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羡母亲心间发颤,那刚刚看到的融汇二字……还有儿子说过的合约……

    “小,小凌啊,哦不,凌先生。”杨羡母亲干着嗓音,“你这签的是什么。”

    凌飞抬眼:“我也想问,秦安,我签的是什么?”

    秦安平静道:“和融汇初元有限公司的一笔药材单子,由于数量众多,需要董事长您的签字。”

    “融汇初元是什么公司?”凌飞扫了眼杨羡母子,这两人大变的神色让他心中若有猜测。

    “主营药材,一家质量中等的药材提供商。”秦安简明介绍,“公司法人杨羡。”

    秦安说完,包间内静得一根针掉下都听得见。钱总监若有所思看看杨羡母子,对着杨羡的笑容慢慢淡了,列入黑名单,以后不可交……

    杨羡心头巨颤,眼睛瞪大。

    杨羡母亲满脸涨红,刚刚她是怎么嘲讽凌飞,说他不如自己儿子,各种数落。没想到,凌飞竟然是他儿子都高攀不上的公司董事长!这是在打谁的脸?这一刻,她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凌飞手指敲着桌面:“质量中等?”

    秦安犹豫片刻:“是的。”

    “治病所用的药物,为何是质量中等的药物?”凌飞抬眼,目光中带着几分凌厉。

    钱总监听到这话急忙跑上来:“董事长,目前公司面临众多情况,展先生说,财政或可收缩一些。况且,这味药在我们的制作上属于次要之物,并不影响药效。所以……”

    凌飞淡漠扫了眼钱总监,那带着若有若无杀气的目光让钱总监心头大跳,仿佛窒息。以前没觉得凌飞有什么,正面对上他真感觉压力很大,气场太过迫人。不同于一般的上位者,凌飞给他的感觉甚至是有杀气!

    “下不为例。”

    听到这话钱总监大松口气,背脊都有些发凉。

    “不过,既然让我看见了,那这批药就不要了。”抓起文件随意往秦安那一撇,“换质量好的,展叔那我去说。”

    钱总监点头:“明白。”

    钱总监噤若寒蝉,杨羡已经是面若死灰,药材本就滞销,还是这么大分量的,好不容易谈成的生意,竟然让凌飞一句话给否了!他咬着牙,眼中闪烁恨意,这么一来,他公司资金链必然断裂。若半月之内还找不到下家,他年少有成的称赞就该消失了……

    杨羡心底愤怒,他知道,凌飞绝对是故意!

    杨羡母亲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儿子公司很多事情她都知道,看到凌飞如此随意就将单子摔了,她脸色变得难看,急忙道:“凌先生,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们,我们……”

    “考虑什么?”凌飞反问,“那是给老人的保健品,我们不昧良心,只做最好,你让我要你们的次品来害老人么?”

    杨羡母亲话语戛然,任她再要不要脸此刻也没法点头说是啊!

    “凌先生。”杨羡母亲神色哀求,“我刚刚有眼不识泰山,你就把我说的话当做屁给放了吧,我向你赔礼。这个订单……”她认为,凌飞是在公报私仇,当然,这样的话不能说出口。

    周易水母亲也没想到凌飞竟然能够干脆到这种程度,直接将那么大一笔单子给否了。看到杨羡母亲的表情大为畅快,淡淡道:“前倨后恭,何必呢?”

    周乾一摇摇头,不说什么,罪有应得。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凌飞竟然就是研一医药集团的董事长,果真年少有为。形象也很好,从刚刚看来气度也不错,人品更是不错,那一句不昧良心让他大大有好感。这样的男人,水水可以嫁!

