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以来凌飞见过很多美女,冰冷骄傲如唐娉婉,活泼灵动多才多艺如任嫣然,腼腆善良可爱如安若曦,绝世容颜颜如玉,奔放如火的洛倾城,精干飒然的林韵兮。可让凌飞有感觉的只有唐娉婉一人,其他人或多或少只是有点好感而已,源于性格不错印象不错而生的好感,都谈不上喜欢的好感。

    最让凌飞触动的莫过于颜如玉,但也只是因为她绝世容颜而动容,说一见钟情不可能。凌飞不是没经历过爱情的初哥,见到漂亮的就觉得有好感。他很理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有自己的想法,目前为止他喜欢的确实只有唐娉婉一人而已。

    唐娉婉自从凌飞说了这句话后一直没看凌飞,一个劲望外瞧,像是外头风景很美的样子,实际上,黑压压一片。这让凌飞颇感好笑,这个妮子啊……

    送唐娉婉到了家,停好车凌飞也跟着下来。

    “你干嘛?”唐娉婉扭头问。

    “这么晚不住你家住哪?”凌飞问道。

    唐娉婉扭过头,莲步迟迟,一句话不说。

    凌飞笑着跟上,今晚睡哪是定了。

    ……

    深夜。

    唐娉婉已然睡下,凌飞知道,所以他走了。

    看着手机中一个地址,凌飞由楼上跃下,朝一处疾驰。速度若迅雷,一闪而过,几乎看不见人影。云顶山有摄像头,还不少,可若是打开看,一定看不到凌飞,因为他完美避过所有摄像头。

    下山,凌飞走进一停车处,开出一辆车来,前往新城市人民医院。

    车速极快,于深夜无人的街道狂奔,绕了一个大圈在新城市人民医院不远处停下来。

    凌飞抬头望天,如此黑夜,是个杀人的好时候。抓起一顶鸭舌帽戴上,凌飞走到医院后门那边。

    医院的后门是哪里?多数人都没去过,因为那里是太平间的出口。国人对于死者认为晦气,自不会有人往这来,这里是最安全的通道。

    凌飞由后面进入,那双狼一般的眼睛敏锐找到一个个摄像头,鬼魅般的步伐于其间穿行,直上七楼。

    723病房,远远看到病房号,凌飞眯了眯眼。到了,这里便是蒋旭的病房!

    不错,凌飞今晚要动的人就是蒋旭。对于一个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他没有任何放过他的想法。今晚,若是差上半步,他将死无葬身之地!怎能轻饶他!

    今晚的事凌飞在脑中想过很多遍,从石块的位置,顶上的情况,蒋旭文斌两人的发言等等来分析,笃定是这两人出手。尤其是文斌早前都没有工作,偏偏凌飞的钢琴他上前帮忙,指挥,让凌飞推测到很多。想要让他刚好站在石块下面,能够做到的只有文斌!任嫣然的提点,之后文斌和蒋旭的反应,足以证明一切!

    既然想杀他,那就要有被杀的代价!

    凌飞在角落处等着,足足一个小时,四周详细情况尽皆了如指掌。

    “差不多了。”

    凌飞避开摄像头,走到门口,门没锁,轻松开门而入。

    病房很大,是单间,以蒋旭家的情况来说实属正常。

    看了眼闭目沉睡的蒋旭,凌飞手中出现一根针,夹于食拇二指之间,对着蒋旭甩去。

    “嗯——”一声低沉的闷哼,蒋旭动也没动。

    凌飞没有再看蒋旭一眼,转身离去,老办法避过所有监控,凌飞下楼,驱车离去。

    蒋旭,这个人成为了历史。哦,死倒是没死,不过也差不多。精通医术的凌飞明白自己出手的程度,渡劫针,源于碧落明心手中一种医术,若是往坏了用也能杀人,或是让人生死不得。生死不得,这才是最佳的报复方式!不是么?

    将手机仍在一旁,凌飞驱车回云顶山。

    今晚的行动,有展天啸的帮忙,不然可不容易找到人。手机中的地址、这辆车,都是展天啸准备。展天啸不知道凌飞要做什么,只是按照他的要求做,不知道过些天得知消息会怎么样。

    至于文斌,慢慢来……这么早死了,可没意思。而且按照推测,他应该也不是今晚的主谋,凌飞稍微放他一马。

    ……

    次日,一切像是没发生过一样,凌飞如以往一般起床,吃饭,上学。他平静的样子,根本不会让人想到他昨晚做了怎样的事情。

    而此刻,新城市人民医院723病房,一位中年男人在怒吼。

    “到底怎么回事?”

    旁边的医生护士噤若寒蝉,不敢言语。

    “为什么昨晚说只是一点小伤没有大碍,今天就变成这样大小便失禁,还昏迷不醒?”中年男人怒道。

    医生护士们也都在奇怪,为什么?根本没有理由才对。昨晚做过全身检查,真的只是小伤,有人还说了不用住院,休息几天就好了。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没人知道……

    中年男人骂了一通站在蒋旭身旁面色狰狞:“你们还看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想办法!否则我扒了你们的皮!”

    医生护士连连称是躬身离开。

    中年男人面色难看,在蒋旭旁边坐下,攥紧拳头。昨晚的检查他也看到了,绝对不可能致死,为什么突然如此?

    嗡——

    手机震动,中年男人看到号码急忙接通:“刘秘书,怎么样?”

    “董事长,昨晚你让我去调查的我都调查清楚了。”

    “说!是谁把小旭打成这样。”中年男人面容阴狠,知道这个人,绝对让他死!

    “名字叫做凌飞,是新城大学里蒋少的同班同学。”刘秘书道,“事情发生在昨晚的圣诞晚会后台,那个凌飞是表演者……”

    刘秘书详细给中年男人介绍了一遍情况,对于场内的意外他自然没说是蒋旭所为,他也不知道,只当做意外,而凌飞迁怒于蒋旭,回到后台就对文斌和蒋旭动了手。

    “混账!”蒋长英重重拍在桌上,脸色难看,“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如此蛮不讲理。”

    “这个人我调查了一番……”刘秘书欲言又止。

    听到刘秘书踌躇的样,蒋长英眉头一皱:“说!”

    “似乎,市委书记陈景山的公子就是被他毁容的。还有薛渭水的儿子薛亭远,上回在荷禹赌场的事情也都是他干的。”

    “什么?”蒋长英瞳孔一缩。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