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本次比赛没说任何一点有用的东西,全是废话。蒋长英的目的只有噱头与收视率,其他都不管,凌飞完全是白跑一趟。

    不止凌飞,很多参赛选手都来了,不知他们是何感受。

    凌飞一走洛倾城又跟上来,走出来后凌飞扫了眼洛倾城:“别跟着我。”

    “讨厌呢,你个坏蛋,对人家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还让人家别跟着你。”洛倾城大为娇嗔,惹得路人纷纷驻足。

    凌飞淡淡道:“说吧,你的目的。我们是什么关系你最清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洛倾城嘟起红唇:“就不允许人家喜欢你吗?”

    凌飞瞥了眼洛倾城,没说话直接走人。

    洛倾城张了张嘴倒是没再喊他,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咦?”

    在洛倾城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大概二十多岁,长相颇为英俊,他目光盯着洛倾城看了许久轻咦一声,迈步走近。这一走近他瞪大了眼睛,面色变得狰狞,怒吼一声:“好你个贱人,竟然在这!”

    洛倾城听到声音扭头看去,看到这个男人,美丽的脸庞开始变化,急忙加快脚步往凌飞那狂奔。

    “竟敢跑!”男人怒吼一声,狂奔追上去。

    凌飞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一阵阵怒吼,他本不在意,突然手被抱住。

    “嘻嘻,冤家,你跑什么呀,人家就那么可怕吗?”洛倾城娇嗔着抱住凌飞的手臂,凌飞直觉得自己的手臂陷入两团柔软的物体中央,淡淡的香水气息扑鼻而来。

    凌飞看了眼洛倾城,她满脸笑意,不带一丝一毫其他表情,他淡淡道:“注意,你抱的是有妇之夫。”

    洛倾城笑眯眯:“有女朋友啊,那你介意多一个吗?”

    凌飞嘴角牵起一抹怪异的弧度:“你确定?”

    “唔。”洛倾城目光一怔,这个小受怎么突然有“攻”击力了?

    凌飞从不是什么小受,只是懒得理这种女人而已,如果挑逗过了,可别怪他太“暴力”。

    洛倾城目光只是稍稍恍惚,很快满面春风,目光带着挑逗味道:“是呀,确定呢,赶紧来撕碎人家,我已经等不及了。”

    “你……”

    “贱人,竟然还敢跑!”

    凌飞还准备说什么时听到一声大喝,扭头看去,一个年轻人满脸愤怒冲过来。

    年轻人一眼便看见抱着凌飞的洛倾城,他冷笑几声看向凌飞:“小子,你是这女人的姘头?怎么,又准备给我演一出大戏?”

    凌飞看了眼洛倾城,她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凌飞目光淡漠:“我们走。”

    “好的darling,今晚人家一定伺候得你美美的,让你忘了你家那位,爱上人家爱得欲罢不能。”洛倾城声音无比魅惑,仿佛是能勾人。

    身后的年轻人怒喝一声:“小子,不管你和她什么关系,给我离远点,今晚这个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别来充大头!否则,怎么死都不知道!”

    凌飞淡淡然往前走,鸟都不鸟身后之人。

    “该死!”年轻人大喝一声,狂奔上来,挡在凌飞身前。

    凌飞斜了一眼年轻人:“有事?”

    “当然有事!放开这个女人,我和她有仇!”年轻人恶狠狠盯着洛倾城。

    洛倾城哎呀一声扑进凌飞怀中,娇滴滴道:“老公,他想欺负人家呢,快替人家做主呀!”

    年轻人听着洛倾城惹火的话语,面色更加狰狞:“闭嘴,贱人!人尽可夫的yin fu!”

    洛倾城贴在凌飞胸膛的美眸闪过一抹怒色,却很快敛去,嗔着道:“老公,你看他,还骂人家。”

    “啊!”年轻人怒吼,“小子,赶紧给我滚开,这里没你的事,不要找死!”

    “找死?”凌飞听到这两个字终于有了点反应,“你在说我?”

    “说的就是你!”年轻人攥着拳头,“我给了你面子,你给脸不要脸!让你离这贱人远点,你非不听,那我也就没有什么好果子给你吃了。”

    凌飞笑了,笑容中带着冰冷:“本来不想理会这个女人,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可你这么说,我还真要管一管了。”

    年轻人面色难看:“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我连你一快收拾了!不识抬举的玩意儿。”

    “darling,你看他,好讨厌呀!人家想快点和你回家伺候你呢,他太讨厌了。”洛倾城大为娇嗔,身体在凌飞身前扭动,如此妖娆的身子,这般绝代尤物,谁不心猿意马?

    “贱人就是贱人,人尽可夫的dàng fu,还找了个废物姘头,果然人以类聚,垃圾总能混到一堆。”年轻人讥讽道。

    凌飞抬眼看着年轻人:“你的嘴,很欠打。”

    “嗬,跟一个dàng fu在一块,你又是什么好玩意儿?”年轻人嘲讽。

    年轻人一口一个dàng fu,洛倾城眸中尽是怒色,还有这一缕落寞,可惜,旁人永远看不到她这样的目光。在她抬头的刹那,重新变成那个千娇百媚的洛倾城。

    “老公这个人太过分了,你快教训他吧,真讨厌。”洛倾城对着凌飞娇嗔。

    凌飞推开洛倾城,一步迈前:“嘴欠,是要付出代价的。”

    年轻人见到凌飞竟然过来,有点怂了,后退几步,硬着声音道:“我是言家的人,你敢动我试试看!”

    “嗯?”凌飞笑了,还真是有够巧的,言家人?他还在想怎么找上门去,没想到自己撞上来。

    年轻人见到凌飞莫名的笑,心底一怵,怎么还笑了?似乎有点不对劲。

    凌飞一步步走过来,年轻人越发惊惧,步步后退,他确定了,眼前这个人不怕言家!他是什么人?

    洛倾城也是神色微异,凌飞这个人到底是何来头,每一次的相遇都不断在刷新她的感官。越发显得他的神秘与强大!

    “你,你不要过来!”年轻人怕了,凌飞走过来给了他太大的心理压力。明明凌飞体型也不是说多么恐怖,可他一步步走过来,就仿佛是一只猛虎,给了年轻人这种恐怖错觉!

    “你在害怕什么?”凌飞已经到了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咬着牙,挺胸道:“你敢动我,那你就……”

    “啪!”凌飞反手一巴掌,年轻人被扇得原地转了个圈,差点一个踉跄坐地上,他的脸高高肿起。

    年轻人连连后退,指着凌飞怒意森然,本想说一句什么,凌飞却走了上来,他吓得连连后撤。

    必须得走!可怎么走?年轻人咽了咽口水,怎么办?

    倏地,年轻人想到,堂兄他们都来了,且就在旁边啊!

    凌飞又靠近了,年轻人撒腿就跑,往前头的亭子跑去,边跑边叫;“哥,救命!”

    远处亭子里和女伴聊天的男人闻言回过头来,看到朝自己狂奔的年轻人略微一愣:“无忻?怎么了?”

    言无忻跑到了男人面前,大口喘气。

    “无忻,你的脸怎么了?”男人皱眉。

    言无忻张嘴正准备说,却有一道声音更快他一步:“是我打的!”

    男人转头看去,看到凌飞一瞬间,整个人愣住。

    “言无莜?人生何处不相逢。”凌飞对男人淡笑着道。

    不错,眼前的男人正是言无莜。

    言无莜看到凌飞头皮发麻,上次挨的打记忆犹新啊!愤怒吗?当然愤怒。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凌飞的绝对武力让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