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渭水与众宾客聊着天,目光不时往四周扫视,想要寻找凌飞的身影。现在终于看到,看到凌飞他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在看到罗徒时眉头一挑,他怎么来了?

    沉吟片刻薛渭水朝着凌飞走过来,身旁的洛倾城挽着他的手跟着走,也不知道去干嘛,跟着便是。

    走着走着洛倾城脸色微异,越走越近她自然而然看到了和罗徒聊天的凌飞。她心中诧异,杨振宇,他怎么也来了?而且……薛渭水竟然特意过去找他,他和薛渭水还有什么关系?

    凌飞望见薛渭水,神情淡淡,并无丝毫变化。旁边的罗徒似笑非笑,凌飞在荷禹赌场打伤的可是薛渭水亲儿子,丁行健也是薛渭水的兄弟,今晚有意思了,看来没白来。

    薛渭水走到凌飞身前,神色冷峻:“凌飞?”

    “知道了还问什么?”凌飞淡淡道。

    洛倾城眼皮一跳,他不是叫杨振宇么?怎么是凌飞?等等,凌飞不就是薛渭水要动手的人?

    薛渭水笑容微冷:“也亏得你敢来。”

    “有免费的晚餐,干嘛不来?”凌飞端起酒杯轻抿一口。

    薛渭水瞥了眼凌飞的酒杯神情淡淡,转看向罗徒:“罗贤侄,许久不见。”

    “薛叔叔,晚上好。”罗徒微微颔首,倒没有显得多么恭敬,仅是礼仪上的表示。

    “罗贤侄,你这一次来新城是为了那场聚会吗?”薛渭水笑问道,对罗徒他有了笑脸。

    罗徒点头:“是的。”

    “你堂兄呢,他来了?”薛渭水问道。

    罗徒神色变淡数分:“兄长另有事,这段时间在濠江。”

    “哈哈,濠江赌场是吗?看来他又要大杀四方了。”薛渭水笑道。

    罗徒挑眉:“不一定,濠江赌场高手众多,不见得讨得了好。”

    薛渭水笑道:“谦虚了。”

    “薛叔叔,这点我可要提醒你。”罗徒若有若无瞥过凌飞,“莫小觑天下人。”

    薛渭水自是注意到罗徒的眼神,嘴角一撇:“这是自然,但有些人就没必要了。”

    罗徒淡淡一笑:“或许吧。”

    薛渭水又看了眼凌飞,淡淡道:“宴会过后留下,我们聊聊。”

    “是得好好聊聊。”凌飞侧目,今晚把事情解决了,为唐娉婉解决最dà má烦。

    薛渭水言毕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现在摆明了阳谋,还敢来,胆子不小!

    洛倾城跟着离开,她全程没有多看凌飞一眼,凌飞也没有多说一句话。洛倾城明白如果让薛渭水知道自己和凌飞有关系,他定然不会对自己善罢甘休,薛渭水的脾气她很清楚。

    凌飞也是这个想法,虽然不耻洛倾城的自甘堕落,却也不至于故意陷害她。表明两人认识对洛倾城来说是一个灾难,他不会去这么做。

    薛渭水和洛倾城离开,罗徒收回视线:“凌飞。”

    “嗯?”

    “小心点。”罗徒道,“这个人我不喜欢,心狠手辣。”

    凌飞淡笑:“我更甚之。”

    罗徒凝视着凌飞,许久才道;“看你的眼神,感觉你不像那种我讨厌的人。”

    “有时候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凌飞道。

    “那是别人,我相信我的眼睛。”罗徒道。

    凌飞没多说,只是笑笑。轮心狠手辣,他当年不知杀了多少人,脚下尸骨可堆积成山!

    宴会在继续,凌飞和罗徒一直在聊天,旁的全都不管。

    “凌飞,我很好奇。”罗徒望着凌飞,“不,应该说是很多人都很好奇,你到底是哪冒出来的?”

