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铃木彦之左右站立,原本准备离场的同学们又全都留了下来。方才是因为南韩人挑衅太让人厌恶,所有人义愤填膺,而现在,理由完全不需要解释,光从对面铃木彦之穿的衣服就足够了不是吗?

    历史遗留原因,无须解释。

    铃木彦之直视台上的凌飞,躬身道:“铃木彦之,请多指教。”

    “凌飞。”凌飞淡淡吐出两个字。

    铃木彦之轻抚腰间木刀,神色严肃:“凌飞先生,我不会身体搏斗技巧,只会剑术。”

    “所以?”

    “为确保决斗公平,你可以任选兵器。”铃木彦之道,东瀛之人不管骨子里是如何,表面上来看他们确实很有礼仪,他们的武士道精神也值得称赞。

    “不必,来吧。”凌飞淡淡道。

    台下的东瀛一方皆是皱眉,凌飞未免太过狂妄,这是在看不起他们吗!

    铃木彦之皱眉道:“凌飞先生,兵器不长眼,我希望你能认真点。”

    凌飞淡淡道:“尽管来,提前和你说一句刚刚我说过的话,做好残废的准备。”

    铃木彦之面色冷下来,凌飞的狂妄激怒了他:“后果自负!”

    “来。”凌飞淡淡道。

    铃木彦之目光冰冷,他是谁?是号称剑道天才的铃木彦之!北辰一刀流剑派最杰出的几个传人之一,可凌飞竟然如此看不起他!十八岁的他便横扫东瀛剑道大大小小道场无数,未尝一败!没想到竟然让凌飞如此看不起,今天,绝不留手!

    台下却是哗然开来。

    “凌飞会不会托大了啊,毕竟人家拿着武器。”

    “东瀛人用刀还是挺厉害的,凌飞虽然也很强,可这……”

    “不会输吧?”

    “应该不会的,凌飞那么厉害。”

    “但是,毕竟有武器,而且还是有备而来,又是看到过凌飞动手还敢挑战,应该是心里有底气的。这,感觉不好说。”

    对于凌飞不拿武器的举动,底下的新大学生不乏担心。现在底下的学生几乎没了嘲讽凌飞渣男的人,因为凌飞方才讨回的尊严,让新大学生对他好感大增,不和谐的声音全都消失无踪。

    林韵兮本想开口说些什么,又闭上嘴,她是想让凌飞也拿武器的,输谁也不能输东瀛人啊!但这会儿她再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

    铃木彦之眯了眯眼,右手五指旋转着握住剑柄,既然冥顽不灵,那么后果自负!

    “一刀,居合!”

    铃木彦之一声大喝,拔刀,明明是木刀却带着一股迫人罡风一般。木刀出鞘,刀锋所指,杀气凛然,指着凌飞!

    底下阵阵惊呼,尤其是靠近台上的,都有一股忍不住后退的yu wàng。

    凌飞眼前一亮,居合斩?没想到一个年轻的东瀛学生这招有这种造诣,不错不错。

    呼——

    木刀仿佛化作凌厉神兵,一刀居合带着无尽杀伐之意。

    凌飞若闲庭信步般后侧半步,木刀在他身前划过,仅仅差一寸。在木刀划过身前一瞬,凌飞一脚踢起,速度之快比之居合更快,竟是让凌飞一脚踢在木刀上。

    居合斩速度何其之快,凌飞瞬间出腿竟然能够及得上,可见其瞬间爆发力的恐怖。并且,能够在如此迅速的居合斩下判断位置并且一脚踢中,堪称可怕!

    铃木彦之感觉手臂一麻,整个人一愣,只听得咔擦一声,手上一轻。半截木刀刀尖从刀身断开,飞上天空。

    咔啷一声,刀尖落地,铃木彦之看着地上的刀尖愣在原地。

    凌飞腿势横扫,一脚踹在铃木彦之腰侧,将愣住的他踹下台,而后缓缓收回脚,淡淡道:“下一位。”

    “好!”台下又是一阵怒吼叫好声。

    “太厉害了,真不愧是凌飞!”

    “又是一招!”

