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最后还是问了洛倾城,确实没必要浪费时间。

    洛倾城对于这一带着实熟悉,领着凌飞左拐又绕到了第四区域。

    “这里我也没去过呢。”洛倾城道,“没想到是这样,确实很漂亮。”

    “没去过?”凌飞侧目。

    “是啊。河洛庄园只开放三个区域,第四个区域一直是封着的状态,我也是第一次进来。”洛倾城笑道,“这一次开放就是为了一个叫‘妙手仁心’的比赛,最近宣传力度很高呢,看惯了选修,来一次中医的选秀也挺好玩的。”

    凌飞目光一怔,语气略微正经:“你认为这是一场选秀节目一样的比赛?”

    “不是吗?”洛倾城笑道,“无论从宣传角度来看,还是从目前展现的情况而言,套路基本一致。”

    “哦。”凌飞淡淡应了一声,原来在外界看来是这种看法。杏林大会沦为笑话!不过……有失也有得,这么宣传会让群众认为更像是选秀,毫无含金量,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选秀会博得更多关注。例如,若是选手颜值在线,或许会成为吸粉的艺人一般,或可称之为偶像中医。

    偶像中医,以本次的比赛性质来看,很有可能。如此一来,“名”这一点大大拔高,带动粉丝效益,对于凌飞这种有公司有产品的中医来说,帮助极大。

    但是,相对应的,“势”这一点有所降低。毕竟含金量不够高,无法形成大势,推动中医声望。说到底蒋长英此举只是为了自己,说什么为了中医的崛起,不过是噱头而已。

    凌飞考虑着其中细微处的不同,想着获得魁首对于自己的帮助。虽说“势”不够,“名”却容易更高,从某方面而言也算互补,对他的帮助并无太大的区别。

    “诶,凌飞,那你来这里干什么?”洛倾城笑问道,“该不会是来参加比赛的吧?哦,好像说今晚就是比赛开幕,你应该是过去看开……”

    “是。”凌飞道。

    “啊?”洛倾城一顿,那双勾人的眼睛闪过一抹惊异,“你说什么?你来参加比赛的?”

    “不像?”凌飞淡淡扫了眼洛倾城。

    洛倾城上上下下扫视凌飞,满脸怪异。凌飞身手好她知道,还会医术?不大可能吧?

    凌飞也不准备解释,走了进来。因为到处找浪费了不少时间,不可再做耽搁。

    走到里面来凌飞不需要再向洛倾城问路,具体在哪就算是个路痴也能知道。一栋建筑前前方一堆摄像机,无数人围着,想也知道里面便是开幕式的地点。

    凌飞走到门口,洛倾城紧随其后。

    门口很多人,都在入场,并未被拦在外头。来这里的人身份皆不一般,蒋长英也不做那种让宾客掉份的事。让这群人挤在门口是打谁的脸?

    门内是一个大剧院一样的建筑,观众席很多人。

    凌飞和洛倾城进场,周围的座位可以随便坐,凌飞和洛倾城找了个位置便坐了下来。

    洛倾城视线一直在凌飞身上,坐下得了空便问道:“你真是来参加比赛的吗?”

    “不想回答你第二次。”凌飞有点烦。

    “你这句话说了八个字,明明只要回答一个是就可以,你这个人还真是爱做麻烦事,刚刚到处找地方也是,明明问我就可以了。”洛倾城用她勾人的语调训着凌飞,不仅不让人生气,反而让人心中滚烫。

    这女人是这么贫的吗?凌飞之前可没发现,还是说女人都贫?

    凌飞不理会洛倾城,淡淡然看着台上。此刻台上各种摄像机都已经就位,观众席第一排坐着一群发须皆白的老者,他们的气质皆是慈祥平和,目光和善。凌飞虽然对这些人不认识,却也能大致猜测出来,应该是评委,他们身上的气质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医者二字。

    满场的摄像机各类仪器,令凌飞大为皱眉。把杏林大会变为选秀节目一般,他很不喜欢!虽说最后夺魁的结果可能对他来说更有益处,但已经失去的那股味道让他不适。

    今天的重点并不是观众有多少人,在时间差不多之时便开始。台上灯光闪烁,聚光灯汇聚,后台走上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主持人。

    男主持人一上来凌飞就听到耳边洛倾城讶异之声:“罗大哥?”

    “嗯?”凌飞侧目,熟人?

    洛倾城注意到凌飞的目光,娇嗔着推了凌飞一把:“你个死人,又乱吃什么飞醋。罗大哥人脉广、情商高、人品好,罗大哥这个称呼是娱乐圈的人对他的尊称,并不是我认识的人。”

    “……”凌飞脑门黑线,什么飞醋!

    洛倾城一句娇嗔,让周围那群盯着她看的人心都软了。洛倾城长得很美,且她的美带着一股媚意,十足的妖精。光那张脸就让人欲罢不能,更不用说这样的语调,更是杀伤力十足。

    台上的罗大哥说了一大段开场白,终于到了主题:“……此次,我们请来了中医界堪称泰斗级别的国手。燕京大学中医学院院长顾源长老先生!”

    前排中央位置一位老者起身,对着镜头示意,罗大哥在台上躬身,以示对老者的尊敬。

    “还有国内知名中医李元林老先生!”

    顾源长身旁一位老者站起,对着镜头略微颔首,而台上的罗大哥再次躬身。

    台下凌飞特意看了眼镜头,根本不在罗大哥身上,看来洛倾城说的有点东西,他人品不错。

    一位位老专家介绍过去,除了前面几位名头颇为响亮之外,其他人也不知道是哪找来的人,大部分没听说过。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的到来。”罗大哥高声道,台下随即响起热烈掌声。

    “接下来,我将介绍本次‘妙手仁心’比赛的详细规则。”罗大哥拿着台本念起比赛细则。

    凌飞侧耳,来此就是为了听听比赛规则。

    罗大哥台词功底不错,念得流畅通顺,讲解深入浅出。

    本次“妙手仁心”比赛分为三轮,第一轮为淘汰赛,比赛方式自然是看病,只不过怎么看病没说,看病的方式也分很多种,具体细节会在第一轮比赛开始时公布。本次参赛人员不少,会在第一轮淘汰绝大部分,只剩下三十二人。这三十二人会继续进行淘汰赛,直至剩下八人!

    而后进入第二轮的比赛,说到第二轮时罗大哥顿了顿,笑道:“我们‘妙手仁心’第二轮具体怎么比,我不能说,只能告述他,这便是本次比赛的主题。在我个人看来,第二轮比赛比第三轮还要很重要!而这场比赛,没有规定会淘汰多少人,可能全都淘汰,也可能一个都不淘汰。”

    罗大哥吊足了大家胃口,第二轮似乎格外不一样,但具体是怎么样的,估计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晓。

    凌飞暗自沉吟,从罗大哥的话中能猜到不少东西,却又不能确定。

    “最后便是第三轮,决出最终胜者,成为本次‘妙手仁心’大赛的魁首。”罗大哥高声道。

    罗大哥毕竟不是业内之人,言辞中足见外行,甚至让人有些尴尬。但对于观众而言,比罗大哥了解得还要少,不存在尴尬的现象,反而因为罗大哥这个人而更关注此次比赛。

    凌飞听完后站起身,转身离开,重要的已经知道,之后的表演对他毫无兴趣观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