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庄园,新城有名的娱乐产所。区域众多,各种玩乐项目,这是蒋长英的又一产业。他是以做媒体出道,后涉及娱乐产业,此人野心不小。

    不过你得承认蒋长英的实力,对于娱乐产业做得很成功。在新城,河洛庄园已是无人不知的地方,面相中高端层面的顶级游乐去处。

    蒋长英在策划上有一手,所以才有了现如今的河洛庄园,而本次的“妙手仁心”也足见他的策划能力。本次“妙手仁心”在他有意的安排下,在一周前已经展开宣传。对外的重点便是中医的崛起,这怎能让不让人激动?全华夏的目光都聚焦在了新城。

    而那些媒体就是蒋长英自家的,届时比赛还会对外转播。蒋长英以传媒业做大,这一次定叫他赚得满载而归。

    做传媒的蒋长英,很懂得如何制造噱头,懂得如何营销事件、营销人物、营销消息。如今这场杏林大赛已然变味,反而有些像是选秀节目。蒋长英将此次“妙手仁心”做成这般模样,电视采访、各种报道、人物采访,接踵而来。

    凌飞是在路上听展天啸说的这些,他眼中闪过一抹亮光:“一举数得,便宜了他,这个人不简单。”

    展天啸目光悠悠:“我和他有过较量,此人心计颇深,且行事果断大胆,疯狂起来很是棘手。”

    “暂时和他够不上矛盾,无碍。”凌飞淡笑道。

    “够不上矛盾么?”展天啸似笑非笑看了眼凌飞,矛盾很大才是吧?

    “嗯?”凌飞听到展天啸这话倏地一顿,脑中思绪飘飞,许久才皱起眉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具体说说看。”

    “睚眦必报,行事果决,心狠手辣,且工于心计。”展天啸眼中闪过一抹忌惮,比起薛渭水的张狂、言正霆的阴冷,他最忌惮的还是蒋长英。这三人和他都有不小的矛盾,前两人他都能妥善应付,唯独蒋长英,太难对付,他很不愿意招惹此人。

    凌飞心中一动:“所以在知道言老中毒时你才说到他的名字,因为他就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是!不折手段。”展天啸神色忌惮。

    “雇佣凶手杀人也是正常吧。”凌飞悠悠道。

    “嗯?凌飞,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展天啸微异。

    凌飞笑了笑:“没什么。”嘴上这么说,眼中却是一片阴翳,大概猜到了些什么。上次他在去公司路上被人暗杀,他怀疑是陈家父子和薛亭远,现在看来还得再加一个嫌疑人——蒋长英。

    既是睚眦必报之人,蒋旭被他打得重伤,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并且,此人极为聪明,一些小端倪也可能看出问题来,说不定蒋长英已经知道他对蒋旭动的手。

    “凌飞,你和蒋长英交恶,这次还是他所主持的大会,恐怕你会有麻烦。”展天啸沉声道,“他这个人是一定会给你使绊子的。”

    “放心,无碍。”凌飞很是淡定。

    “这次的夺魁对我们而言很重要,不容有失。”展天啸又道。

    凌飞笑道:“展叔,你放心好了,不会出问题。”

    展天啸淡笑:“也是,你,我放心。”

    “这次都会有什么人来参赛,有没有消息?”凌飞问道。

    “倒是有消息,确实有些人需要注意……”

    ……

    河洛庄园坐落新城最东边,背靠大海,海中游玩也是它一大特色。它占地宽广,建筑众多,矗不知其多少落。建筑少部分以江南风格而成,廊腰缦回,檐牙高啄,风格独特。有一部分是现代风格,鳞次栉比,现代而典雅。巧妙结合古今,让河洛庄园显得独特卓然。

    门面金碧辉煌,两旁是能工巧匠独具匠心所雕着的石狮,栩栩如生。迈步其间,让人视觉受到强烈冲击,古今重叠的建筑风格,让rén liu连现代又神往往昔。设计师殚精竭虑,设计出如此别出心裁的建筑,挪移一处都能感受到不同之景。这样的设计与苏州园林异曲同工,且多出独特的现代美,完美交融,风格别样有趣。

    这河洛庄园分为四个区域,其一,为中高端人士共同区域,其二其三则是分隔开中高端两类人,有各自的活动区域。至于其四……外界并不知晓,因为河洛庄园没有开放过。

    可今天,第四个区域开放了,作为本次“妙手仁心”大赛的比试场地。

    第四个区域今晚来了不少人,皆是开放后好奇而来的人群。进来便让他们惊叹,海景、园景、四下的精美建筑,较其他区域更胜一筹的视觉感受,让人惊叹第四区域的豪华与精致。除此之外,第四区域还有人,一些在进来人群眼中有些奇怪的人,他们便是本次参赛之人……

    “不愧是蒋长英这头老狐狸。”

    “确实,这样的地方,再来一次万众瞩目的比赛,完美的宣传手段。”

    “啧啧啧,这老狐狸恐怕早有如此打算吧。”

    “媒体业、娱乐产业,还串联一起,挺厉害的,不愧是蒋长英。”

    “诶,你们知道这次来参赛的都有哪些人?”有人问道。

    “报道你都没看么?蒋长英这老狐狸可做了不少报道采访,基本最具竞争力的参赛选手都露过脸。”

    “还真不知道。”

    “嗤。”一个坐在庭院石凳上的男人扫了眼聊天的众人不屑撇嘴。

    男人大抵二十多岁,长相普通。他旁边是一位把他年纪稍长的男人,戴着眼镜,笑容淡淡。

    戴眼镜男人笑着道:“诸良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诸良淡淡扫了眼戴眼镜的男人:“也只有和你一样这种要卖假药的才会故意上采访,只为增加名气。”

    戴眼镜男人也不恼,笑眯眯着:“既然能让别人多买一点我的药,为什么不乐意呢?”

    诸良冷哼:“被人利用了也不知道,蒋长英这个人就没安好心。”

    “彼此彼此。”戴眼镜男人笑道,“他在利用我们,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他?”

    “嗯?”诸良一顿,不再说话。

    戴眼镜男人伸手轻轻推了推镜框:“诸良先生既然来了,看来这次杏林魁首,该由你夺得。”

    诸良斜了眼戴眼镜男人:“你应新言会说这样的话,真叫人意外。”

    应新言笑道:“怎么不会?我有几斤几两我还是清楚的。”

    “既然不为夺魁而来,也无夺魁之心,来这里做什么?”诸良嗤笑。

    “原因不是和你说过了?”应新言笑着道。

    诸良闻言冷笑:“钻了钱眼的玩意儿,中医就是让你们这群人败坏,耻于与汝等为伍!”说罢诸良甩袖离开。

    应新言笑而不语,看向远处,倏地目光一窒:“他,也来了?”

    远处一个六十多的老头子在喝酒,手里捏着一截木头,他时不时嗅一嗅,偶尔会把木头在杯中酒蘸一下,而后这口酒就让他笑得眯起眼来。

    应新言缓步走了上去,笑着道:“周老先生,没想到您也来了,这是不给我们年轻人留活路啊。”

    周如海侧目一看:“哦,卖假药的。既然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应新言苦笑:“那能一样吗?周老先生,您是杏林名宿,和我们这些年轻人凑什么热闹。这次的杏林之争已然变味,老一辈很多人提早得了消息,都不愿参加,您老怎么还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