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凌飞只是淡淡然。

    唐仲英凝眸:“你的性格太冲动,做事不计后果,连累娉婉多次,如果未来都这样,你要娉婉为你擦多少次屁股?”

    凌飞神色平静,没有情绪上的起伏,听着唐仲英说话。

    “初次见你我以为你是个考虑周全且行事果决的人,可现在看下来,你不匹配我的评语。”唐仲英摇头,“我了解娉婉,你和她不合适。”

    唐仲英这段时间都在燕京,虽身在眼睛,对新城之事依旧了若指掌,凌飞做了哪些事他都很清楚。

    静静看着唐仲英,凌飞开了口:“合不合适从来不是说出来的。”

    “窥一斑而知全豹。”唐仲英道。

    “一叶障目。”凌飞也道。

    唐仲英认真看了凌飞数眼:“好,我给你时间证明,或许是我看走了眼。”

    唐仲英起身回楼上,结束了本次谈话。

    两人说话若有旁人在估计也是云里雾里,若是聪明人,认真琢磨会听出些味道来。简单来说就是唐仲英认为凌飞性格如那一斑,凌飞表明看到那一斑就确定一个人的性格,不合适。唐仲英也听出凌飞话中的意思,所以最后留下那一句话。

    凌飞摇摇头,毕竟还是父亲,唐仲英的做法他并不反感,他也是在为唐娉婉好。

    不过,从侧面也能看出来,唐仲英是好父亲,会为女儿着想。并且,在对女婿的考量上他想的是性格,而非家世,这点大为不易,确实是一个好父亲。

    唐仲英上楼心里也在想着凌飞的话,希望如此吧……

    凌飞从开始到现在唐仲英对他有一点非常满意,沉稳的气度。不论是对最早陈瑾浩时,还是消息中得到的凌飞面临的种种情况,亦或是现在面对自己,他都能做到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这一点极为难得。

    凌飞在客厅坐了许久后开门离开,回自己家,现在在这里呆着显然不妥。

    唐娉婉站在窗台,望着空无一人的空旷道路,寒风呼啸,她身体发凉,可还是呆着。直到……楼下开门声,走出来一个人。

    望着这个男人宽阔的背影,唐娉婉不觉间嘴角微微扬起,望着他直至离去才转身回了房间。

    自从圣诞那晚牵过手后,两人也没有什么特别递进的关系,依旧如早前一般。一切看似不变,却早已有了变化,还是天翻地覆地变化……

    ……

    这是凌飞杀了薛渭水的三天后,薛渭水死亡的消息才在新城炸开。

    因为死亡人数过多,且出现过qiāng战,警察介入调查,无数媒体争相报道。整个新城上流社会也都是引起轩然大波,纷纷热议到底怎么回事。

    不久死亡报告出来,薛渭水死于三天前,也就是薛渭水举办完宴会之后。这让无数人为之猜测,可是,那一天凯撒酒店的监控偏偏全部瘫痪,无从找寻答案,大大增加警方的办案难度。

    凌飞也是来到学校后从乔非陆博两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

    “老三,你说巧不巧,刚刚就是邀请你参加宴会的那个晚上。”乔非道。

    陆博没玩手机,一直在看着凌飞,不知想着什么。

    “还好凌飞走得早。”杨振宇感叹,“如果出事就完了。”

    凌飞淡笑:“可能是坏事做多遭天谴了。”

    “希望是吧。”陆博缓缓吐出四个字,收回目光拿出手机,开始做他的数独。

    “对了。”杨振宇好似想到什么道,“听说,有钱人都为富不仁,真的假的?”