    “你没听清楚我说什么?”凌飞反问,“我说了,我们不昧良心,你们的药物质量残次,这是原因。至于你个人对我的嘲笑,对我而言只是言语上的中伤而已,我不会因为恼怒而对是非的判断有所偏颇。”

    什么是三观正?周易水母亲这会儿对凌飞的好感已经爆棚了好吗!三观这么正,有如此理性的男人到哪找,看看刚刚的杨羡,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

    杨羡攥紧了拳头,心中说不出的后悔,如果刚刚不嘲讽他就好了,毫无意义的事情几乎要毁了他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他没有认为凌飞真的是为了大众着想,就是公报私仇!

    杨羡母亲此刻也是后悔至极,他的想法和儿子一模一样,她暗骂自己为什么非要嘴贱,不说话什么事都没有,这下如何是好。如果儿子的公司没了,那……

    “凌先生,您再考虑一下吧。”杨羡母亲语气都变了,恭敬得吓人,您都用上。这让周易水母亲更加鄙夷,何必呢?都是自己作的。

    凌飞抬手止住杨羡母亲,认真看着她:“是我需要考虑,还是你需要考虑?为了帮你,让千千万老者陷入危机,你于心何忍?”

    杨羡面部变得略微狰狞,怒喝一声:“妈,求他做什么!他就是公报私仇,小肚鸡肠的人,和他说什么!”

    凌飞摇了摇头:“小人之心,滚吧,以后你和我们公司再无交集。钱总监,记好了。”

    “明白。”钱总监笑着点头。

    “这才是公报私仇。”凌飞站起来,“明白吗?”

    杨羡低吼,怒视凌飞:“欺人太甚!你……”

    凌飞转过身看也没看她,对周易水父母道:“叔叔阿姨,今天其实是易水叫我过来见你们的,她已经有男朋友,不需要再给她安排相亲对象。”

    周易水母亲笑得很灿烂:“这妮子也不早说,要知道我肯定不会让她相亲啊。”

    周乾一也露出笑容,凌飞这个“准女婿”他很满意:“水水脾气大,还要你多多包容。”

    “她很可爱。”凌飞轻笑,“好了叔叔阿姨,我还有些事,下次再陪你们聊。”

    “好好,工作要紧。”周易水妈妈忙道。

    “做自己的事情先。”周乾一道。

    言罢凌飞转身离开,秦安和钱总监跟在身后。凌飞从杨家三人身旁走过,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杨羡面容狰狞,喉间阵阵低吼,却什么也不敢爆发,因为毫无用处。

    杨羡父亲默然以待,摇摇头什么也没说,他敦厚的秉性儿子一点都没学到,学到的尽是这败家娘们的性格。这一次的挫败希望他能改变吧……

    杨羡母亲面若死灰,悔不该当初,如果刚刚自己收敛一点就好了,为什么要嘴贱!如果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真想狂抽自己的嘴巴。

    倏地,杨羡母亲看到周家夫妇,眼前一亮,如果让他们去求,会不会又转机?

    想到这杨羡母亲露出谄媚的笑迎了上去:“周大哥,我们……”

    “我们走。”周乾一看到这模样就知道她想说什么,拉着自家老婆就走,看也不看她。留下面色难看的杨家三人……

    ……

    凌飞出了茶楼之后便上了钱总监的车,他坐在副驾驶座上。

    “吉祥路停,你们回公司,我去新大。”凌飞淡淡道。

    “我正好顺路,可以送董事长去新大。”钱总监笑着道。

    “好。”凌飞颔首,虽然知道钱总监是故意拍马屁这么说的。

    车子启动,开了半晌,凌飞开了口:“钱总监。”

    “什么事,董事长?”钱总监立即回道。

    凌飞手搭在车窗,手指轻轻敲着:“以后,任何质量差一点的都不要,公司不差那点钱。”

    钱总监肃然:“明白!”

    死板的秦安却在后头开了口:“董事长,我们公司目前情况不妙,展先生认为我们应该缩紧财政,一些不必要的开销可以避免。”

    “你认为优质的药物是不必要的开销?”凌飞淡淡发问。

    “唔。”秦安一顿,“明白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