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安若曦抬起头,看到凌飞,腼腆一笑,“你也来吃饭呀。”

    “嗯。”凌飞看了眼安若曦身边的女孩,“我坐下合适吗?”

    安若曦身旁的女孩见到凌飞神色欣喜,是凌飞诶!安若曦没回答她就急忙道:“没事没事,坐。”

    凌飞现在也是校园风云人物,也慢慢有了喜欢他的人,当然,讨厌者也不少,眼前这位显然是喜欢他的人。

    凌飞坐了下来,看了眼安若曦道:“最近身体怎么样?”

    “没事。”安若曦轻轻摇头,声音细弱,不敢高声语。

    “你们也是来吃招牌菜的?”凌飞问道。

    “是啊是啊,学长你也是吗?”安若曦旁边的同学问道。

    “嗯。”凌飞颔首。

    正说着旁边的学生服务员端着熏鹅上来,明亮红润的色泽,诱人的扑鼻香气,让人食欲大动。

    “看来真不错,我去点一只。”凌飞道。

    凌飞点过餐,回来重新坐下。

    安若曦旁边的同学时刻都想和凌飞搭话,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憋得脸都有些红了。安若曦心细如针,腼腆的她很少说话,更多的注意会在身旁,注意到身旁同学这点便道:“芸芸,你和凌飞很像呢。”

    “啊?”芸芸一顿,“怎么了?”

    安若曦浅浅笑着,若含羞的花骨朵,将放未放:“你们名字都是一个字呢。”

    徐芸眯起笑眼:“是呀。”

    “凌飞学长,你的名字时怎么取的?”徐芸实在没话题,得了安若曦的话急忙问道。

    凌飞一怔,脑海中闪过一段画面。年幼的孩子望着劳苦的母亲,问着自己为什么叫凌飞,为什么自己姓凌,为什么不是跟妈妈的姓?既然是姓凌,为什么凌家人都要欺负他……

    凌飞发现自己的印象有些模糊了,那位慈祥伟大的女性的模样竟然开始变得模糊,唯独那温润慈爱的眼神,印在了心底深处。还有那温柔慈祥的声音,也记得深深地:“因为,妈妈希望小飞能够飞翔,不是永远呆在这种地方,会见到蓝天,会见到希望……”

    “因为……我渴望蓝天。”凌飞呢喃着道。

    “啊?”徐芸美眸轻眨,捂嘴轻笑,“学长是想要飞吗?”

    “算是吧。”凌飞收回目光,将回忆抽回。

    三人聊着天,在安若曦有意无意的牵引下,话题不断,三人聊得也算热切。不过凌飞时刻都淡淡然,徐芸很是泄气,不管怎么聊都感觉凌飞没有多少兴趣,没法拉近距离。

    正说着外头传来一阵喧闹声,安若曦两女凝眸望去,凌飞眼皮子都没抬,自顾自吃着熏鹅,味道还挺不错呢。

    “凌飞学长,他们是不是就是这次来我们学校参观的国外学生?你是学生会的,应该知道吧。”徐芸问道。

    听到徐芸的话凌飞侧目而视,看到了林韵兮和几位学校老师带着一群神态气质与周围迥异的学生走来。这些学生里有一半穿着特色校服,另一半是正常的衣服,和华夏大学生一样。

    这群学生大概有个十几号人,全都好奇四处观望。

    “没想到这里还挺多吃的,比起我们差不多。”前头一位长相有些小英俊的男人道。

    “哪有,差多了。”他身后另一位油头粉面的男生撇嘴,“很多还不是从我们那里偷过来的。”

    “是吗?”一位长相颇为美丽的女学生惊奇问道,“可是有些我都在我们那都没有发现呢。”

    这位油头粉面的男生笑道:“我们历史源远流长,有五千多年呢,时间太长,中间不免有遗失,或者是传到别的地方,比如这边。所以,我们没有,传到他们那里他们自然就接受了。”

    “是吗?”这位女学生托腮,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有些许怀疑。

    “我的爱好就是古代历史,说的当然是真的。”油头粉面的男生傲然道。

    “仁俊哥平时就喜欢看看古籍,说的肯定没错。”金仁俊身旁一位男生道,“秀珍努那{南韩男性对于年长女性的尊称},仁俊哥可是很厉害的。”

    前面那位长相英俊的男人没说什么,只是眼睛在四处扫视着。

    由于这几个人都说着他们的语言,没人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

    和他们一同前来的东瀛学生团显得比较沉默,很少说话,一直在打量各处。他们之中只有一个女性,站在最中间。她容貌极美,比之最前头带路的林韵兮不弱分毫,眼神中带着一股别样的凌厉之感,面容恬淡,真若一朵美丽樱花……带着刺。

    “各位,首先我要说的就是这一家管记熏鹅。”林韵兮用流利的英语给身后的两国学生介绍着,“按时间来算已经有两百年历史,依旧保持当年的做法,味道鲜嫩,肥而不腻,唇齿余香。”

    每走一处,林韵兮都会给他们详细介绍。

    来这里的学生最基本要求是会英语,所以林韵兮所说他们听得一清二楚。

    “两百多年啊,不就是那个清朝吗?”金仁俊嘴角一撇,眼中带着不屑。

    金仁俊这回说的是英语,林韵兮眉头一皱,碍于场合没说什么继续给众人介绍。

    对于这一切凌飞是不知道的,他只瞟了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在自己面前的熏鹅上,不得不说,味道真好。

    “凌飞学长,你不也是学生会的吗?你怎么不去接他们?”徐芸问道。

    “他们不配。”凌飞淡淡道。

    安若曦细嚼慢咽,慢条斯理,吃得很文雅。自从徐芸和凌飞有话聊,她便不再多说一句,性格本就腼腆,不愿意多说话,就是因为徐芸和她关系很好,她才会多说那么两句。这会儿听到凌飞的话,忍不住看了眼外头,已经不见那群人身影。

    徐芸听到凌飞的话怔了怔,闭上了嘴,凌飞有些盛气凌人的语气让她有些不舒服了。凌飞没有针对自己,徐芸自然不是因为这一点,而是凌飞的语气让她觉得这个人和自己想象中有偏差……

    徐芸的沉默让本来就不多话的餐桌变得安静,一直到吃完饭都没多说什么。

    凌飞吃得很快,比细嚼慢咽的她们快多了。他擦了擦嘴,对安若曦道:“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我最近想到一个方法,可以对你的病情有所帮助。”

    徐芸瞥了眼凌飞,要联系方式的方法还真与众不同。

    安若曦望着凌飞摇摇头,想了片刻又点头:“好吧。”

    摇头是因为安若曦觉得爷爷都没有办法,凌飞就算了。点头的原因是因为,或许试试也不错,毕竟凌飞是易不全的隔代传人,说不定有什么奇招呢。

    拿了联系方式凌飞便离开。

    徐芸望着凌飞离去叹了口气,心中有一抹说不出的失落,就是因为凌飞那句话。

    女人是一种敏感的生物,有时候一句话就能判定男人的一切,再没有机会追上她。徐芸对凌飞先前是有好感的,仅此一句,便让她失望,决定作罢……

    “怎么了芸芸?”安若曦轻轻问道。

    徐芸皱眉:“凌飞,我觉得看错他了。”

    “因为刚刚的一句话?”安若曦心细如针,两人的一切反应她都看在眼里,徐芸的突然变化她一猜便知。

    徐芸无奈点头:“你还是这么厉害,一猜就中。”

    安若曦抿抿嘴唇:“其实,我觉得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对立。毫无缘由的对立,可能是因为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嗯?”徐芸一顿,细细思索起安若曦说的这句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