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今晚的计划,我在所有酒里都下了毒,所有菜肴里也放了毒,除非你什么都不碰,否则必然吃下一半毒药。”薛渭水面带嘲讽。

    凌飞眉眼微动,什么话都没说。

    “嗬,你现在的表情,哈哈,真是精彩。”薛渭水嗤笑,“刚刚如何狂妄,现在还不是跟条咸鱼一样。要怪就怪你太过狂妄自大,自大是你致命的弱点。只要逮准你的弱点,嘲讽几句就跟了过来,喝下另一半的毒药!”

    凌飞手指摩擦着茶杯,目光流转。

    “以你的医术,直接下毒风险太大,所以我特意让那位先生制作了这种毒药。单一一种毒药都是无毒甚至大补,可要是两种合一,将成为剧毒。”薛渭水笑容残酷。

    “那位先生?”凌飞端着茶杯,目光微异。

    “不错,那位先生。”薛渭水满目讥讽,“我说了,世上能人众多,你医术不错,也有不比你差的人,上次我儿子的伤也是那位先生医治。”

    “展天啸父亲的毒也是出自他手吧?”凌飞突然道。

    “不错,嗯?”薛渭水面色一变,盯着凌飞,“既然我说漏了嘴,你更得死了!”

    凌飞暗道果然,会这种两种毒药叠加手法的哪可能那么多,找到一个都不容易,小小新城突然出现两个,那巧合得有点过了。

    “小子,多长点眼,在新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收敛着点,别以为有点身手就不把一切放在眼里,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薛渭水淡漠道,“冒犯陈家,得罪我薛家,荷禹赌场辱丁行健颜面,你的狂妄让这新城已经容不下你。今天就算我不动手,你也蹦跶不了多久。”

    “这就不劳你费心。”凌飞放下茶杯,扫了眼周围这些人,“你说,今晚这里死人的话,会不会有人注意?”

    薛渭水笑容诡异:“放心,绝对不会,今晚这里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人进来,死多少人都不会有人注意。你也不必担心没人过来给你收尸,我会让人把你扔进海里,或者是剁成肉酱喂狗。”

    “那,我就放心了。”凌飞拉起袖口。

    薛渭水眉眼一动:“还准备动手么?是不是我还没给你说说这毒药的功效?所以你不清楚发作状况?既然如此我详细给你说说看。”薛渭水显得很是淡定,“你一旦动作加快血液循环,原本五分钟发作的毒,估计立即就会生效,而后七窍流血而死,死状难看,你可以试试看。”

    凌飞缓缓站起来,面色淡淡然:“那我就试试看。”

    薛渭水冷笑一声:“不知死活,到这会儿了,你如果跪地求饶我兴许能酌情给你点机会,你这样更让我厌恶,巴不得你早点死,可不会给你机会。”

    凌飞诡异一笑:“你不想想我为什么会想到展老先生的事情?”

    薛渭水一顿,心中浮起几分怪异之感。再看凌飞,他已经动了,整个人如同一道流光消失于眼前,下一刻一脚已经到了浴室出来的那几人身边。

    “动手,开qiāng!”薛渭水忙一声大喝。

    砰砰砰!

    密集qiāng声响起,凌飞速度更快些,薛渭水发声前一刻已经一脚踹在其中一人头上,一脚将之踹昏,顺手一捞,抓住他甩出的qiāng。

    薛渭水喊完瞬间,凌飞身形迅速挪移,如同鬼影一般的步伐,悄然到了另外一人身后。对面射击的人完全不考虑对面是同伴,竟是将凌飞身前的人打成筛子!

    这时候凌飞出qiāng,就近将旁边还有一个浴室出来的射杀。一脚踹向旁边沙发,两人合抱的大沙发竟然凌飞一脚踹飞,撞向前方无情qiāng手。

    砰砰砰!

    轰!

    qiāng声不止,沙发也被打成筛子,砸落在地。

    砰砰砰!

    借由沙发飞过去的契机,凌飞动qiāng,连开三qiāng,子弹毫无偏差正中对面qiāng手眉心。仅仅十秒钟不到的时间,地上已经躺下六个人!一共出手的有八人,这会儿只剩下两人。

    那两人已然有些崩溃,握qiāng之手都在冒汗,咬牙瞄准凌飞继续射击!

