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对话框内最后一句话洛倾城顿了顿:不偷不抢,心安理得。

    看着这八字许久,洛倾城凝眸,露出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这一笑,让旁边的王凯文看傻了,美得惊心动魄……

    洛倾城最后拿起手机打了几个字:“别冲动,小心。”

    洛倾城收起手机,抬起头就看到王凯文站在她眼前,眼中透着邪淫之色:“洛小姐,刚刚一直没机会和你聊天,现在总算有机会。”

    洛倾城心念流转,哪能想不到王凯文什么心思,微微一笑,露出她魅惑无比的笑容:“聊什么呀?”

    王凯文心都快酥了,那娇滴滴的声音,仿佛是羽毛在他干涸的心底抚摸着,撩人心魄。这在王凯文看来就是在chi luo裸地暗示,这种女人都是拜金的,薛渭水的钱可以赚,他的钱也可以!

    “聊一些关于运动方面的知识。”王凯文笑意淫邪。

    “比如说?”洛倾城语调婉转,娇媚诱人,仿佛是在勾引人一般。

    “身体运动。”王凯文嘿然而笑。

    洛倾城娇嗔:“你好坏呀,竟然在人家面前说这个。”

    “说什么啊?”王凯文故作不明。

    “还问,你真坏。”洛倾城嗔道。

    你真坏三个字把王凯文撩拨得小腹冒火。

    “不过,你……不怕吗?”洛倾城笑问道。

    “怕什么?”王凯文问道。

    “待会儿薛先生收拾完那个小子肯定就出来了,他要找我怎么办呢?”洛倾城眼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王凯文整个人怔住,冒出来的浴火尽皆消退,额头冒汗,还真是精虫上脑,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事!洛倾城是薛渭水要的人,他现在敢动?

    王凯文怔怔不言,洛倾城娇滴滴问道;“还来吗?”

    王凯文尴尬一笑;“算了算了,以后以后。”

    洛倾城笑了笑转身离去,红裙舞动,臀部左右摆动,热火无比诱人无比。而王凯文只得望而兴叹,没胆子上啊。

    ……

    薛渭水离开后往楼上去,凌飞跟在后头。

    薛渭水走到一间房间,对着凌飞冷冷一笑,开门进去。凌飞没什么犹豫,跟了上去。如薛渭水所想,基于强大实力的自信,凌飞不惧天下任何事物。

    凌飞走进房间内,薛渭水坐在沙发上,指着对面的沙发道:“坐。”

    凌飞目光扫过房间,随后将门带上,在薛渭水面前坐下。

    薛渭水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冷笑着:“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

    “一般。”凌飞端起薛渭水放下的茶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既然你要求见面,我们正好说说。”

    “说什么?”

    “说你如何不识抬举。”凌飞淡淡道,“说说你不知悔改变本加厉的惩罚。”

    薛渭水冷笑:“死到临头尤未知,还这么张狂。”

    凌飞轻嗅茶香,品着香茗:“好茶。”

    凌飞这淡然的模样让薛渭水很不爽,这般淡定自若的神态,让他生无名之火。

    “上回,你差点踢废我儿子,这回还开了一qiāng,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这种胆子。”薛渭水眼眸冰冷。

    “为什么是差一点?”凌飞反问,“我记得我当时的动作,绝对一脚将他踢废,没想到竟然还安然无恙。”

    薛渭水冷笑:“世上能人众多,你孤陋寡闻罢了。”

    “没关系,下次彻底踢废就是了。”凌飞淡然道。

    薛渭水嗤笑:“不曾想还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今天过后恐怕你再没有下次!”

    “这就不劳你费心,我们还是谈谈你对唐娉婉出手的事。”凌飞将茶杯放下,“我将你儿子踢废,你却对她动手,你这种人真不配叫男人,对女人动手。”

    “那又如何,毛头小子才讲所谓的男人,无毒不丈夫。”

    凌飞没管他说什么,淡淡道:“三个亿,给了我就放过你。”

    “哈哈哈。”薛渭水大笑,“真是好胆,还敢勒索我。”薛渭水笑着笑容变冷,“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凌飞笑容变得淡了:“如果只是想依靠这几个藏在柜子里的废物,我劝你还是断了念想。哦,还有浴室那几个,趴窗口的那几个。”

    薛渭水面色微动,带着讥讽:“确实有点手段,难怪这么张狂。”

    “全都出来吧,没必要藏着。”凌飞淡淡道,“这种酒囊饭袋,再多也没用。”

    薛渭水冷笑:“都出来,既然被人发现了,那就不用再藏着掖着。”

    薛渭水一声令下,浴室、柜子、窗外,一下子出现十多个人,个个手上握着黝黑锃亮的物体,幽深的口子对准凌飞。

    “你很狂,非常狂。”薛渭水冷笑,“竟然还敢跟着我过来,该说你什么好,是无脑呢还是自信。不管怎么样,今晚,你将死在这。”

    凌飞扫了眼四周,笑了:“你真认为这些废物能杀了我?在荷禹赌场的时候那个叫丁行健的也这么想,我劝你还是乖乖转三个亿比较好。”

    薛渭水笑了,张狂大笑:“够狂,我喜欢,如果你没对我儿子动过手,我说不定还挺喜欢你的。可惜……”薛渭水笑得冷了,“没有如果,今晚你必死无疑。”

    “嗤。”凌飞扫了眼四周嗤笑一声,没在怕的。

    薛渭水看着凌飞的笑也笑了:“我知道你的身手强,如果没有上次在荷禹赌场的事情,我会认为再强也强不过qiāng子。可现在,我考虑到了。”

    闻言,凌飞的笑微微敛起。

    “你当真认为我仅仅带这些人就来对付你,便认为百分百能拿下你?”薛渭水反问,“我难道不知道当日你在荷禹赌场的情况?”

    凌飞神色渐渐变得正经。

    “对付你,后手自然得准备齐全。”薛渭水倏地端起茶杯,手指摩擦茶杯边沿,“我知道你医术超凡,如果在酒水里下毒,你肯定轻易发现。可如果是混合型的毒药呢?”

    薛渭水抿了一口茶,看着凌飞毫无表情的脸笑了:“发现了么?我在茶里下了毒。不过,如果仅仅是茶水,里面的毒根本算不了毒,反而是对人身体有益处的补药。可如果配上另外的药物,那可就是致命毒药了!”

    “比如说……你今晚喝的红酒里的毒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