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这个人,真的太难寻找,时常找不到人。自从圣诞晚会过后到现在,基本找不到凌飞,任嫣然清晰记得这段时间内见过凌飞几次,课也不来上,学生会也找不到,家里也好像没人,就好像人间蒸发。

    现在,好不容易逮着凌飞,自然得想办法拴住,至少得有见面的机会,不至于十天半个月都找不到人。对了……似乎连凌飞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任嫣然看着凌飞耍了一整套,有些心不在焉,看完了一个动作都没记住。

    “记住多少?要不要我再做一遍?”凌飞问道,不是所有人的记忆力都和他一样好,而且是抽象的武功招式的记忆,这种记忆方式更难。

    任嫣然急忙点头:“要的,有点复杂。”她根本就没看,能不让凌飞再来一遍么?

    凌飞立即开始,这回任嫣然看得极为认真,每一个动作都看得极为细致。手脚还有些小动作,似乎是在模仿,深刻记忆凌飞的动作。

    “呼……好了,记住多少?”凌飞问道。

    任嫣然闭着眼睛,回忆着凌飞方才动作。武功招式和舞蹈动作有些像,只不过比较抽象一些,任嫣然是一位舞蹈天才,老师教一遍的舞蹈她很快就能学会,武功招式也差不多,同样的身体动作,她能记住大概。

    闭目沉思良久,任嫣然睁开眼:“大概,我先练一遍,你看看,指出我的问题。”

    “大概?”凌飞侧目,这个可不容易,武功招式的动作往往都很抽象,想要一两遍记住极其不易,“好,你先练练看。”

    凌飞想看看任嫣然的大概是什么程度。

    任嫣然深吸口气,开始靠着回忆舞动,出拳、踢腿、肘击。她的动作一点没错!让凌飞也微微讶异,不过她的动作柔美多过杀伤力,这样的武功看起来更像舞蹈而非杀人所用的技击之法。

    但是,任嫣然的一招一式确实很标准,几乎没出什么错误,这股说不出的感觉让凌飞也不明所以。

    任嫣然表演完毕,呼出口气,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凌飞:“怎么样?”

    凌飞犹豫了,有些不好评价。论动作,任嫣然很标准,做得很好。可是,她的武功耍起来就和跳舞一个样,这让人有点莫名。

    “问题倒是没问题,有几个动作稍加改正即可,都只是小问题。只不过……”凌飞沉吟,很怪啊!

    “怎么了?”任嫣然问道。

    “你的动作,完全和跳舞一样,我教你的是武功,有杀伤力的武功,可你在你手里和舞蹈没什么区别。”凌飞摇头,这一点他也想不透。

    “啊?”任嫣然无奈,“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凌飞想了许久:“你先练练看,我找找问题。”

    “嗯,好!”任嫣然重重点头。

    “我先给你指出刚刚几个动作的问题,你注意一下就好。”凌飞道。

    “嗯。”

    凌飞将任嫣然方才有错误的几个动作再演示一遍,任嫣然记了下来,接着又开始练习。这一回倒是动作都没问题了,可那股跳舞的感觉还是太浓,就好像是这套拳法被任嫣然改编过一样。

    “继续。”凌飞道,他还是没看懂问题。

    “嗯。”

    任嫣然一遍又一遍开始练,随着她练习次数的增多,微微出现一些拳法的感觉,但依旧不浓烈,更像是更具力量的舞蹈。

    凌飞想了许久,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杀意!是的,任嫣然的拳法里少了杀意!她的武功招式没有任何问题,唯独缺少的就是进取伤人的杀意,导致招式仅是动作,仅是舞蹈动作,毫无一点武功之感。

    想明白这点凌飞还是无奈,这个问题对任嫣然来说是无解的。在华夏这个和平社会,有什么需要杀人的必要?还是家庭富裕,生活幸福,学习顺利的任嫣然,她有什么理由出现杀意?