    凌飞仿佛全身上下都长了眼睛,在他的挪移之下两颗子弹由他身侧飞过,无法命中,而凌飞子弹已经出膛,砰砰两声,又是准确无误的命中眉心,两人怒目圆睁倒地。

    手qiāng在凌飞手上转了几个圈,耍了几个杂耍,重新握在凌飞手上,qiāng口对准薛渭水。凌飞淡淡道:“薛先生,现在,你还有什么感想?”

    薛渭水瞳孔在颤动,眼睛扫过地上这些人,心中忍不住胆颤。不偏不倚,每个让凌飞射杀之人,皆是眉心中qiāng,丝毫不差。这样的qiāng法,上次虽然有听闻,可真的见到了,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身手、qiāng法,这两点让凌飞几乎成为不可战胜的敌人,看着凌飞薛渭水忍不住生出一股无力感。为什么?他不能理解,为什么凌飞明明中了毒还能这样出手!难道是那位先生的药出了问题?不,不可能!

    薛渭水紧盯凌飞:“你已经中毒,还敢这样动手,血液循环加速,你必死无疑!”

    凌飞缓步走了过来:“刚刚我问你的话没认真听吗?还是说你蠢得根本不会思考?”

    薛渭水心绪连动,凌飞方才问的是为什么会联想到展天啸父亲的事……

    “嗯?难道……”薛渭水眼睛瞪大。

    凌飞重新在薛渭水面前坐下,手qiāng放在茶几上,淡淡道:“既然你都知道我医术不错,为什么还敢这么做?你是不是认为我的医术并不如你口中的那位先生?”

    薛渭水脸色变得难看。

    “既然你知道人外有人,为什么不认为我就是人外的那个人?”凌飞淡漠道,“他的医术在你看来超凡脱俗,他的毒药在你看来无人能发觉。可在我看来很一般,对于毒术造诣只能说很一般。”

    薛渭水攥紧了拳头,全身紧绷。

    “对于一般人而言自然不会怀疑,对于医术不俗的人可能也不会怀疑,可惜,你碰到的是我。”凌飞深深望着薛渭水,“为什么你会想着去挑战我的医术?你就这么笃定我的医术最差?我可认为这是比我身手更加出色的方面。”

    薛渭水面若死灰。

    凌飞继续道:“今晚一开始我就看出你酒菜中的诡异,宴会后你特意过来让我喝茶,将你的目的暴露无遗。混合型毒药,酒、茶,对我而言一嗅便知药物成分。和我玩这个,你还太嫩!”

    薛渭水眼中闪烁挫败之色,他今晚已经料到足够多,准备得足够多!可没想到,还是小看了凌飞。

    良久,薛渭水长舒口气,似是洒脱了,凝眸而视凌飞:“你为什么会猜到和展天啸父亲有关系?”

    “会制作毒药的人在整个华夏应该都不多,会制作两种混合毒药的就更少了,小小新城出现两位的概率很低。”凌飞道。

    薛渭水默然。

    “好了,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今天让你死个明白。”凌飞拿起了茶几上的qiāng,到了这个份上,让他放过薛渭水绝无可能!已经不是几个亿的事,薛渭水必死!

    看着满地的死人,薛渭水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个劫了,凌飞恐怖的身手qiāng法也让他丧失逃跑的念头。明知必死倒也想开,他面容苦涩,沉吟良久想到了一个一定要问的问题。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是这段时间以来新城上流社会之人最想知道的事情。

    凌飞目光悠悠:“本来这样的问题我是不可能会回答的,不过你已经快死,说说也无妨。”凌飞仰头看了片刻天花板,“你可以当我是地狱回来的复仇者,呵呵,这么说你显然不懂,那就说得明白些。”

    凌飞垂首凝视薛渭水:“我姓凌。”

    “嗯!”薛渭水瞪大眼睛,这一个字,他联想到了无数。

    砰!

    qiāng声响起,薛渭水倒在沙发上,眉心一个血红qiāng眼,死不瞑目。没人知道他方才想到了什么,是不是联想到了燕京那个庞然大物,名为凌家的庞然大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