    凌飞淡笑不语。

    “两年多之前查无此人,两年间的凌飞泯然众人并无出奇,两年后横空出世,惊艳无数人。医术、身手、赌术、心性,无一不是顶尖之选。”罗徒眯着眼,“加之无从调查的过去,这样的人没人会认为他是普通人。”

    “你,到底是哪来的?”

    凌飞手指着天:“如果我说是天上来的,你信吗?”

    罗徒浅笑:“不说便不说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没必要一定知道。”

    凌飞也不多语,抿了口红酒,目光在杯中红色液体徘徊。

    “哦,想起件事。”罗徒倏地想到什么,“过一段时间可能有个聚会,到时候邀请你可别拒绝。”

    “什么宴会?”凌飞问道。

    罗徒神秘一笑:“到时,你就知道。”

    神秘兮兮的样子,让凌飞有了几分兴趣。

    全程宴会凌飞只和罗徒在聊天,薛渭水那边根本不予理会,等着宴会结束。提早离开是不可能的,今晚凌飞要会会薛渭水!

    宴会持续数个小时渐渐散场,人一一离去。

    看人走得差不多罗徒也道:“我走了,小心点。”他知道薛渭水一定是在准备着什么。

    “不准备和他打声招呼?”凌飞笑道。

    罗徒瞥了眼薛渭水:“如果不是家人要求,我理都不理。”说罢径直朝大门而去,头也不回。

    又只剩下凌飞一人,他食拇二指捏着杯脚左右旋着,望着酒杯中晃动着的液体。嘴角扬起,又抿了一口。

    人员渐渐散去,凌飞抬眼只看到寥寥几人,他,薛渭水,洛倾城以及方才进来时那位经理王凯文。

    薛渭水目光停驻于凌飞身上,嘴角牵起一丝残忍的笑。薛亭远是他儿子,还是独子!凌飞那一qiāng都快接近下体,如果稍微偏移,后果不堪设想。上一次,凌飞的出手就险些令薛亭远废掉,若不是言家的那位先生……

    两罪并罚!凌飞今天必须死!之前腾不出手,今天腾出手动手,凌飞绝无逃脱之想。

    薛渭水朝着凌飞走过来,心中暗道。凌飞此人不论身手心性都属于上上之选,但也有缺点,一个致命的缺点,那便是他太自大了!毕竟有如此身手与心性,能不自信?也属正常。可这也正好让他有可乘之机,利用他致命的缺点对他动手。

    走到了凌飞面前,薛渭水淡淡道:“挺有胆子的,没想到你竟然还没走。”

    “这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凌飞道淡淡道。

    薛渭水扫过桌上:“吃了不少,喝了不少,不错不错,正好当做你的断头饭。”

    “呵呵。”凌飞笑了,“不知道该说你是无知者无畏,还是说你傻。”

    薛渭水神色不屑:“年轻人,人,不要太狂妄,无论什么时候还是低调点好。”

    “对你,并不需要。”凌飞毫不客气。

    薛渭水冷笑:“很有胆子,如果你真有胆子,那就跟我来。”说完薛渭水转过身,往门外走。

    “跟你去十面埋伏的地方么?”凌飞笑了。

    “不敢?”薛渭水扭过头。

    “有何不敢。”凌飞大步迈前。

    薛渭水前头走去,心中冷笑:对,这就是凌飞的致命弱点,他太自大了,认为世间没有什么能让他折戟。无论什么样的挑衅他都接下,说是勇者无畏,在薛渭水看来就只是蠢货!

    凌飞跟着薛渭水离开,洛倾城在后面看着没有上前,眉头紧锁,在她看来凌飞实在太冲动了!薛渭水明显是准备了大招来对付他,可他还一头撞上去,这种做法她没法理解。

    洛倾城犹豫许久,她不能明显提醒凌飞,薛渭水还在场,那是找死!想了片刻,洛倾城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点开杨振宇的对话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