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凌飞还是同意了,坐着周易水的车前往市中心。

    “给你详细说一下情况。”周易水边开车边道,“我爸妈要我去相亲,人都带过来了,就在市中心一家茶楼,要我去见面。”

    “你让我上去竞争相亲?”

    “竞争你个头啊!好好听我讲话。”周易水有点暴躁,这家伙说话太想让人吐槽了,“我之前就和他们说了我有男朋友,他们不信,因为我成天都在忙工作没时间。所以干脆找人直接相亲,你待会儿上去就说是我男朋友,先应付一下场面。”

    “我?不是我们?就我一个人?”凌飞问道。

    “这不是局里有事吗。”周易水拉了拉自己的警服,“刚好在我出门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很重要,脱不开身。”

    “也就是说我今天是孤军奋战?”凌飞看了眼周易水。

    周易水想了想,觉得好像任务有点艰巨,又道:“那加钱吧。”

    “加多少?”

    “你不是不差钱吗?”

    “劳动所得,总该问清楚。”凌飞慢悠悠道。

    “一倍一倍,可以了吧?”周易水翻白眼,“不过可说好了,你要表现好,表现差不给钱。”

    “好说。”

    “哦,对了,我给我父母说过你的情况,你记一下,待会儿别说漏嘴了。”周易水又道,“今年二十四岁,新大经理管理系研究生毕业。研究生时期就和同学自主创业,具体什么方面你随便扯,现在有房有车,存款说个几百万吧,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

    凌飞盘算了一会儿:“太复杂了,不干了。”

    “呀!你这个人怎么出尔反尔!是不是又想坐地起价!”周易水恼了,“当警察阿姨没脾气是不是!”

    “哈哈哈。”听到周易水警察阿姨这个自嘲,凌飞大笑起来,“好吧,干。”

    “最后一点,你就说我们认识时间一年交往半年,我查案子时和你们有关系,然后认识交往的。”周易水道。

    “嗯。”

    周易水又交代了一番,不知多久,抬头一看,已经到了约定地点。

    “我们到了,我就不上去了,局里的事情比较急,那个歹徒很猖狂。你就先上去吧,我那边事情处理完就过来。”周易水道。

    凌飞推开车门,下车走进茶楼。

    周易水看着凌飞消失于眼前嘀咕着:“有点怪呢,有点温顺,不像他。”

    从几次的相遇来看,凌飞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她都做好准备百般劝说之类的。可凌飞出乎预料的顺从她,基本没怎么太反抗,真是奇怪。

    “不管了,也是好事。”周易水调转车头往警局而去。

    茶楼可不光是喝茶,早茶是特色。不同于羊城的早茶,新城早茶也别有一番风味,尤其是这家茶馆,名传新城。

    凌飞走进茶楼便有服务员上来:“先生您好,您是……”

    “找人。”凌飞打断道。

    “好的。”服务员后退。

    周易水父母在三楼包间,按她所说来的人还有相亲对象的父母。今天这活,有点意思!

    凌飞淡笑着上楼,这时来了个电话。

    凌飞拿起手机一看,是秦安。

    “喂,秦秘书,什么事?”

    “董事长,有几份文件需要您的签字,您现在能来公司吗?”秦安问道。

    “这会儿……恐怕不行,紧急文件?”

    “是的。”秦安犹豫片刻,“您在哪,我过来也行。”

    “好,来古月茶楼。”

    “是。”

    挂了电话凌飞来到周易水所说包间,敲门。

    “谁?”里面传来一道温柔的女声。

    “易水的男朋友。”

    咔啷——

    里面一阵碟碗碰撞坠地之声,可见里面慌乱。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凌飞在外头不由得发笑,这话杀伤力有够大的。

    里面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有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道:“进来。”

    凌飞推开门,一张桌上围坐五人,两对中年男女各坐一边,面对面。剩下两个座位,一个坐着一位年轻男人另一个空着,想来是给周易水的。这两个位置还是在一块,想来两家父母特意安排,小两口坐一起,很可惜,这个位置是凌飞的了。

