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个凌飞很喜欢看书,他没有伙伴,所以更多时间只能和自己玩。所以他练习钢琴,所以他看书,也正是因为他喜欢看书,博览群书,才能做到考入新大。

    新城大学是重点大学,还是在国内能排进前二十的学校,可见凌飞天赋如何。

    因为现在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凌飞也有看书的兴趣与yu wàng。凌飞逛了一圈来到了医学方面书籍的楼层,这一楼层全都是医书。

    中西医皆有,凌飞一一看过去,偶尔抽一两本翻看,摇摇头后又放了上去。这些书籍对他来说都太简单,对他的帮助几乎没有。

    “唔?”突然凌飞翻到一本,这本是中医的,里面的内容很多被划线,下面写着秀气的文字。凌飞一看,竟是在纠正书中错误,他有意往后翻了翻,这一本内有多处这样的笔迹。内容凌飞也认真在看,纠正得很准确,某些细节部分比他理解还要深。

    这让凌飞心中微动,这个学校里看来确实是有不少能人呢。

    因为这本的发现,凌飞看起其他书籍来都有意识的去翻看有无修改痕迹。一个下午,凌飞书架这头走到了另一头,其中被改过的书籍很多很多,都是中医方面的书籍,有些修改的内容让他也小有收获。

    凌飞凭借这些修改的内容能断定,这个人医术方面或许不及他,可在药理方面甚至比他还要熟悉。不管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草药,他都有见过,并且熟知其药效。不论是几百年前还是现在的药草,他也无比熟悉。

    走到了尽头处凌飞揉了揉眼睛,看了一下午,他眼睛酸涩。走到落地窗前,凌飞遥望远空。

    这栋图书馆的设计极为独特,建筑高层是落地窗,视野开阔,采光良好。

    望着远空良久凌飞收回目光,扭头便看到周围摆放的透明圆桌。这是学校提供给学生看书落座处,椅子也贴心地采用藤编式花篮椅,让学生觉得舒适。

    目光一扫凌飞倏地一顿,就在不远处,他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凌飞微微一笑,抬脚走了过去。

    一张透明玻璃桌上摆放一摞高高的书籍,一位少女埋头苦读,手中持笔不时在书中写写划划,写了几个字又翻开桌上其他书相对照,才放手去写。

    凌飞缓缓凑近,盯着少女写写划划,良久才开口:“原来是你做的。”

    “啊?”少女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凌飞,拍着胸口。可因为被吓着,气都有些喘不匀,急促地呼吸着,精致的脸庞涨得发红,病态般的充血,忍不住咳出声来,一咳嗽就有止不住的迹象。可因为是公众场合,善良的少女害怕打扰她人,捂紧嘴,让她的脸色更加涨得发紫。

    凌飞神色微变,双手并指,在少女背后连点几处大穴。

    “呼……”少女的咳嗽骤然而止,可那通红的脸色却没法瞬间消失,盯着凌飞满目嗔怪,却因为过度的羞涩腼腆一句话都不敢说,就只盯了凌飞一眼便咬着自己的樱唇,咬得发白。

    凌飞苦笑:“我知道你身体弱,可没想到会弱到这种程度。”

    “不,不碍事。”腼腆羞涩的少女还是说不出责备的话来,有些生自己气地鼓了鼓嘴,最后憋出这几个字来。

    凌飞拉起椅子,坐在少女的对面,摇了摇头:“你的病得尽早治,你爷爷说一年内,在我看来,可能没有这么长的时间。”

    这个女孩自然是安若曦。

    安若曦轻抿樱唇,精致的脸庞上写着的释然,眼中闪烁的是平静:“我知道。”低下头,拿起自己的笔在书中写下一行清秀的小字:“可是,没有办法的……”

    “我的办法你还没试过。”凌飞道。

    安若曦轻轻摇头:“天衰之症,由根源起,寻常方法爷爷都试过,不可能会有效的。”

    凌飞看了安若曦片刻:“碧落手,上穷碧落下黄泉,或可称之为神术。医理由根源出发,或许可救。”

    安若曦依旧摇头:“不用了,你没有义务救我,害了自己。”

    这般善良的女孩让凌飞心中颇有好感,和唐娉婉一样,那种善良是他所钟爱的。

    凌飞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目光扫过旁边书架问道:“我今天大略看了很多书,很多中医书籍上都有被修改过,是你做的修改吗?”

    安若曦有些羞涩,好不容易慢慢恢复的脸色又爬上霞红:“上面的错误很多,我知道在书籍上写写画画不对,可是,医术是救人的,事关生命,即便不对我也要这么做。”

    凌飞淡笑:“你做得很对。”

    安若曦不习惯被人夸赞,凌飞这一夸又让她把头埋在胸口,不好意思抬头。

    两人并没有多么熟悉,很快陷入沉默,凌飞不找话题安若曦绝不会说话。凌飞看着安若曦,安若曦则是又开始在书上做详细解释,写完后认真看书。

    凌飞看了安若曦半天奇怪道:“我这么看你你一点反应都没有么?”以安若曦如此腼腆的性格,在他的注视下,应该会不好意思才对。

    安若曦轻轻抬起头,露出一抹腼腆的笑,如同百合花,纯白而又美丽:“因为,我没有时间了,我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说完她低下头,“或许不会有很多人看到我在这些书上做的修改,可只要有人能看到就足够,这样他们未来可能会犯的错就会小一点,对所有病人更好。”

    眼前的女孩单纯而善良,和满手血腥的自己截然不同,凌飞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笑了笑,眼中浮现的是尸山血海……

    坐了许久,凌飞站了起来。

    安若曦看了眼凌飞便收回目光,继续自己的工作。时间真的不多了,就让自己的生命在最后的时光中焕发仅有的一些光辉吧。

    ……

    “你认识杨振宇?”李文若欣喜道。

    “嗯,不过也有可能重名,我不敢保证。”这位同学道。

    “好,你能不能带我们过去,我们想见见他。”钱云飞问道。

    这位同学摇头道:“不能,宿舍你们进不了,不过,我可以让他下来。”

    “可以。”钱云飞点头。

    “那我就先带你们到宿舍楼下,我去把他叫下来,他应该在宿舍里。”这位同学道。

    三人一起往宿舍楼走了过去。

    “同学,你和杨振宇是什么关系?”李文若问道。

    “同班同学,我叫肖亦。”

    一路走来,钱云飞不时听到有人在谈论凌飞这个名字,他不由得好奇问道:“肖亦同学,那个凌飞是什么人?一路上都在聊他。”

    “对啊,我也好奇。”李文若也道,方才询问杨振宇,一路上都听到他们在谈论凌飞。

    肖亦脸上露出一抹自豪:“因为今天我们学校发生一件大事。”

    “大事?”

    肖亦是个善谈的年轻人,当即就给两人说了凌飞的事迹,什么屋顶跳下,什么一招打败张狂的南韩人。这一说便停不下来,凌飞的各种事迹都跟倒豆子似的全都说给两人听。

    两人听完后皆是心神大动,校草级的长相,身手还尤为出众?新大还真是人杰地灵,除了杨振宇之外还有个凌飞。

    “那个凌飞和杨振宇比起来,谁更厉害?”李文若问道,杨振宇上次所展现的身手来看,一点不比那个凌飞差,如此身手在学校应该也是名人才对,故而有此一问。

    “杨振宇?”肖亦听后笑了,“他怎么和凌飞比,开玩笑呢吧。”

    “嗯?”两人对视一眼,莫非找错人了?或者是杨振宇在学校里特意隐藏身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