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会议室呆了许久,两人走出来。

    蹬蹬瞪——

    耳边是密集的脚步声,凌飞闻声下意识迈前一步挡在唐娉婉身前。

    “谁?”拐角处传来一道女声,下一刻露头。

    “咦?学姐?”

    “韵兮?”

    凌飞一顿,看了眼前头之人,林韵兮。

    林韵兮露出笑容,迎了上前:“学姐,我就说刚刚在前排没看到你,原来是来这里了。唔……”林韵兮看到旁边的凌飞,心中怪异,怎么回事,凌飞竟然也在这。深夜,孤男寡女,这让她不得不多想!关键是她认为凌飞貌似和任嫣然才是一对,眼下是什么个情况?

    “学姐,感觉怎么样?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林韵兮笑着看了眼会议室。

    唐娉婉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这一笑,若雪莲绽放,极美。唐娉婉极少笑,能见一次都属不易,可此刻夜太黑凌飞还站前面,非常遗憾地错过了。

    “还不错,氛围比以前更浓。”说话的量也比以往更多。

    “什么氛围?”林韵兮笑眯眯。

    “集体。”唐娉婉轻声道。

    林韵兮认真看了看唐娉婉:“嗯……学姐还在想以前?”

    唐娉婉面容淡淡:“好了,我还有事,我先离开。”言罢唐娉婉前头走去。

    凌飞跟上,离去。

    林韵兮轻轻一叹,果然还是想着以前,也是,伤透了学姐的心了,那群白眼狼。

    凌飞和唐娉婉下楼,凌飞上前几步拉住唐娉婉的手。唐娉婉瞥了一眼凌飞倒没有甩开,牵着手往校园外而去。

    走到校门口凌飞问道:“以前发生过什么故事?”

    唐娉婉不说话,这件事她不想说。

    唐娉婉的车停在外头,两人直接上车,这回是凌飞坐在驾驶座上。

    唐娉婉从学生会办公室出来便显得心不在焉,凌飞知道应该是林韵兮的那句话,过往发生过什么事才让她如此。不过唐娉婉的个人调整能力显然很不错,不久便恢复往日神色,一片冰冷。

    凌飞也没有特意追问,驱车带着唐娉婉来到一处停下。

    “嗯?”唐娉婉一顿,不是云顶山?

    “到了。”凌飞停好车道。

    “哪?”唐娉婉眉头一皱,往外一看,是一家餐厅。

    “不知道你累不累,我反正是累了,吃点东西回。”凌飞解开安全带下车。

    唐娉婉没说什么,跟着下车,进餐厅在靠窗位置坐下。

    凌飞随意点了几个菜将菜单递给旁边的服务员,看着唐娉婉道:“现在公司怎么样?”

    “还行。”

    “还行是个什么程度?”凌飞失笑,“说认真点。”

    “勉强还能活。”唐娉婉眼中有几分哀怨,竟然还问什么程度?

    凌飞手指轻敲桌面:“还能捱得住冲击么。”

    唐娉婉眉头皱起:“你又准备做什么?”

    凌飞淡漠道:“得罪了我的人,我没想让他们好过。所以……”

    “所以还会迁怒到我身上?”唐娉婉黛眉微蹙。

    “有可能。”凌飞平静道,“可能性不小。”

    唐娉婉深皱其眉:“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做?得饶人处且饶人。”

    “答应别人的事,理应做到。”凌飞道,他说的是言家。言老给了他药方,他也承诺会帮言老,研一医药的建立就是为了对付言家。届时,言家也可能会对唐娉婉出手。

    唐娉婉盯着凌飞看了许久,轻声叹气:“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雇用你。”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出租男友,然后引出这么多问题来。

    “换个角度想,我让你认识很多人的真面目。”凌飞道。

    唐娉婉皱眉,倒也没错,不论是疯狂的陈瑾浩还是无耻的薛亭远,这样的人早些认识他们的真面目也好。

    “而且,事已至此,你难道还指望和他们和平相处吗?”凌飞望着唐娉婉道。

    “唔。”唐娉婉一顿。

    “你的处理方式太温柔的。”凌飞摇头,“有人报复你,如果你用十倍百倍的力量报复回去,他们绝对不敢再对你动手。”

    “说得轻巧。”唐娉婉轻哼。

    “要做到不难。”

    “那你为什么没做到?”唐娉婉反问,如果做到她就不会面临这般局面。

    凌飞看了唐娉婉许久才道:“你难道不明白?”

