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嫌工作太少了,还用空扯这些有的没的?”文斌冷哼一声,走进来。

    众位学生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文斌满脸阴翳,凌飞!他怕凌飞吗……还真的是挺怕的。关键是那个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看到人少了直接打你,根本不解释。所以他一直小心谨慎,尽量不碰到凌飞,碰到也是大会议这种场合,凌飞至少不敢动手。

    但是,他怕归他怕,这群人在他面前说这种话,让他极为气愤!

    “凌飞?哼。”文斌声调拔高,“什么东西,来学生会这么久,干过什么事?天天就知道偷懒,平日在学校也一样,游手好闲,不思进取!这种人,能有什么出息。”

    有凌飞的忠实粉丝不满意了,皱眉道:“这么说太过了吧?”

    文斌视线移到这位开口的女同学脸上:“有什么过的?我说的哪一点不是事实?他来学生会这么久,主动做过什么事?”

    “你每天都不在,怎么知道他做什么了。”这位女同学嘟囔了一句。

    文斌脸色一臊,有些羞恼怒斥:“王梦露!凌飞给你什么了你这么替他反驳?我怎么就不知道了,他做过什么我一清二楚。”

    王梦露让文斌吼了一句,默默不语。

    “好好做你们的工作,别管别人。”文斌斜了眼王梦露,“自己的事情都没做好,还有闲心思管这些。先把你自己的报表做好,每次出问题最多的就是你。”

    文斌的话让众人都有些不满,未免太过小肚鸡肠了一些,不就顶了句嘴而已,还逮住不放了。

    “啪啪啪。”

    外头突然响起一阵鼓掌声,众人纷纷望去。文斌一扭头,看到来人脸色变了。

    “果然不愧是学生会副会长,教训起人来颇有一套,当然,如果不是公报私仇会更好一点。”凌飞倚在门口淡淡道。

    文斌脸色难看,他今天也是盘算过的,没想到还是撞见了凌飞。不过还好,这里这么多人,他不会做什么。

    文斌扫了眼四下,高声道:“凌飞,来学生会这么久什么忙也没帮,今天到了期末,工作繁忙,大家都在忙,你就光看着不成?”

    凌飞淡笑:“看到这么多人在,声音都大了不少,不错不错。”

    文斌闻言一阵羞恼,想到刚刚在这些人面前说的话,怎肯低声下气对凌飞说话。冷冷道:“这份考场安排表就由你负责了,务必要……”

    “不忙。”凌飞打断,“副会长,你又准备做什么呢?”

    文斌一顿,脑子一动便道;“我自有我的事情要做。”

    “详细说说看。”凌飞笑道。

    “我需要和各院系的老师交流沟通,还有与各院系学生会谈期末的相关事宜,很多。”文斌随口就来。

    “哦,看来也不是怎么忙,我这份就交给你了。”凌飞道。

    文斌皱起眉:“你来学生会这么久,什么都没干,那我们要你进学生会有什么用?”

    “也就是说你不想帮忙?”凌飞目光一凝,盯着文斌,目光逐渐变得冰冷。

    文斌面色也变得冰冷,这会儿他也不能妥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们还说了自己怕凌飞的话,怎能在他们面前妥协。

    “你在威胁我?”文斌冷眼。

    “是又如何?”凌飞缓步上前,那股恐怖的气场在渐渐凝实,久不出现的杀机于眼中毕现。没错,他就是在威胁,那又如何?这么多人在场又如何?他做事从无顾忌!面对陈景山他担心波及唐娉婉才有所收敛,那是他唯一的收敛,现在何须收敛?

    那一次蒋旭的事情虽然废了蒋旭,文斌这个帮凶还没有教训!这么多天,还真以为他忘了不成?准备置他于死地,这么简单就算了,想得美。

    文斌背脊发凉,心头巨颤,他知道凌飞这样子是真的准备动手了。可是,他不能后退,后退了他的脸往哪搁?

    “凌飞,你不要以为靠武力就能制服一切!”文斌昂首挺胸,语调激昂,“我是打不过你,可暴力解决不了事情,暴力从来不是真理。你在学生会里就是什么事都没做,我让你做有错吗!”

    凌飞笑了,看了眼四周:“一如既往地站在道德制高点。”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你问问大家!”文斌高声道,然而下一刻他尴尬了,周围一个响应他的人都没有,都低着头。

    文斌脸色浮上怒色,这群人怎么回事?

    人啊,都是感性动物,尤其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有自己脾气,情绪化更加严重。刚刚文斌才教训了他们,想让他们帮忙,想多了。只有个徐良奈可能会开口,不过也摄于凌飞的威名,不敢多说。

    众位学生没人开口倒是让凌飞微异,他淡淡道:“哦,论道理来说,没错。嗯,这件事我会完成。”

    文斌一呃,凌飞怎么这么好说话?随即冷笑,听话也是好事。

    “知道就好,你……”

    “但是。”凌飞话锋一转,慢慢走近文斌,“yi mǎ事归yi mǎ事,学生的事我会帮忙,可你我之间的事情还得另算。”

    文斌脸色变化,以凌飞的性格,竟然会这么说他完全没想到。

    凌飞巧妙化解了文斌的“进攻”,既然以学生会的事做文章,那么他就认了学生会的事,看他还能怎么办。

    凌飞的以退为进让文斌有些不知所措:“我们有什么事。”

    “什么事?”凌飞淡笑,“在圣诞晚会上,你和蒋旭联手准备杀我的事忘了?你以为我会认为上面掉下来的石块是意外?”

    “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周围假装认真工作的学生们听到这句话纷纷震惊。

    “上次的石头掉下来不是意外吗?”

    “竟然是蒋旭和文斌做的。”

    文斌听到周围言语神色大变,怒斥道:“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和蒋旭做的!意外就是意外,你……”

    “意外?”凌飞冷笑,“上面毫无墙体破裂迹象,以障眼法做成的效果,你以为我是瞎子不成?”这样的手法他也曾经用过类似的,稍微想想就能知道怎么回事。

    文斌僵着脸道:“就算不是意外,那你又凭什么说一定是我,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凌飞几步上前,速度极快,一手擒住他的脖子,面容冷峻,“至少我问心无愧。”

    文斌脸色涨红,凌飞的力量大得恐怖,他疯狂挣扎,却动也动不得。

    “你这种人……活着又有什么价值?”凌飞神情冷漠,手下一点不松。

    学生会内的成员皆色变,凌飞的行动有点过了!刚刚不为文斌出声是因为他骂了他们,现在凌飞无论言语和行动都有些出格。万一真不是文斌怎么办?

    “凌飞,快放开文斌,会出事的。”有人开了口。

    “更何况。”凌飞目光冰冷,“你以为我真的没有证据?”

    “唔。”周围一静。

    凌飞淡淡道:“当时你全程都没有行动,都是指挥工作人员。为什么偏偏我的赛前准备你却上了台?比这个更麻烦的事情你都没有上来帮忙,唯独我的赛前准备上来,我可不认为你对我有好感,不得不让人怀疑。”

    文斌在挣扎,根本说不出话来。

    众人神色渐渐沉默,文斌对凌飞肯定没有好感,这点可以确定,那天的行动确实值得深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