    “强无敌啊!刚刚他是怎么踢中对面的刀的?太不可思议了。”

    “真的好厉害!”

    东瀛一方都看傻了,那可是铃木彦之啊!竟然也是一招被解决,怎么可能!这……

    “不会吧。”

    “铃木前辈竟然也会输。”

    “怎么可能!”

    从头到尾都很淡然的九条凛眼前猛地一亮,本就气场凌厉的她,此刻周身气场真恍若刀剑领域一般,目光割人。

    “去,帮铃木同学送到医务室。”林韵兮对身边的几位学生会成员道。

    “是,会长。”

    这时几名东瀛学也都上来,一起抬着倒地不起的铃木彦之离开。

    林韵兮露出笑容,来者不善,那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日,算是了了,真亏得凌飞在场,不然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凌飞伸了伸懒腰:“还有没有要挑战的?”

    话音才落,还真有人上台来。竟然是一位女性!东瀛一方的同学皆是睁大眼睛,九条学姐终于决定出手!真是期待呢!

    林韵兮回眸就看到九条凛准备上台,微微一愣,她也会剑术之类的吗?

    “怎么是个女人?”

    “凌飞该不会怜香惜玉吧?”

    “喂,这不是怜不怜香惜玉的问题吧,打女人,似乎不大合适。”

    “好心机这群混蛋,故意找女人上来让凌飞不敢动手是不是?”

    “这女人也是勇气可嘉,竟然敢上来。”

    “咦,长得好像很漂亮!”这是前排能看得请的同学。

    “嗯!还真别说,很好看!”

    凌飞往台下看去,要挑战今天就解决个彻底,把他们打怕了,让他们不敢再生挑战的心。往台下一看凌飞饶有兴趣,竟然是个女人。

    对于打女人这种事,凌飞从来没觉得不行。他见识过太多强悍的女人,她们比男人还凶猛,打起人来一点不含糊。对上这种女人,你想怜香惜玉都没机会,等着她们怜惜你吧宝贝。

    实力强的凌飞绝不含糊,至于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也不一定不会动手,看心情。至于眼前这个女人……

    凌飞看着这个女人,说实话,长得真的很漂亮。东瀛的女人应该是天然的,她也没化妆,比南韩那堆学生中的崔秀珍靠谱一些。

    “你要挑战?”凌飞问道。

    九条凛神色始终如一,目光中带着一抹锋芒:“是。”

    “唔?”凌飞侧目,九条凛这个字说的是中文,而且发音很纯正。

    “比剑?”凌飞再问。

    “是。”

    “这里没剑。”

    九条凛走到台中央,捡起铃木彦之被踹下台时落下的断刀。

    “就用这?”凌飞捏着下巴,觉得有意思。

    九条凛没有多说什么,手握木刀,竟是缓缓将木刀收入腰间。

    凌飞笑了笑:“是觉得方才他的居合斩用得不好,你准备再来一遍吗?”

    居合斩有另外的说法,名为拔刀斩,九条凛此刻的动作明显是想再来一遍居合斩的样子。

    “是。”九条凛身体微微后弓,架势已然摆起。她没有多说废话,因为她就不是一个爱多说话的人。她很干脆,既然挑战,那便开始。

    “要开始了!”东瀛方面无比期待,铃木彦之一招落败让他们无比挫败。可现在是九条学姐,绝不可能会败!

    凌飞神色稍稍变得正经,这个女人……有点不一样!他脚后侧半步,有了准备。

    九条凛的动作仿佛静止,十秒、二十秒、半分钟,她纹丝不动。这让台下忍不住喧闹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动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达到了一分钟!

    九条凛缓缓直起腰肢望着凌飞,美丽的眸子多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樱唇轻启:“无懈可击。”

    凌飞听到这话脸色很严肃,认真地上上下下扫视九条凛,这个女人实力超乎想象的厉害。是的,无懈可击,方才他稍退半步的站位是抵抗一切进攻的防守姿态。但是,能够看出这点的人绝对不多!

    “来日再战。”依旧是发音纯正的中文,九条凛干脆利落地转过身,长长的高马尾甩动,握着木刀下台,英姿飒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