    “唔。”唐娉婉一顿,抿嘴不语。

    “如果不是因为顾及你,害怕给你带来更多的麻烦,你认为我会放过他们?”凌飞淡淡道。陈瑾浩、薛亭远,这两人他起过何止一次的杀机。皆是因为担心牵连唐娉婉,才一次又一次放过他们,不然杀了他们很正常。

    唐娉婉默然,凌飞杀人不是没有可能,想到凌飞过于神秘的身份,做这种事的概率很大。

    “当前你要做的事情不是想着被动防守,该找机会反击就反击,你越凶他们才越不敢惹你。目前来说只有陈家、薛家想要对你动手,其他都只是想要讨好陈家而动手,如果你能逮住一个痛打自然震慑他人,杀鸡儆猴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凌飞道。

    唐娉婉心中一动,之前疲于防备,倒是没有想到这以攻为守的方式。若是杀鸡儆猴,定然吓退绝大部分人。

    “陈景山始终是要离开新城,据我所知你唐家在新城可以算是巨擘存在,这些仰仗陈家鼻息的人得好好考虑一下陈景山离开新城后的后果。你越大胆,他们的小动作越会收敛。”凌飞镇静分析着。

    唐娉婉恍然,很有道理,这一点她早前并没有想到。

    “如此一来除了几个和你真正有仇,且实力强大的之外再无人敢对你动手。”凌飞道,“陈家、薛家,再加上几个你原本得罪过却不知道的人,就这几家,我想你应该有能力撑住了吧?”

    唐娉婉不自觉点头,确实,如果按凌飞的办法来只会剩下这几家,其他人再无人敢动手。

    “那么到时候再加一个迁怒的人也不是什么大碍了对吧。”凌飞淡笑道。

    唐娉婉清冷的眸子扫了眼凌飞:“说了这么多,还是因为你要报复。”

    “不过我说的也是事实,不是么?”凌飞浅笑,看了眼送来的菜不再说话,提筷开吃。

    唐娉婉不语,确实如此,凌飞的方法她可以好好试试。唐家在新城起家,新城完全可以说是唐家的根据地。一个是将要离开新城的陈家,一个是扎根新城已久的唐家,他们确实得好好掂量。

    看唐娉婉若有所思的模样凌飞嘴角扬起,言家他必需动!今天算是给唐娉婉吃的定心丸,如果又因为没说开像那晚一样产生矛盾就不好了。

    然后唐娉婉就一直看着凌飞吃,凌飞很有胃口,两碗米饭,一桌子菜都吃了个精光。其间唐娉婉看得不由得咽口水,也夹了几筷子,味道没什么特别,为什么凌飞吃这么香?

    吃完结账,凌飞驱车送唐娉婉回去。

    快到云顶山,唐娉婉侧目淡淡道了一句:“任嫣然和你什么关系?”

    凌飞扭头一笑:“你为什么会问她?”

    “……”唐娉婉。

    “没什么,就是我之前给她写过情书,然后有些纠葛。”凌飞道。对于任嫣然他最初感觉一般,也就是因为那晚让他改观,多了些好感。

    唐娉婉嘴巴微张,本想继续问,却又不知该问些什么。写情书,那应该是是喜欢吧……既然是喜欢,那对自己这又算什么?可是,唐娉婉的性格根本问不出口。

    唐娉婉眉眼低沉,既然这样,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唐娉婉半天憋不出一个屁的性格凌飞很清楚,看她有些闷闷的模样便道,“别多想了,目前我只喜欢你。”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