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有意思,这种时候发请柬。”凌飞淡笑,眯了眯眼。他决定做个了断,唐娉婉的事情也该有个说法了,为了唐娉婉今晚得去。

    薛家对唐娉婉的动手越来越过分,这些天更是变本加厉,凌飞还在想办法,看来不用想了。

    薛家为什么给自己请柬凌飞很清楚,估计是为薛亭远而来,薛亭远身中一qiāng,这段时间估计薛渭水早就疯狂,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憋到了现在,今晚恐怕是鸿门宴。

    看着请柬,凌飞露出一抹笑容,鸿门宴吗?如果是的话他更好动手,还怕找不到由头呢。

    拿着请柬凌飞回云顶山,时间到了中午,凌飞等了片刻唐娉婉没有回来,他给唐娉婉打了个电话。

    “婉儿,你还没回来?”

    “……你又混进去?”唐娉婉冰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嗔意。

    “什么叫混进去,我从三楼翻进去的。”嗯,没错,这是最近凌飞这几天的日常。

    “……”唐娉婉。

    “和你说件事。”凌飞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今晚薛渭水给了我一张请柬。”

    “嗯?”唐娉婉皱眉。

    “你去吗?”凌飞笑问道,“今晚七点凯撒酒店。”

    唐娉婉这一瞬间脑中闪过无数念头,第一个念头自然是去!她觉得薛渭水一定是有什么坏主意来针对凌飞,她想跟过去。可转念一想又不行,凌飞一个人反而更安全不是么?就说上次奥斯丁酒店陈景山的庆功宴,如果不是因为她在场凌飞不会如此被动。

    良久唐娉婉道:“不去。”

    凌飞不知道唐娉婉做了多少思想工作,对他来说唐娉婉不去更好。今晚之宴很可能是鸿门宴,唐娉婉去太过危险。

    “好。”

    “还有事?”

    “嗯……没什么,就是想你了。”

    “咔哒。”对面直接挂了电话。

    凌飞失笑,这妮子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害羞。

    确如凌飞所料,电话那头的唐娉婉侧颊泛起红霞,连拍自己的脸蛋转过转椅看向落地窗下,生怕有人从正门进来看到她的“丑态”。

    ……

    凯撒酒店是新城为数不多能与奥斯丁酒店相媲美的酒店,不过以全国的角度来看凯撒酒店差远了。奥斯丁酒店在全国都有分布,而凯撒酒店只在新城。

    凯撒酒店是新城的一位老板所建,建于几十年前。作为新城本地酒店发展自然不弱,加上早期政策的扶持,才有了在新城能与奥斯丁酒店分庭抗礼的凯撒酒店。

    在新城,能和奥斯丁酒店相比拟的酒店屈指可数,凯撒酒店算是一家,不过这只是指的规模。若要说安保质量,规矩,凯撒酒店与奥斯丁酒店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奥斯丁酒店的规矩和氛围是最为严苛的,因而更多人原意去奥斯丁酒店,尤其是比较大的宴会,在奥斯丁酒店举办居多,凯撒酒店沦为备胎。

    今晚,凯撒酒店迎来少有的宴会,是渭水集团薛渭水所举办。这把经理王凯文乐坏了,今天早早就开始操办,亲自主持场面,迎宾这种百分百不可能他干的活都做了一阵。

    王凯文做完一阵正准备回去时停下脚步,望着前方有些失神。前面走来一位身着红色礼服倾城无双的绝色美女,浑身上下透着魅惑二字,一张红唇让人下腹冒火。举手抬足都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味道,轻轻一笑都让人心头火热。

    这女人跟在一位男人身旁,男人王凯文很熟悉,不正是薛渭水吗!

    王凯文谄媚笑着迎了上去:“薛先生,您来了。”

    薛渭水长相普通,甚至有点丑,可那股气质却让人侧目。带着一股盛气,霸道之感,眼神中都透着无比的自信。

    “嗯。”薛渭水淡淡颔首,“来了多少人?”