    “呼呼呼。”任嫣然已经有点累了,喘着气,“好了吗?”

    凌飞颔首:“不错,就这样。以一个初学者的角度来看,你已经足够优秀,既然你动作都记住了,以后回去多加练习即可。”

    任嫣然一愣,什么?回去多加练习就行了?这不是让她的盘算都落空了?不行,这可不允许!

    “这个,一套招式够吗?”任嫣然问道,“会不会太少了。”

    凌飞淡笑:“足够,多加练习,这一套就够你用了。”

    怎么可能够用!才一天早上就打发了,不行!

    任嫣然想了想道:“技多不压身,要不,你明天再教我一套吧?”

    凌飞笑道:“我方才教你的拳法叫**拳,一套比较传统的拳法,可论强身健体和自保能力丝毫不弱,正常来说是够用的。”

    任嫣然抿嘴:“我觉得应该可以再学一套。”

    “贪多嚼不烂。”

    “没关系,我嚼得烂。”任嫣然道。

    凌飞仔细想了想,任嫣然的天赋看起来是极为不错的,她独特强大的身体协调能力和记忆能力让她短时间内就记住这些动作,可谓天赋异禀,教一个有天赋的徒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也行吧。

    “好,明天你过来,我再教你一些东西。”

    “好!”任嫣然欣喜道,目标达成!

    凌飞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好,你就继续练习吧。武功这种东西,必须勤练习,不是光记住动作就足够,你必须把它变成你下意识的动作,这样才能在最危急时刻保护你。碰到危险时你整个人都是愣的,当时你有的反应只是下意识,当你的下意识是这样的武功,才有机会保护你。”

    任嫣然看了眼凌飞问道:“没有必要吧,变成下意识也太可怕了。万一伤到无辜的人怎么办?”

    任嫣然的话让凌飞略微一顿,他忘了,一教别人就把雇佣军时的一套搬了出来。他担任过杀手培训的教官,潜力雇佣军的教官,对于那些学生他都是这么教的,一说起来就顺嘴全说出来,都是切身的经验之谈。而任嫣然,显然没有这样的必要……

    “不过,还是该练习。”凌飞道,“不至于成为下意识的动作,也至少让你在紧张的时候能发挥你的实力。”

    任嫣然点头:“好。”

    而后任嫣然便开始疯狂练习,凌飞就在一旁看着,偶尔指出点任嫣然的问题。

    记忆力、身体协调能力,这两点使得任嫣然极具天赋,凌飞看到如此表现,极为满意这个“徒弟”。

    练了不知多久,突然听到一声冷哼。

    “嫣然,你在干什么?”这是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

    任嫣然停下动作,转过身,笑着喊了一声:“爸。”

    凌飞也看了过去,任志旭一脸不满的模样,对此凌飞仅是淡淡颔首。

    “爸爸,我在和凌飞练习武功呢!”任嫣然在想自己的父亲炫耀。

    “武功?”任志旭眉头一皱,“嫣然,别别人说什么你就信,武功这种东西都是假的,你还年轻,别轻信。”任志旭的意思就差说凌飞是骗子。

    对于凌飞,任志旭并无多少好感,上次在车上他已经试探过,凌飞也说了是借住在云顶山,仅是这种程度就没什么必要深交了。

    任嫣然听到父亲这话,急忙反驳:“不是的,凌飞真的会武功,很厉害的!”新大最厉害,也是新城最厉害的王弘毅,从小就练武的他仅仅一招就让凌飞打倒,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会武功。

    任志旭皱眉:“嫣然,你年纪小不懂事,没看过多少东西,爸爸吃过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爸爸说的不会错。”

    任嫣然瘪嘴,又摆这种样子,最讨厌了。

    “嫣然,你先回去,爸爸有话和你同学说。”

    “啊?”任嫣然看了眼凌飞,犹豫片刻点点头,“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