    凌飞上来后也不客气,直接在年轻男人身旁坐下,顺带眼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男人长相颇为英俊,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然的模样,一看就是小说主角的模样。看来周易水父母找人的水准也是按颜值排的。

    两家父母都盯着凌飞看,进门来那一句周易水男朋友让他们都吓到。

    左边周易水父母对视一眼,从形象上来看凌飞一点不比杨贤侄来得差,甚至更优秀。不过问题重点不在这,现在问题重点是他们的脸啊!都丢到哪里去了。

    周易水父母让人家来相亲总不能说我女儿还有男朋友这种话吧?人家乐颠乐颠带着儿子过来,结果没坐一会儿就听到外头有人说他是女方的男朋友,他们得怎么看?

    反正这会儿周易水父母的脸色不是很好看,第一次见面对凌飞的感觉就很一般了。

    不过,周易水父母两人心中也有些奇怪,明明没有发觉水水有谈恋爱的迹象啊,还特意问了水水同事,都说她天天在上班,根本没有时间谈恋爱,家里更不用说,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没有作案时间,那么凌飞这个案发结果是怎么出来的?

    如果知道真有这么个人,周易水父母肯定是找凌飞先见一面,怎么可能会给周易水相亲,这下尴尬了!

    杨羡脸上依旧笑着,心里已经翻江倒海,有男朋友还找我来相亲?

    杨羡的父母亦是神色难看,这是让谁下不来台?大老远过来,就为了这一出?

    氛围很尴尬,沉默了半天周易水父亲干着嗓子道:“你是水水的男朋友?为什么她从来没和我说过?”

    周易水父亲一看就是lǎo jiāng湖,一开口就把问题重点提出来。为了自己的脸面,他准备把锅抛在周易水身上,因为她没和自己说过所以他不知道,所以他才准备相亲。

    周易水母亲也是和老公很默契,也是问道:“你真的是水水的男朋友?她工作这么忙,没工作时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呆着,还有时间谈恋爱?”这句话的意思半表露凌飞是假的,一点时间都没有的周易水是怎么谈恋爱的?

    两人一唱一和,让杨羡二老脸色好看不少,原来如此。

    杨羡这时淡笑着开口:“这位朋友,易水还是未出阁的女孩,你这么编排未免太过分,影响她的声誉。”

    凌飞目光扫过众人,好嘛,五个都成仇人了。以为是来应付一下,现在场面有点大,一个说不好场面就崩了。

    凌飞视线扫了眼四周,笑着道:“叔叔阿姨,我真是易水男朋友,可能是因为她工作忙忘记和你们说了。”这时候他说话的方式得变,不能直说,刚刚周易水父母说了周易水没说过,那他就必须顺着说。如果他反驳,恐怕二老面子上更过不去,到时更完蛋。

    果不其然,凌飞说完后二老对视一眼,这个小伙子还是有些眼力见的。周易水和他们两个说过凌飞的事情,凌飞很显然也知道这件事,都来这见他们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还说出这话,证明这小伙子很聪明,也懂得维护二老的面子,这点让他们满意。

    不过,满意归满意,可现在的局面容不得他们满意!

    周易水父亲板着脸:“真的是水水的男朋友?据我所知,她根本没时间谈恋爱才对,你……该不会是她花钱雇来的人吧?”老爹就是老爹,一下子就和女儿想到一块去。

    “哟,没想到啊,你们家女儿还挺聪明。”杨羡母亲一脸不满,花钱找人来都不见我儿子?如此优秀的儿子还让人看不起,她很不爽,阴阳怪气开了口,“不喜欢我们家杨羡连拒绝都找人过来呢。也是,我们家儿子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博士生,开了一家几百万的公司嘛。你们女儿瞧不上也正常。”

    说罢轻蔑扫了眼凌飞,意思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和我家儿子有得比?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