    “差不多了。”王凯文道,“应该来了大半。”

    薛渭水侧目:“凌飞,见过么?”

    凌飞?这是谁?旁边那位女人好奇,竟让薛渭水特意询问。

    王凯文想了想:“没有,没见到。”昨天徐渭水特意吩咐过,他记下了凌飞这个人。

    薛渭水眸光一闪,淡淡道:“如果来了,通知我。”

    “明白。”

    薛渭水前头走去,身旁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一同走入期间。两人消失眼前,王凯文将视线由女人的臀部移开,那丰臀着实诱人无比,让他喉间发干,真是绝代尤物。

    “勾人的妖精。”王凯文嘀咕一句转过头来,盯着外头看。现在他没法走了,薛渭水那句话让他必须等到凌飞来为止。

    走入会场内的女人眸光流转,娇滴滴道:“薛先生,凌飞,是谁啊?”

    薛渭水神色变淡数分:“你无须了解,只需要知道他是一个必死之人即可。”

    女人暗自感慨,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催。这些天她看过太多被薛渭水整死的倒霉之人,最近薛渭水很暴躁呢,就是因为儿子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打伤他儿子,找死呢这不是。

    ……

    凌飞抬头看凯撒酒店,论规模不输奥斯丁酒店。走进来服务员满脸笑容,凌飞暗道这里门迎更加热情。会场所在地是在七层,凌飞坐电梯上楼,进会场。

    “经理,您看。”旁边的门迎突然努努嘴。

    王凯文看了眼前头,看到凌飞眼睛睁大,低声道:“我先进去。”

    凌飞一过来就看到两人鬼鬼祟祟看着他,他心思一动,面色不变走了进去。经过门迎时目光稍作停顿,将他神色收入眼底,心中闪过某些念头。

    此刻会场内人已不少,凌飞随意找了一处坐下来。今晚的事嘛,慢慢来。上次荷禹赌场已经让丁行健警告薛渭水让他收敛点,没想到还变本加厉,既然不听劝告,今晚得给他长点记性。

    凌飞端起一杯红酒,轻轻抿着,视线四扫,倏地在一处停住。这是一位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年纪不大媚态尽显,全身上下透着无限诱惑力。

    “嗯?”凌飞微异,“洛倾城?”

    深深看了眼洛倾城,凌飞将视线移向她身旁的薛渭水,这两人在一块。凌飞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是有手段,竟然能搭上薛渭水。

    随即凌飞又耸肩,与他无关,自甘堕落的女人罢了。

    凌飞静坐片刻门外传来喧闹声,凌飞望去,一个微胖的年轻人被拦在门口,他满脸无奈,解释几番请柬忘带,可还是没人信。

    看到这人凌飞笑了,世界还真小,这个人竟然是他在荷禹赌场碰到的那位赌术高超的微胖年轻人,那晚凌飞跟着他赢了十多万。

    拦下许久经理都过去,不知道说了什么才放行,让微胖年轻人走进来。

    微胖年轻人看了眼四周,在偏僻处看到独自一人的凌飞,他神色微异显然是认出了凌飞。微胖年轻人端起酒杯往凌飞这边走过去。

    “朋友。”

    凌飞抬眼一看,微胖年轻人走到了他身旁。

    “还真巧,我们又见面了。”微胖年轻人笑道,“我叫罗徒。”说着他端起酒杯。

    “罗徒?这个名字有意思。”凌飞端起杯子与之碰杯。

    罗徒抿了口酒:“家父所取,不知何意。”

    “凌飞。”凌飞道。

    罗徒眸光一闪:“竟然是你。”

    “嗯?”

    “那晚荷禹赌场出了事,我当时就想到你,没想到还真是你。”罗徒感慨。

    “你猜得很准。”凌飞淡淡道。

    “我从小直觉比较好。”

    “所以你赌钱都靠直觉?”

    罗徒一笑:“差不多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