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羡母亲一段话让场面瞬间冷场,周易水父母本来很尴尬,认为对不住他们,听到杨羡母亲这么说周易水,眉头皱了起来,那抹惭愧消失无踪,后半段炫耀的语气更是让他们不适。

    杨羡脸上浮现淡淡的骄傲之色,作为一个年仅二十七岁的男人,这样的成绩可谓傲人,说他是优秀人才丝毫不为过。

    凌飞目光淡淡,静观其变。

    杨羡父亲稍稍拉了一下他老婆,在人前这么说不好,而杨羡母亲却是瞪了他一眼。

    周易水父亲缓缓道:“你们儿子这么优秀,我们周家高攀不起。”

    这话便是一锤定音,表明这次相亲的结束。杨羡母亲一番话直接让周易水父亲断了本次相亲的念头,重要的不是因为她侮辱了周易水,而是她的秉性。这般秉性的女人,未来女儿如果真嫁过去还不知会受什么样的苦。倒不如在没开始前就结束!

    杨羡父亲闻言皱眉扫了眼自己老婆,忍不住开口道:“老周,她这个人刀子嘴,说话不经大脑,你别往心里去。”他和周易水父亲年轻时是一个单位的,是到如今为数不多还有联系的老朋友,今天过后若是生分了都是这个婆娘的错!

    周易水父亲神色淡淡,他没说话周易水母亲先开了口:“嫂子说得对,是我女儿有问题,有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们。错过你们这么优秀的儿子,真是遗憾。”语调略带讥讽,女人都带着刺,周易水母亲嘴上也不愿落下风。

    杨羡父亲心中一叹,看了眼老兄弟,虽然未表态,估计心里也是和周易水心里想的一样吧。想到这又忍不住瞪了眼自家婆娘,真是个败家娘们,因为她那张嘴毁了多少事了!

    杨羡母亲听到这话躁了,面色讥讽:“哟,你还知道配不上啊!要说还是你们姑娘眼光不行,你看看找了个什么玩意儿。全身上下这穿的是什么,加起来能有了几百块?就一个穷酸样。你们女儿嫁过去还不得跟着他喝西北风,我说大妹子,你回去可得好好和你女儿说道说道,她条件还不错,没必要找这种玩意儿。”

    这张利嘴还真是不饶人,说得周家父母脸色难看。不仅骂了凌飞,还骂了周易水。

    “说够了没有!”杨羡父亲用力扯了一下自家老婆。

    杨羡母亲用力拍了一下他,不满道:“怎么了?我说得不对?你看看他,身上衣服加起来能有几个钱?这么穷周家姑娘嫁过去不得受苦?我是为了他们家姑娘好,还不让我说了?”

    周易水父亲淡淡道:“我们家不拜金,只要是爱水水就好,钱,我们也不缺。”

    这话等若是在说杨羡母亲拜金思想太重,杨羡母亲哪能听不出,满脸冷笑:“是啊,你们家风多好啊,哪是你们配不上,是我们配不上才对,我们都钻了铜钱眼儿,和你们相亲都是窥觊你们那点彩礼钱呢。”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杨羡父亲忍不住怒道:“少说点!”

    杨羡母亲已经恼了,这会儿怎么可能会停:“说说我这个儿子啊,也没什么大能耐,刚刚和一家大公司展开合作,签的都是几百万的单子而已。哦,我知道你们家有钱,这还入不了你们家的法眼。”

    这阴阳怪气的样,让周易水母亲眼中冒火,这时她想到了凌飞。周易水曾说过,凌飞也有一家公司,至少数百万。

    “小凌对吧?”周易水母亲对着凌飞慈祥笑道,“最近都在忙什么?”她准备往凌飞的公司问题上靠。

    凌飞进来后连自报家门的机会都没有,周易水母亲却知道他姓凌,这点很蹊跷。可此刻的氛围让大家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能忙什么,估计是在哪个工厂上班吧。”杨羡母亲略带讥讽,“年轻人,工资怎么样?一个月能养活自己吗?不高来我们阿羡这,拿个养活你的工资不成问题。”

