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心下一惊迅速从二楼跳下,快步闪掠,瞬间跳到另外一栋大楼。

    黑色身影还没来得歇口气又听到耳畔传来声音:“不用跑了,你跑不掉的。”

    黑色身影又想要逃,一只大手压住他的肩膀:“还准备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黑影想要挣开,发现肩上那只手如同钳子一般,抓住后他根本动弹不得。他眼中闪烁阴翳之色,不再挣扎,缓缓转过身来。

    凌飞看着眼前这人,长相很普通,普通到看一眼之后就能忘记他长什么样。这样的人在杀手界很受欢迎,最先选拔出来的就是这样的人,凌飞对这方面了解颇多,他曾受雇佣担任杀手培训的总教官。越是普通,越不容易引起注意,刺杀成功率更高。

    男人望着凌飞,低声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如此粗浅的跟踪法,你这种没有培训过的人还好意思问这种问题?”凌飞淡淡道,在他看来确实是粗浅不堪。

    男人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说完这一句凌飞接着道:“跟踪法太差,身手倒是不错,杀了挺可惜,说吧,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男人诡异一笑:“你先活下去再说。”

    言毕,男人藏于身后的那只手探了出来,藏着一直细小银白色手qiāng,没有片刻迟疑当即开qiāng。

    砰!

    男人瞪大眼睛,凌飞竟然在他开qiāng的一瞬间纵身跃起,速度无比之快,贴身的一qiāng都被躲过。在他还想动qiāng之时,一张飞速旋转的卡片从凌飞手中甩出,平淡无奇的卡片这一刻仿佛人间杀器,割过他的手腕。

    “哼!”男人闷哼一声,手腕被割裂,手动脉血液喷勃而出,无力的张开手,手qiāng落地。

    凌飞也刚好由上方落下,腿若战斧劈下,重重砸在男人的头上。男人直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仿佛是被铁锤重击,整个人都懵了。

    凌飞伸手捞起这只白色手qiāng,望着脚下发软跪坐在地的男人淡淡道:“心计还不错,不过还是嫩。”

    “既然你不准备说,那就送你走。”一个想杀自己的人,凌飞不可能留手。

    砰!

    一qiāng,男人倒地,凌飞看了看手中的细小银白手qiāng,收了起来。跃下高楼,飞速奔跑,离开此地。

    没多久,男人的上衣口袋里传来电话,可惜无人接听,一遍两遍三遍……

    三遍过后不再拨电话,远在新大对面房间的那个男人盯着电脑中亮着红点的一处,悠悠一叹,拿起手机拨通另外一个号码。

    “老板,任务失败。”

    ……

    凌飞又叫了一辆车,赶往公司。他一路都在想,是谁派的人?目前最有可能的人选有:陈景山父子,这两人原因自然不必多提;还有薛亭远,薛渭水的死恐怕最怀疑他的人就是薛亭远,依靠父亲留下钱对他动手大有可能;最后一个人……

    言正霆!

    言家之人也是极有可能,只要派人调查,就能查到现在和他们竞争的公司是凌飞名下,加上凌飞曾对言无莜动过手,又救过言老,动手的可能性虽然小却也不是没可能。

    具体是哪个无法猜测,凌飞不着急,既然是有心对自己动手,总会再次露头,下次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凌飞来到公司,回到办公室,展天啸已经久候多时。

    “凌飞,怎么来得这么慢。”展天啸问道,凌飞早早说他动身,现在才到,让他怀疑。

    “是发生了点事。”

    “嗯?”

    “无碍,先说我们的事。”凌飞在展天啸对面坐下。

    “还有十来分钟开会,我先和你说一下大概情况。”展天啸看了看时间道。

    要说的其实也简单,就是言家对研一动了手,从哪些方面动的手,让凌飞了解详细情况,待会儿的会议需要说哪些。

    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毕,时间刚好到,两人一同前往会议室。

    这次会议由展天啸主持,凌飞开场发言,将情况详细说了一遍,以及如何解决这一问题的大方略,至于详细情况由展天啸细说。

    会议持续三个小时,一直到晚上,凌飞也全程在场,并未离去。公司面临大事,主心骨的他必不可少,虽然他在解决问题上发挥不了大作用,可他是领袖!领袖的作用更多是旗帜,只要他在,即可!

    展天啸准备很充分,作为lǎo jiāng湖什么都面临过,这些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各种花招子很多。

    会议过后展天啸让凌飞留下,还有事要谈。

    “展叔,还有什么事?”凌飞问道。

    “是有事,还记得言老先生的事么?”展天啸悠悠道。

    “自然记得。”

    “当时承诺要揭露言度集团面目,拯救言家数百年医德。“展天啸说着。

    “嗯?”凌飞眉头挑起,“莫非是‘仁心妙手’即将开始?”

    “不错。”展天啸点头,“就在一周后开始。”

    凌飞目光悠悠,终于到了么?

    展天啸道:“言家也刚好对我们动手,此举也是解决问题的极佳方案,利用得当,彻底击溃言度集团不无可能!”

    凌飞微微一笑看了眼展天啸,或许,还有因为他自己的缘故吧。

    望见凌飞目光,展天啸晒然一笑:“当然,我承认我的私心,言家欺人太甚,当初小小的矛盾竟然敢对我父亲动手,此仇不报枉为人子!”

    “放心吧展叔,言家,我早有动手之意。”凌飞道。不论是展老的原因,或是言老先生的嘱托,又或是协同薛渭水压迫唐娉婉,亦或是协助薛渭水欲致自己于死地,哪一桩不值得他动手?

    “参赛的事情我为你准备,只要到时等我通知参加即可。”展天啸道。

    “好。”

    聊了几句后凌飞望着展天啸不由道:“展叔,这些天公司太麻烦你了。”

    展天啸笑道:“凌飞,我说了,你救了我父亲,哪怕要我公司都可以,小小帮助算什么。况且我也没有多麻烦,小事吩咐给秦安和刘泰,重要之事才通知我。”

    两人边聊边下楼,准备吃饭,这会儿已经很晚。

    ……

    今夜,凌飞去的唐娉婉家,这段时间凌飞去的频率不算太高。

    近来唐娉婉压力大减,薛渭水扶持的小公司离了薛渭水的支持,没有强大的财力支持,没多久就溃败开来。薛渭水这边也因他的死亡而少了压力,加上她雷霆手段,那些宵小没敢动手。目前为止,还面临的压力只有极少数几家仰仗陈家鼻息的家伙,几乎可以忽略。

    至于陈家,这段时间慢慢消停,让唐娉婉大大松了口气,因此她现在闲了下来。这会儿早早下班回了家,凌飞过来她就在家。

    “坐。”唐娉婉清冷道。

    凌飞一屁股坐在唐娉婉身旁,离得很近,只有拳头大的距离。而唐娉婉也没有离开,对于这样的距离已然接受。

    凌飞靠着沙发身手拉起唐娉婉的柔荑:“问个问题,你说,目前阶段,谁最想杀我?”

    唐娉婉本想挣开,听到凌飞这话停顿住,黛眉蹙起:“什么意思?”

    凌飞侧目而视:“理性分析一下,目前来说谁最想我死?说认真地。”

    唐娉婉虽然怪异凌飞突然的话语,还是认真思考起来,想了片刻道:“薛亭远。”

    “原因。”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唐娉婉深深望着凌飞,“虽然是不是你动的手他并不知道,可你的概率很大,他绝对想要动手。”

    凌飞挑眉望着唐娉婉:“你,觉得是不是我杀的人?”

    唐娉婉顿住,这话她有些不会回答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