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的国土面积,还人口众多,竟然找不到一个能打的,真让人失望。”金仁俊大为讥讽,反正已经撕破脸,他根本不再顾忌什么。

    “来之前我就应该想到,这么差劲的地方能有什么好大学,学生能有什么出息,肯定个顶个的脓包,全都是废物。我太高看你们了!”金仁俊嘲笑着。

    底下的新大学生们气得纷纷大骂,喧闹一片。

    金仁俊伸手放在耳边:“你们说什么,大声点,我听不到,有种上台来和我说,这样我才能听得清,你们该不会是不敢吧?”

    众人气得牙痒痒,却也明白不敌,上去是找死。该死,为什么厉害的人今天都不在啊!

    “上台没问题,你做好残废的准备了么?”

    这时,一道磁性的声音由上方传来,若空谷带着回音一般,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寻声望去,发现一个身着白色休闲装的男人竟然站在顶上。钢结构的场馆顶部杆上站一个人很轻松,这人便站在其上。不过,这个时候底下的新大学生对于此人怎么站上去为什么站上去的毫不关心,因为那张脸是——凌飞!

    “哇!凌飞,是凌飞!”

    “凌飞来了!太好了!”

    “终于来了这个混蛋!”

    “他怎么站在那上面?算了,这不重要,只要他来了就行!”

    “该死的混蛋,死定了!”

    众人一下变得高涨的情绪让两方莫名,怎么回事?上面的这个男人,很特别吗?

    林韵兮盯着凌飞琼鼻一皱,哼,总算来了。

    金仁俊眼睛一眯:“你在装什么?以为是古代侠客吗?跳下来不把你摔个稀巴烂。说起这古代侠客,我还得说说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什么都盗用我们的,侠客是我们那里开始的好吗?”

    这话让底下的学生们气坏了:“不要脸到你这种程度也够极品了!”

    金仁俊鸟都不鸟台下,斜视凌飞:“有种就下来说话,别装。”

    凌飞淡笑翻身从顶上跃下,这把下方的人吓坏了,这么高跳下来不是找死吗?这场馆很高的!台下一阵惊呼,两方都以为他是在找死!

    但见凌飞纵身跃下,落在场馆内摞起来的垫子上,轻描淡写连踩垫子翻身落于地面,站定身体。

    这垫子很高,倒不至于让人吓掉眼睛。凌飞也是特意没做得太吓人,让他跳下来其实无碍,他所学武功内关于缷力方面的可不少,这种高度跳下根本没事,只不过他不想太过惹眼而已。

    不过,凌飞的不想太过惹眼在别人眼里已经是牛逼到了极点,如此举重若轻平稳落地,惊得两方瞪大眼睛。新大的学生更是沸腾了,大声叫好,声音此起彼伏。

    藤原建一忍不住低声道:“铃木前辈,你能做到吗?”

    铃木彦之眉头皱起;“换做是我做不到如此轻易。”言外之意是他也能!

    “不过,武道可不是这样的花架子,没动过手,谁也不好说会赢。”铃木彦之又道,他还不服。

    一直都是淡淡然的九条凛此刻眼前一亮,闪过一抹惊艳,略微颔首,凝眸深望凌飞。

    凌飞这一招让身为中吹的兵藤谦高兴了,对九条凛问道:“九条学姐,他这个是不是特别厉害?”

    九条凛那双美眸轻眨,樱唇张开:“举重若轻。”

    兵藤谦一顿,这是什么意思?听不懂。

    南寒这边崔秀珍惊愕得长大了嘴巴,满目不可置信:“好,好厉害啊!”

    “哼,不就是有个垫子吗,仁俊哥也能做到。”金俊熙哼声道。

    安在旭嘴角那抹微笑消失了,盯着凌飞缓缓握起拳头,他能看出来,凌飞极为不一般。不论是出场时新大学生的莫名欢呼,还是现在的小露一手,都能看出此人绝对不平常。

    台上的金仁俊嘴角一撇:“有个垫子而已,装。”

    凌飞落地后,四周的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让凌飞上台。

    “加油啊凌飞!打趴这个混蛋!”