    凌飞淡淡扫了眼杨羡母亲,对周易水母亲回道:“还在上学。”

    “研究生吗?”周易水母亲“明知故问”。

    “是。”凌飞笑着点头。

    杨羡母亲斜了眼凌飞:“穿这样的衣服,你家庭情况应该不怎么样,父母供你上学可不容易吧,确实得攀个高枝,不然毕业后拿个几千块工资,一辈子都买不起房。对了阿羡,你上次买的那套房子可以租给这样的年轻人,家里有两套就够了,再买浪费了,租出去挺好的。”

    chi luo裸的炫耀,杨羡母亲炫富心理很难让人理解为什么会这么重,而且是说得很明显,拜金主义的思想如此浓郁尤不自知。

    周易水母亲斜了眼杨羡母亲,淡淡道:“有钱也不一定要穿多好的衣服,衣能蔽体即可,有些人穿得再怎么体面,也仅是沐猴而冠徒有其表。”

    周易水母亲一听就是文化人,骂人都不带脏字,这指桑骂槐的本事没一定文化水准还听不出来。

    杨羡听了这话悠悠开了口:“周阿姨,这话我觉得不大对,今天是正式的场合,不论如何也该盛装以表对您和叔叔的敬意,太过简陋我觉得是对你们的不尊重。”

    凌飞目光变淡,杨羡这话不仅反驳了周易水母亲,还指桑骂槐说了他。母子二人一丘之貉,只不过一个粗鄙,一个略显深度罢了。

    “盛装什么,关键他得有盛装。”杨羡母亲毫不留情的讥讽凌飞。

    杨羡笑着对凌飞问道:“朋友,你现在光是在上学吗?”

    周易水母亲见机会来了,也道:“没做点副业?”

    周易水母亲还是比较含蓄,一直想让凌飞说出点东西,可她不像杨羡母亲,说不出那么直白的话来,却也想让凌飞说出他也开着公司,至少得争回一口气。

    “能做什么,勤工俭学吧,是不是在学校刷碗呢?”凌飞还没说话呢,杨羡母亲就打断了他,笑语中尽是讥诮,“你说啊,人和人的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有些人这个年纪已经资产数百万上千万,有些人却连几千块工资都拿不到。”

    “林淑珍!”杨羡父亲忍不住了,再怎么样也太过分了!周家人可是他的朋友,还是多年的老朋友,这个败家娘们为什么就不能有点眼力见。

    杨羡母亲看都不看她老公,继续道:“阿羡啊,你之前签的合同是哪个公司的?几百万呢,估计又能买一套房了吧?”

    杨羡骨子里和母亲一个德行,也想着炫耀,只不过较为内敛而已,得了母亲的话,淡淡笑道:“叫研一医药集团。”

    凌飞听后神色变得微微怪异。

    杨羡母亲笑道:“这个研一医药集团呀,虽然是个新兴公司,可人家老板厉害,产品也做得好,竞争力很强,说不定就是下一个言度集团。”她显然对研一医药集团极为了解,方才还装作不知道杨羡合作的什么公司,摆明了一唱一和炫耀呢!

    周易水母亲被气得不行,回回都被打断,而且每回打断完都要炫耀一番,让她生生憋着一口气。

    “我们阿羡的公司迟早超过他!”杨羡母亲又突了一句。

    杨羡谦虚摇头:“妈,这么说就过了,人家的规模和实力不是我能比的,我也是攀着他们走的。”

    “也是,听说他们公司和鹏飞集团关系很深,底蕴雄厚,想超过确实有点难,不过还是有机会的。”杨羡母亲点点头,“哦,鹏飞集团,就是我们新城有名的那个,你们应该都知道吧?”

    周易水母亲有点牙痒痒,这母子二人,故意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