学生心中担忧,九条凛威名太盛,而凌飞只是一个新大的学生而已,或者说,只是一个普通人!凌飞真的能打过九条凛么?

    网上唱衰凌飞者有,对凌飞充满信心的人也有,一片混乱。不过,还是对凌飞不看好的人更多,毕竟那是九条凛,横推东瀛年轻一代无敌手的人啊!而凌飞只是一个普通考入新大的学生,这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比?

    网上bào zhà,而凌飞在思考的却是时间,为什么是一个月?这个时间作为准备,未免太长了一些。

    凌飞已经做完自己的工作,在思考这个问题,按理来说没有任何必要才是。

    “发什么呆,还不工作!”凌飞思考间听到一道淡淡的女声,他抬头一看,林韵兮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旁边。

    “做完了。”凌飞笑着将文件递过去。

    林韵兮伸手将凌飞手上的文件抽走,随意翻了几页,本来是随意的,仔细一看渐渐认真。看了半天后将文件往凌飞桌上一扔,面无表情道:“还可以。既然你这么闲,我再安排几样给你。”

    凌飞望着林韵兮,她有点奇怪。言语、行动,皆怪异……

    “你怎么了?”凌飞问道,“不像你。”

    林韵兮淡淡斜了眼凌飞:“最近工作忙,你多帮点不行?”

    “如果是你的要求,倒也不是不行。不过,现在我不想帮了。”凌飞站起来,本来带着笑意的脸渐渐沉下来,转身朝着门口离开。

    “站住!”林韵兮皱眉,“来学生会帮忙难道不是应该的,你……”

    “那你就把我退了。”凌飞侧过脸,看了眼林韵兮。

    说罢,凌飞径直离开,头也不回。

    林韵兮怔住,张了张嘴话没说出来。让他退了……这种不听管教,不工作,成日游手好闲的人,让他离开有什么,可是……她还是没说出口。

    众人面面相觑,在他们看来林韵兮也是有点奇怪的,奇怪的点在于她的脾气有点太大了。林韵兮是一个严谨干练的人,安排工作也会考虑很多,因人安排,对他们的态度可不会这么差。方才凌飞明明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有做,反而帮忙工作,可林韵兮的态度却很差,这让人难以理解。

    再看看现在林韵兮的神情,纠结、复杂……

    ……

    “新月剑术,剑一,居合!”

    九条凛默念,一刀拔刀,剑锋如影,转瞬而逝,前方木质假人脑袋高高飞起,重重落在地面,刀切面光滑如镜。而九条凛手中木刀,不知何时归鞘,快得不可思议。

    居合是东瀛拔刀术的总称,各个流派拔刀术不一,例如铃木彦之的北辰一刀流派,又比如镜心明智流,又比如九条凛的新月流派,各不相同,各有所长,各有特色。

    新月居合的特点便是,快!快到不可思议。东瀛有一招传闻中的招式,名为燕返,这也是一拔刀术。这一传说中的招式,特点和新月居合一样,也是快。如果说现如今流派中有哪家的拔刀术更接近传说中的燕返,唯有新月流派。

    燕返堪称最为恐怖的剑术,因为它快,传闻快到燕子由身边掠过也能拔刀斩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燕返贯彻此理。而新月居合,将之练到几乎可以媲美燕返的地步,可想而知有多可怕。

    “啪啪啪。”

    一阵鼓掌声在练习室响起。

    “不愧是九条学姐,新月居合,再见依旧让人惊艳。”铃木彦之叹道。

    九条凛扫了眼铃木彦之淡淡发问:“如何?”没有详细说明,可都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铃木彦之没回答,他身边的藤原建一立即道:“已经准备好,下个月,也就是新城大学开学时,便是决斗之日。”

    现在是期末,马上考试,考完试便是假期。新大的假期较短,还不到一个月,挑战书的期限时日正是下学期开学之时。

    九条凛颔首。

    “不过,学姐。”藤原建一奇怪,“为什么是下个月,准备时间未免太长了。”

    九条凛微微仰首,望着半空:“我要挑战华夏各大门派。”

    “一个月呢?”铃木彦之也有些讶异。

    “一个月内。”九条凛语气很平静。

    藤原建一怪异问道:“明明是挑战凌飞,为什么学姐要花一个月时间挑战别人。”这一点,他不解。

    “因为,他很强!”九条凛语气郑重,“我需要磨练。”

    铃木彦之惊异,真的有那么强吗?强到九条凛这样的人也需要磨练剑技才敢挑战。

    “难道凌飞会比那些门派的人还强不成?”藤原建一不愿意相信。

    九条凛没说话,谁也不懂,因为他们都不是当事人。当时九条凛上台想要和凌飞决斗时,她没有发现凌飞任何一处破绽,脑中推演无数次也无法找到任何一种方法击败他。他就好像是一个铁桶一般,无任何缝隙可钻。

    脑中推演攻击方式,这是新月流派一种独特用“剑”方式,名为“预剑术”。预感而发之剑,虽未动手,预发之剑已然推演万千次,动手便是万千次推演后的出剑,一击直击弱点,绝无虚发。

    但是,预剑术在凌飞身上失效了,这说明凌飞的防御滴水不漏,无懈可击。也说明她的实力不够,她的刀不够快,她的招不够强。所以,她需要磨练!

    一月之后,她将有翻天覆地变化,届时,不好说了。

    ……

    凌飞不明白林韵兮突然的变化,干脆走人。莫名其妙的生气,真是莫名其妙的人。

    凌飞也没心思考虑这些,过几天便是妙手仁心大赛开始之时,他更多需要考虑的是这个。

    三天的时间,说长也长,要说短也很短,有时候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凌飞这三天都没去学校,就在家中度过。他在家中做了不少事,将易不全前辈留下的医术默写出来,修炼归一决,炼药研究药方……

    学校那边也没什么好去的,上课本就可有可无之事,舍友几天没见没什么。至于学生会,也没什么去的理由,早前因为林韵兮才去,她莫名其妙地生气,凌飞觉得自己没有再去的必要。

    河洛庄园。

    今天,注定受到瞩目,而且是来自于全华夏的瞩目。蒋长英成功的营销宣传,让这档节目成功地传遍全国。还是以中医崛起的噱头,足够赚到无数目光。

    第四区域内,上次凌飞和洛倾城所来的会场,此刻已然坐满观众。这么大会场都坐满,若说全都是上流社会之人,恐怕不可能,其中有多少是蒋长英找来的托可想而知。

    娱乐节目这种东西就不能当真,剧本安排,场上雇佣观众,早就是常事,老生常谈的话题。

    满堂观众,凌飞却不在其中,他在后台。

    后台有多个单独休息室,有单间多人间,单间自然是各种有名中医住。凌飞这种名不见经传之人,自然是在多人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