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无莜没想到,凌飞竟然也在这里。这时他猛地想到一点,凌飞该不会也是来参加这次比赛的吧?在三爷爷店里,他所展现的医术令人叹为观止,仅靠望闻便能得悉场上绝大多数人的病情,可称之神医!如果他真是来参赛的,那……

    “哥,就是他打的!”言无忻急忙道。

    凌飞看着言无莜:“是我,你想怎么着呢?”

    言无莜脸色僵住,怎么着?他敢怎么着?他知道就算现在有十个人在场都不够凌飞一个打的。和凌飞玩硬的,这不是找死么?玩阴的还差不多。可是他连玩阴的勇气都没有,他的性格和陈瑾浩薛亭远等人完全不一样,吃点小亏他能咽得下去,可以不做报复。

    而眼下这个场面……言无莜看身旁的言无忻,又望望满眼憧憬的女伴,这种时候如果认怂,他们会怎么看他?

    言无莜咬着牙,表情冷漠:“朋友,发生了什么事,你就打我弟弟,当我们言家好欺负不成?”

    凌飞笑了:“我如果说是,你想怎么办呢?”

    言无莜大略难堪,凌飞丝毫不给面子,当然,他也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可不硬着头皮来他也没办法,这会儿他也左右为难。

    场面陷入谜一样的尴尬,言无莜不知道该怎么办,凌飞也等着他出丑,使得场面安静下来。言无忻和那个女伴都露出讶异的目光,言无莜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点小事都会大发雷霆,像这种情况竟然沉默了?

    场面异常尴尬,言无莜知道自己要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说什么。

    正在这时……

    “软脚虾!没用的玩意儿。”一声冷哼由亭子不远处传来,一个年纪大抵三十左右的男人冷笑着走过来。

    被人骂软脚虾换做平日,言无莜早bào zhà了,可今天却有些感谢他,至少解了围。

    言无忻看到来人恼了:“言无煜,嘴巴放干净点。”

    言无煜冷漠道:“没用的玩意儿,连帮你的勇气都没有,你还在帮他说话?”

    言无忻一顿,看了眼言无莜,可还是道:“要你管!”

    “言无莜,我还真是高看了你。”言无煜扫了眼言无莜,“我们言家人被欺负了,你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真够丢人。”

    言无莜心中冷笑,淡淡道:“无忻理亏在先。”言无莜什么都不知道,但这会儿需要这么说。

    言无煜目光闪过不屑:“虚伪什么呢?真是个废物,就让大哥教教你这种情况该怎么做。”

    言无莜淡笑:“那就请大哥给我们做个带头作用。”他心中大为冷笑,还想着该怎么摆脱那个煞星呢,没想到言无煜竟然直接撞上来顶包。言无煜骂他废物,他笑言无煜无脑。

    言无煜看了看言无忻,他现在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不时看向言无莜。这个傻小子总喜欢跟着言无莜身后,因为言无莜是言正霆的儿子,未来言家大权很可能就会到他手上。

    言无煜心中一片阴翳,他父亲是言启英的大儿子,因为从小多病,疾病缠身,导致权力落在二儿子言正霆手中。作为言家嫡长孙的言无煜,自然是很希望夺回大权。可是他二叔言正霆可不是一般人,言家在他掌控之下无人能挤进权力中心。但是,言无煜并未放弃希望,现在言正霆是很强,可再过些年呢?人,总会老的……

    言无煜有这样的志向,所以他一直在争,处处不让言无莜。言无莜有什么他都想要争什么,在他看来言无莜有的一切本该是他的!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废物父亲才让他地位如此尴尬。

    言无忻他也想拉拢,只因为他是言无莜的人!言无忻是言家老三的儿子,性情与他父亲一样,不务正业,不学无术。可毕竟是严家老三的独子,拉拢过来还是有作用的。

    所以……今天他要出头!言无忻的眼神证明他对言无莜已经有些不信任,言无莜无法替他出头,那自己替他出头,自然而然关系会倒向自己。

    想法很多,其实只有一瞬间。言无煜目光一凝,看向凌飞,冷冷道:“年轻人,你胆子很大。”

    “看来是你准备替他出头了。”凌飞淡笑,“都行,反正这一巴掌谁挨了都是挨。”

    “呵呵。”言无煜上下打量凌飞,“年轻人,新城每个有头有脸的人我基本都知道,他们的孩子是什么模样我每一个都记在心里,可其中并没有你,不知道你张狂的资本从何而来?”

    这便是言无煜的野心,他有心广交天下,所以新城每一个有头有脸的人家庭情况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毫不夸张,新城上层人物他至少见过百分之八十,剩下班分之二十的人,光资料他都能背下。想要扳倒他二叔,这些都是必须要做的!

    也正是因为记忆中没有凌飞这号人物,言无煜才能如此大胆上来出头。他行事谨慎,一切尽在掌握,不会做无把握之事。

    “别说这些废话了,反正都是挨巴掌。”凌飞一步步走了上前。

    言无煜面色更加冰冷:“好大胆的小子,还敢动手!保安呢!保安!”

    言无煜直接叫保安,对付这种小人物他有一百种方法,拉到拘留所还不是任他搓扁揉圆。

    言无煜的声音引得周围之人纷纷侧目,远处的保安闻声急急忙忙跑过来。场面一下子变了,无数人围在亭子旁,保安也赶了过来。

    “言少,出了什么事?”保安上来就问言无莜。

    言无煜脸色微沉,果然,所有人都只认言无莜,他言无煜算什么?

    言无莜淡漠不语,其实内心慌得一匹,他知道凌飞绝对会打人,如果他敢回答什么情况,挨打的绝对是他,所以他干脆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就是不回答。

    保安面面相觑看向言无煜。

    言无煜在外人面前表情管理极其到位,心中虽然不忿,脸上却丝毫没有痕迹,指着凌飞道:“他在闹事,打了我弟弟。”

    言无忻不管是谁替他出头,这会儿他就是要站出来:“没错,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凌飞对他们说什么毫不在意,视线扫了扫身后,洛倾城的影子都不见了,他眼眸低垂,这个女人,不仅魅惑能力和狐狸精一样,狡猾程度也和狐狸一样。祸水东引竟然引到他头上,而后趁机逃跑。当然,祸水东引也是他撞上去的,言无忻的嘴贱,他看不过去。

    保安得了消息,冷着脸走向凌飞:“先生,请和我们走一趟。”

    凌飞神情淡淡:“你们这里还私设拘留所?”

    保安脸一僵:“少说废话,跟我们走,河洛庄园有自己的规矩,容不得你如此放肆。”

    “呵呵,好霸道。我以为只有一个奥斯丁酒店够霸道,没想到河洛庄园也这么霸道。”凌飞双手抱胸,“就不知道惩罚手段是什么了。”

    “去了你就知道。”保安冷着脸道。

    “我如果不去呢?”凌飞笑问道。

    “这可由不得你!”保安冷哼一声几个人围了上来。

    凌飞扫了眼这群臭鱼烂虾:“准备执行强制性措施?”

    “在先生不配合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实行强制性措施。”保安冷漠道。

    “果然厉害,原来河洛庄园都到了这种地步,是不是警察也得避让三分?”凌飞笑着道。

    保安皱皱眉,凌飞的话是在下套,他不傻,不作回答,直接道:“把他围起来,抓走!”

    几个保安靠近,包围圈缩小。

    “有意思,那我就陪你们玩玩。”说着凌飞目光扫过言家三兄弟,这让言无莜心中一颤,待会儿不会对自己动手吧?

    “动手!”

    “住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