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蒋长英的运营,成功的让诸多老一辈中医大师愤而离去,只留下少部分老一辈之人。不过蒋长英似乎毫不在意,对他而言,只要那几个最具噱头的人能参加即可,效果依旧,含金量也不消减多少。

    周如海抬起眼,笑眯眯道:“我老头子乐意,你能管得着?”

    应新言摊手:“这自然是管不着的。”

    周如海抿了口酒突然道:“还不是为了中医。”

    “嗯?”应新言一顿。

    周如海笑了笑又喝了口酒,咂咂嘴眯起眼来:“如果像我这种人不来,你们所谓的‘妙手仁心’大会只是个笑话。一群年轻人在说他们是中医的传承者,谁愿意相信?”

    应新言了然,对于中医现在人更愿意相信满脸白胡子的老爷爷,谁会让几个毛头小子看病。

    “只有我们来了,给你们做了垫脚石,才能证明中医有传承者,才能证明中医有未来,年轻人也可以成为国手。”周如海表情略微认真,“如此才能让更多人关注,我们的同行者才会更多,这样才能将我们的中医传承下去,不至于凋零。”

    应新言怔住半晌,对着周如海深深一躬。

    周如海翻了翻白眼:“你给我鞠个什么躬,我还没死,我还想多活几年。”

    应新言认真道:“我是在为中医为您鞠躬。”

    “滚,你个卖假药的代表不了中医,等你什么时候不卖假药了再说。”周如海瞪了眼应新言。

    应新言只得苦笑。

    ……

    “诸良?应新言?”凌飞听着展天啸所说,微微颔首。

    “这些都是年轻一辈的,还有不少老辈医者。”展天啸如数家珍,念过一个又一个名字,说着他好像想到什么止住话语。

    “凌飞,还得和你说一个人。”展天啸沉吟道。

    “谁?”

    “莫临芪。”

    “他是谁?”凌飞侧目。

    展天啸眼神淡漠:“言家那边出来的人。”

    “哦?”凌飞冷然一笑,看来是他了!言家有一位医术高明的人,替薛亭远医治过,这一点薛渭水说过。杀薛渭水那晚,薛渭水所放毒药也是出自言家那人的手,包括展老所中之毒也是出自那人之手。

    言家的医术很一般,从言老那里可以得知,也就是说言家里的那个人不会是言家人。现在一个叫莫临芪的人从言家出来参赛,其中意义不胜明了。

    凌飞目光幽冷,既然来了,那刚好一起把仇报了。

    车子在河洛庄园停下,凌飞自己一个人下了车,展天啸还有事需要离开。

    凌飞走了进去,眼前的景致让他略微惊讶,确实是很独特的美丽,有一种说不出感觉的美感。

    如此景致,怡人心田。海风穿过建筑扑在脸上,让凌飞觉得格外舒适。天气越来越冷,对于旁人来说接受不了,对于凌飞来说刚刚好,他的体质因为归一决的原因早异于常人。

    四处逛了逛凌飞发现一个大问题,他连怎么去指定区域都不知道,这里实在太大了!

    没办法,凌飞只好找人问路。

    凌飞径直往前走,刚刚走出来就听到耳边轻咦一声:“你这么在这里?”

    凌飞扭头看去,熟人——洛倾城。

    这个女人总是能在莫名其妙的地方碰见她,不过每一次遇见她都没有好事。第一次碰见言无莜,第二次酒吧碰见闹事,第三次薛渭水还想杀了他!就没有一次好事,今天凌飞也莫名觉得会有事情摊上他。毫无根据,可人啊,就得信信玄学。

    自从上一次杀了薛渭水那个晚上见过她之后,在没碰面过。那天晚上凌飞回去后才看见洛倾城给他发来的消息,他也没回。这个势利的女人,他没什么好感,当然,恶感也谈不上,毕竟人家还给他发了警醒消息。

    洛倾城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见凌飞,看到凌飞她心里怪怪的,怪怪的原因自然来源于薛渭水的死!

    那晚,薛渭水嘲讽凌飞带他去了房间里。而后便传出薛渭水死亡的消息,凌飞却安然无恙,怎么能不让她遐想非非?

    可是毕竟是那么多拿qiāng的人,全都死凌飞手里她又觉得不现实。思前想后也没想通是怎么一回事,再怎么说一个人杀了那么多人也太假了。

    所以,看到凌飞洛倾城心中无比怪异。

    “好巧。”洛倾城巧笑倩兮,一步步朝着凌飞走来。

    “嗯。”凌飞淡淡应了一句。

    “哇,你反应好平淡呐,人家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你旁边,都不多说两句吗?”洛倾城嘟囔着。

    “没兴趣。”凌飞淡淡转过身,准备另找人问路,不想找这个女人。

    洛倾城嘴角一牵,跟上凌飞,在他旁边继续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凌飞随口应道。

    “我来找男人,你也来找男人吗?嘻嘻嘻。”洛倾城捂嘴偷笑。

    “……”凌飞。

    要跟着就跟着,凌飞没管洛倾城,目光四扫,想找找有没有指引的牌子,说是第四区域,什么是第四区域?

    “你好像是在找什么?找路吗?”凌飞一直看牌子,细心的洛倾城一下子就发现,不由得问道。

    “嗯。”凌飞淡淡回了一句。

    洛倾城眯起笑眼:“那你问我呀,这里我很熟的。”

    “天天来这里找男人?”凌飞斜了眼洛倾城。

    “是呀。”洛倾城上前一步靠得凌飞更近,轻轻在他耳旁道,“是不是吃醋了呀?”

    凌飞脸一黑,加快脚步,这个女人没什么好谈的。

    “嘻嘻嘻。”凌飞这样让洛倾城捂嘴偷笑,“你真可爱呢。”

    凌飞脸僵住,可爱?他可能是这辈子,哦不对,是这两辈子以来第一次让人夸可爱。一个杀人如麻的雇佣军,可爱?开什么玩笑。

    凌飞脚步走得更快了,将洛倾城甩在身后,至少不让她看到他脸色的不自然。

    洛倾城热情如火黏上来,好像赖定凌飞一样。时不时搭话,而凌飞一直反应平淡。

    “哎呀,都走了多久了,你到底想去哪嘛。你这个人真是的,都说了问我啊,浪费时间你很开心吗?”洛倾城走得累了,急跺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