    乔非翻了翻白眼:“我亲爱的老二,是不是我平常请你吃饭吃多了?让你觉得我为富不仁。”

    “咳咳咳。”杨振宇不说话了。

    陆博开口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乔非恼了:“老四,以后你别想我请你吃饭。”

    “富甲一方,兼济天下的人也不少。”陆博顿了顿又说道。

    “算你识相。”乔非呵呵一笑,“今晚请你吃饭。”

    对于薛渭水的死,乔非几人并没有联想到凌飞身上,凌飞再怎么样也只是个学生,长久的相处并没有发现凌飞有什么暴戾倾向,并不怀疑。

    他们不怀疑,怀疑凌飞的人有得是,例如唐娉婉!例如查清情况进行详细推测的陈景山……

    凌飞早前几番暴力行事,果敢张狂的手段,加上无比神秘的背景,猜测是他的人并不少。并且,当日凌飞去了薛渭水的宴会,凌飞和薛渭水有仇,这点也不是什么秘密。凌飞不论动机,实力,动手的可能性,都很大!

    但是,怀疑终归是怀疑,并没有证据,不然这会儿那些警察就该来新大找凌飞了。只能说那天薛渭水做得很好,他安排得妥妥当当,只不过没想到为凌飞做了嫁衣,自己也惨死。

    对凌飞的怀疑再深,唐娉婉也没好意思问。就算是凌飞所为,她也明白自己没资格说什么,凌飞是为了她才得罪薛家,动手也是为了她,她又有什么资格责备?心中善良的她或许讨厌杀人,可对于凌飞她没法责备……

    接下来一段时间,凌飞这里一直风平浪静,没有警察过来找他。

    凌飞平静的生活持续了小半个月,没有人来找麻烦,学校也少了不长眼的铁头娃,公司的发展也顺风顺水,俨然一副国泰民安的架势。

    而今天,学校迎来林韵兮所说的东瀛、南韩观光学生。迎接的工作无可避免落到了学生会的头上,作为学生会的闲人一个,凌飞也被叫过来。

    对于东瀛、南韩两国到来的观光团凌飞极为不屑,若不是想到这些天确实没在学生会干什么事,以及林韵兮要瞪死人的凤眸,他绝对不来。

    这群观光的学生坐校车来,大家都在准备,凌飞本来应该安排打杂,毕竟是新加入的。可一看凌飞那样,一想他的脾性,谁敢让他去打杂?所以凌飞最后的工作就是和林韵兮等人一同迎接观光学生。

    凌飞不甚满意,可还是跟着过去。过去就是充个场面,凌飞哪还不懂怎么回事,可惜不想去也得去。

    今天的迎接团队没有文斌,估计是昨天开会决定凌飞是迎接团,所以他就借病不来了。这段日子,凌飞都很少看到文斌,只要有他在的场合文斌有意无意都会避开,既算出现也是在人多的时候。他也是怕极了凌飞,生怕凌飞揍他,只有在集体场合没有顾虑才敢出现。

    众学生会成员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到场,这让凌飞越发不满,对于这两国之人他就没有好感,让他等得不胜烦躁。

    “会长,快到中午,先去吃个饭。”凌飞直接道。

    林韵兮也有些皱眉,那些人未免太不守时:“接待的行程是定好的,待会儿一起吃饭,现在不行。”

    凌飞转身就准备走:“我先走了,饿了。”

    “凌飞!”林韵兮忙叫道,“你……”

    凌飞猛地转身,目光凌厉:“我来是给你面子,他们没这个面子让我等这么久。”

    林韵兮一顿,抿嘴不言。

    凌飞耸肩,离去。

    周围的学生会成员都没说什么,他们都心里不满着,只是没有凌飞这样的胆子而已。林韵兮的威望很高,他们不敢。

    让凌飞等人,他们还没这个资格,凌飞头也不回去了食堂。

    新大一共有十一个食堂,在各大高校中只算一般,不过其中一家食堂格外不同,是奥斯丁酒店所投资建设,美食极多。

    奥斯丁酒店凌飞显然是没好感的,可谁愿意和吃的过不去,他毫不犹豫就来了,准备品尝一下乔非赞不绝口的熏鹅。

    这会儿因为没下课,学生也不是很多,平日爆满的店人并不多。

    凌飞进店倏地目光停驻,嘴角扬起,走了过去。

    “hi,好久不见,安若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