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皱皱眉,也坐下没动,脸色板起,沉默不语。

    陈大彪见这两人还不跑,大为冷笑,到时候就让他们知道厉害!这个小美人可跑不了,他要定了。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明明剑拔弩张现在又归于平静,平静中酝酿着暴风雨。有人想要离开,也有胆大的想留下看。最后留下了一半,有一半人离开。

    凌飞跟个没事人一样,还在看着电影,而唐娉婉早没了心思。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这种时候她宁愿让凌飞走。可她很清楚,凌飞是不可能会走的,多说无益。凌飞会迁就她,这会儿,她也迁就凌飞,留下来。

    唐娉婉时不时瞥一眼凌飞,电影也没什么心思看,全程不在状态。

    随着时间的流逝,呆着的一部分人心有余悸,又有人离开,影厅内此刻留下的人已经不多。

    这个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阵喧闹之声,能听到几道粗狂的声音。陈大彪眼前一亮,猛地站起来,一手扶着肩膀冷笑连连:“小子,你的死期到了!”

    凌飞哦了一声,看着电影聚精会神,仿佛没听到一样。

    唐娉婉轻声一叹,对于凌飞她自然是不担心的,只是对于这种麻烦事的厌恶。

    “小子,今晚我就让你明白,有些人得罪不得!”看到凌飞这模样陈大彪冷笑着,“有胆子动手,就得有胆子承受。待会儿乖乖给我跪地求饶的时候,希望你还有现在这种模样。”

    说话间,好些人闯了进来,个个身形魁梧,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全都是社会人。外面的保安似乎被其他挡在门外的彪形大汉给压住,根本进不来。

    “岩哥!你来了!”陈大彪三步并作两步走,忙跑了过去,谄媚笑道。

    岩哥冷着脸:“彪子,谁动的手?胆子有够大的,在新城这一亩三分地,还有人敢对我的人动手!”

    陈大彪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岩哥,就是他!”

    四五个彪形大汉往凌飞这一瞪,这几个人给人的压迫力太强,让人心惊。

    周围留下的都是胆大的,可这种局面下也不免心惊,暗自后悔留下的决定。但这种时候想走已经是不可能了,门口有人,前面有人,当着这群彪形大汉的面走过去,他们可没有胆子。

    “就是他们?”岩哥冷漠道。

    “对!就是他们!”陈大彪道。

    陈大彪前头领着,几人靠近凌飞唐娉婉。陈大彪走近,面露讥讽:“小子,有种你再狂啊!”

    凌飞转过头,淡定地摘下眼镜,扫了眼眼前几人,倏地嘴角牵起,神色玩味。

    “呵呵,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你心够宽的。”陈大彪面色讥讽,“看你身手确实挺不错,可有用么?我么这么多人,唾沫都淹死你!乖乖给我求饶,兴许我还能放你一马!哦,把你身边这个女人交给我也行,看她姿色不错的份上,勉强放你一马。”

    凌飞捏着手里的眼镜,看着陈大彪身后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岩哥:“岩哥是吧?你怎么看?要我跪下呢。”

    梁岩头皮发麻,怎么偏偏遇上这个煞星!他可没忘记当日发生的事情!跪下?谁给谁跪下还不一定呢。

    不错,岩哥正是当日凌飞进行模特工作时碰到的梁岩!

    “怎么?不说话了?”凌飞翘起二郎腿,神色淡淡。

    陈大彪嗤的一声:“还装逼?装你的大头鬼,死到临头还不知道?在我们岩哥这里还装什么?要么给我跪下,要么让这个女人陪我们一晚,不然……”

    “不然怎样?”唐娉婉眼中冒火,摘下眼镜,紧盯陈大彪。

    “嘿!女人,没看出来,还是带刺的,那更好了,老子就喜欢你这种调调的,玩起来才刺激。”陈大彪有了靠山说话肆无忌惮。

    陈大彪没看见,身后梁岩瞪大了眼镜,盯着摘了眼镜的唐娉婉愣住。陈大彪的污言秽语让梁岩面露狰狞,攥紧拳头。

    凌飞脸色也变得阴沉,这个人,找死!

    “要怪就怪你男朋友,谁让他不长眼呢?没办法,只能委屈你这美人陪我们这群大老粗。放心,虽然是大老粗,我们还是很温柔的。”陈大彪笑容奸淫。

    砰!

    陈大彪正说着腿弯处被踹了一脚,砰地一声跪在唐娉婉前头。

    陈大彪一愣,不明所以扭过头,这一扭头就引上梁岩抡圆了的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力道十足,扇得陈大彪直接撞在前面的座位。

    陈大彪神色错愕,挣扎着站起来就问:“岩哥,你为什么……”还没说完又让梁岩一脚踹脸上,再次踹倒。

    “大小姐!”梁岩看向唐娉婉,头低低地,都不敢看着唐娉婉,“是我的手下有眼无珠,请您责罚。”

    周围的人看到梁岩对陈大彪动手都看傻了,什么个情况?不是陈大彪请来的人吗?怎么反而是对陈大彪动手了?有心人想到凌飞的那句话,以为是凌飞,没想到最后竟然来了这么一句。

    原来!这个女人才是大佬啊!大小姐?我的乖乖。

    凌飞都准备动手了,没想到上演这么一出,他看了眼唐娉婉,心中有所猜测,莫非是唐娉婉他哥唐岳宇?作为一个公子哥,手底下养点闲人概率很大。

    唐娉婉目光一凝,想起似乎哥哥提过,好像真有这么群人。

    陈大彪整个人傻了!他调戏的对象竟然是大老板的妹妹!这会儿他想死的心都有,那可是唐家的人呐!

    唐娉婉视线扫过陈大彪,清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qing sè彩:“言语不逊,教训一顿即可。”唐娉婉也不是泥做的,也有火气,陈大彪的污言秽语令她愤怒。

    “明白。”梁岩会意,一脚狠狠踹向陈大彪的脑门。后面的几个哪还不懂现在是什么局面,纷纷冲上来一顿狂揍。

    唐娉婉张了张嘴,本能想要喊停,她只是想扇几个巴掌就行了,没想到梁岩他们出手这么重!唐娉婉眼里的教训和梁岩他们认为的教训完全是两个概念。

    凌飞抱胸静静看着,省得他动手了,如果让他动手不断个一两根骨头是不可能的。

    梁岩几人动手可丝毫没有留情,唐少的亲妹妹啊这是,竟然敢冒犯,找死吗这不是?

    地上的陈大彪阵阵惨叫,连连痛呼。

    唐娉婉皱起眉头,他们动手够狠,让她有些不忍,善良的她还是忍不住道:“好了好了,差不多了。”

    梁岩几人当即停手,丝毫不犹豫,地上的陈大彪鼻青脸肿嘴角溢血,瘫倒在地一动不动。

    唐娉婉心中暗叹,心里的气也消了,只是说几句而已,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这样的场面唐娉婉待不下去,不由对凌飞道:“我们走。”

    唐娉婉直接站起来准备离开,似是想到什么,看了眼周围惊愕的群众,对梁岩道:“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耽误了他们,你待会儿给留下的这些人一些补偿,至少把电影票的钱补上。明天来我公司,找人报销。”

    凌飞望着唐娉婉目光更柔,她很善良,这也是他最喜欢她的一点。或许是因为自己那颗心沾满鲜血,所以更渴望追求纯洁无瑕的内心。人啊,总是在追寻自己缺失的东西,这一点在凌飞身上体现得很彻底。

    周围的人微微错愕,唐娉婉此举让他们意想不到。

    梁岩高声应道:“是,大小姐!”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