    “这个混蛋就是欠收拾,别留情。”

    “干死他丫的!”

    “胖揍这个混蛋我今晚就是你的了!”

    “哇,这么大胆的吗?那就算上老娘,3p也不是问题。”

    “呃……我们新大学生不是都以素质出名吗?怎么这样。”

    “老娘乐意!”

    “哦,我亲爱的老三,你终于来了,你再晚点来可就把大哥我给气死了。”这里面貌似混进了某种不和谐的声音。

    凌飞扫了眼乔非,发现宿舍的这几个都在,难怪刚刚电话里这么吵。看来台上这个南寒人确实是引起公愤了,连不谙世事的陆博都过来。

    凌飞微微一笑,迎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朝台上走了过去。在台前,停在林韵兮身旁。

    “今天有点事,迟了。”凌飞笑道。

    林韵兮看了凌飞片刻道:“为什么你会在上面?”会长就是会长,问问题都和别人不一样。

    “人挤满了,只能往上面进来,快一点。”凌飞随口道。

    林韵兮扫了眼上头,眸中闪过一抹冰冷:“别堕了名堂。”

    凌飞笑了笑,走上台。

    金仁俊嗤笑一声:“他们盼了半天的就是你啊?不知道你能扛过我几招。”

    凌飞没回金仁俊的话,微微侧首:“你刚刚说侠客是我们盗窃你们的?”凌飞用的是英语,而且是无比纯正的英腔。

    这一句发生让听到的学生微微侧眼,说得非常棒!没想到凌飞竟然口语也那么好。

    “不是吗?”金仁俊嗤笑,“我说错什么了?”

    凌飞笑了:“我很好奇,你从哪看的这些。”

    “当然是书里!”金仁俊昂首。

    “书里?没想到你这种智商还能看懂书。”凌飞道。

    底下哄堂大笑,凌飞这话解气!

    金仁俊一呃,听着周围的笑声羞恼不已,冷哼道:“当然是古籍。”

    “古籍?”凌飞侧目。

    “没错,就是古籍,几百年前的那种古籍!”金仁俊傲然昂首。

    凌飞微微一笑:“你懂中文?”

    “你们的语言,谁想学,不懂。”

    “那就很奇怪了,你们国家近代才废除汉字,几百年前用的都是中文,你不懂中文是怎么看懂古籍的?街上淘的地摊货?”凌飞反问道,“还是说你自己编写的?”

    “哈哈哈!”

    这话让底下的新大学生笑得更欢了,笑声都快掀翻房顶。

    金仁俊脸色僵住,凌飞这话把问得噎住,令他恼羞成怒。

    台下的那些个南寒人个个面色难看,崔秀珍看了眼一直吹捧金仁俊的金俊熙,他一脸青黑却又憋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所谓的古籍,是古籍么?崔秀珍腹诽。

    “怎么不说话了?”凌飞笑问道,“用你古书上看到的知识来反驳我啊。”

    金仁俊面色涨得发紫。

    “看了那么多古书,应该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为什么只学了满嘴喷粪?”凌飞淡笑着,“我们国家的古书都是各种思想文化、集思广益的人生道理,为人之道。爱古文的一般都是谦谦君子,窈窕淑女,腹有诗书气自华,学不会满嘴喷粪的技巧。我倒是好奇你们国家的古书里写的是什么,能把你教得说出来的话跟喷屎一样。”

    台下笑得已经不行了,笑声声浪一声盖过一声,此起彼伏。凌飞不带脏字地骂人,太爽了!

    金仁俊低吼一声:“少说废话,既然你敢上台,那就来打一场!我一定让你满地找牙!”

    凌飞笑容深深;“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最好签个生死状,打成残废,我可不负责。”

    金仁俊目眦欲裂,怒到了极致:“不用!在场都是证人!”

    “你给我去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