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嫣然优美身姿翩然而动,随歌而蹈。腾转挪移,摆臂追寻,汉裙翻飞,任嫣然眼中浮现浓浓的苦痛,沉入歌舞之境。这是一段凄美的舞姿,引人神往。

    凌飞于另一头拔剑,剑花舞动。凌飞眼神气质皆是凌厉,随着手中剑招的越渐霸道,让凌飞真多了那几分霸王之感。

    剑势迫人,剑招凌厉,长剑在凌飞手中舞出一番霸道的味道,一如霸王意气风发举鼎覆秦。

    剑招在变,刚猛有余却多了迟疑,剑势再难有方才之盛。兵围垓下,决绝落寞,即便是霸王也难以力挽狂澜。

    歌曲曲调婉转,变得哀怨,一如楚歌四面。于霸王而言是那般哀伤,寂寞。

    凌飞手中之剑早已失去锋芒,剑势越发落寞,似每一剑都在踌躇,茫然难前。任嫣然之舞愈发凄美,霸王末路,虞姬情殇,以她姿色若投了那个色胚定然安然无恙。可她不愿,宁身死,也不愿离他而去。

    两人随舞靠近,歌曲已然到了尾声,苦痛挣扎。虞姬脚步踉跄,舞姿却绽放最美姿态,仿若昙花,绽放她最美的芳华,而后凋零。

    凌飞的剑舞已然停下,反握剑柄,负于身后。任嫣然于凌飞身前凄舞,一舞倾城,迷醉霸王心神。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凌飞为眼前倾城之舞而入神,嘴中呢喃。

    任嫣然凄美的舞到了最后,踉跄几步靠近凌飞向他倒了过去,她眼中是无尽的决绝,虞姬即便身死也应倒在霸王怀中。

    台下寂静无声,望着凌飞任嫣然的表演,沉醉于那段故事中。唐娉婉看着躺倒在凌飞怀中的任嫣然,黛眉微蹙,可这般表演又让她默然,很精彩!

    凌飞单手揽住靠在他怀中的任嫣然,抬起负剑之手,手背轻轻拭过她已然汗流满面的侧颊。任嫣然嫣然而笑,笑容中带着诀别之意,接过凌飞手中之剑,在喉间拭过。

    台下猛地一阵低呼。

    锵——

    长剑落地,发出铮鸣。

    凌飞怀中的任嫣然缓缓闭上眼睛,音乐也到了最后,霸王别姬。

    台下寂静无声,这种时候尽是忘了鼓掌,尽皆望着台上,望着大屏幕。

    “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凌飞单手抱起任嫣然,低声念道。

    右手拾起长剑,凌飞反手握剑,左手抱着任嫣然,往后台走去,背影落寞。走了几步,凌飞突然发出一声低吼,反手一掷,长剑脱手而出,未开锋的长剑锃地一声插入钢筋混凝柱中。

    铮——

    长剑定在柱上,发出铮鸣。而凌飞单手抱着任嫣然,只留下落寞的背影消失于舞台。

    长剑钉柱瞬间,台下轰然爆发,掌声雷动,其声几欲掀开屋顶。

    “真的,好精彩!”杨振宇眼中只有惊艳。

    乔非郑重点头:“不敢相信这是临时起意的表演。”

    “只能说他们两个太默契了。”陆博道。

    唐娉婉坐在椅子上,面容依旧清冷,那攥紧衣袖的柔荑证明了她的心情。

    后台,凌飞抱着任嫣然回来,一到后台任嫣然便跳了开来,脸上绽放笑颜。

    “听到欢呼声了吗?”任嫣然嫣然笑道,“是给我们的!”

    凌飞听到外面的欢呼声心情也好了不少,微笑颔首。

    “凌飞,没想到我们第一次配合就这么棒。”任嫣然满脸欣喜,“刚刚你舞剑很帅的!”

    “你跳得也很好。”凌飞来了一波商业互吹。

    “是吗。”任嫣然笑嘻嘻着。

    后台里的这群人也是满脸惊叹,舞台表现绝对满分,不敢相信两人的配合竟然这么好,明明是什么准备都没有。

    凌飞转过头,看向人群,心中浮现一抹阴翳,节目表演完了,他该继续办正事了!

    目光四扫凌飞眉头皱起:“文斌和蒋旭呢?”

    听到凌飞发问,周围人面面相觑,没敢回答。

    凌飞眼睛一眯:“跑得够快,下一次就没机会了。”在自己上台的这段时间是他们唯一的逃跑机会,逃跑也在意料之内。

    说着林韵兮走了进来,她看了看凌飞和任嫣然:“今晚的表演很棒。不过,任嫣然同学,你本来是压轴出场,现在已经表演了,再……”

    “换个人吧,我表演完了。”任嫣然打断道,她不想再上去表演。她怕如果自己再表演一个,有让凌飞失去最受欢迎奖的可能性。这不是她自恋,而是她明白自己在学校的人气有多高,真的说不定有这种可能。

    林韵兮看了眼凌飞,似有所悟:“好。”

    凌飞在后台待了一会儿便离开,对于所谓的最受欢迎奖什么时候公布他也无所谓,直接离开。

    “你去那?”任嫣然见状不由得问道。

    “找个人。”凌飞摆摆手,消失在任嫣然视线中。

    任嫣然黛眉一蹙,莫名得心里一紧,感觉来得很是怪异,就好像自己喜欢的某样东西要被抢走了一般。

    凌飞走出后台,目光在观众群中扫过,而后缓步走到门口,从唯一的路口走出来,在外头那颗树下驻足,斜倚在树旁。仰头望着清冷之月,月光凄冷,在凌飞看来很像她,一样的冰冷,一样的拒人千里之外。

    凌飞倚树望着前方出神,却未离开。

    零零散散有学生开始离场,因为很多人判断任嫣然已经表演完毕,没有留下来的必要。大家高谈阔论,聊着今晚格外精彩的晚会。

    因为只有一条路,有些同学下来就看到了凌飞,声音停止,不时往凌飞这边看,边看边离开。

    凌飞熟视无睹,双手抱胸,静静等着,谁也不知道他在等些什么。

    出来的学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人知道任嫣然不再出场,于是乎全都出来,rén liu量变大。人离开得越多场内跟着离开的人也越多,导致大片的人离场。

    凌飞随意的目光稍微正经了一些,凝视人群,手指轻敲手臂目光悠悠。

    踏踏踏——

    一道独特于寻常学生的脚步声,是高跟鞋的声音。凌飞凝眸望去,那位月一样的女人出现在他前方。月光洒下,沐浴在月光中,像一位精灵,让她本就清冷的模样多了点几分凄美。那双美眸盯着凌飞,立住脚步,双手抱胸,冰冷之感让周围无人敢靠近。

    这一位,不是唐娉婉还能是谁?

    周围的有若有所思者,前后打量这两人。

    凌飞缓步朝着唐娉婉走了过去,脚步不紧不慢,唐娉婉也没动,就在原地。

    凌飞走到唐娉婉面前,伸出了手。

    “走吗?”凌飞语气平淡,淡淡发问。

    周围的人神色怪异,凌飞大家肯定都认识了,今晚的表演谁没认真看?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凌飞竟然是和这个美丽的女人有关系,他们都以为凌飞喜欢任嫣然,他俩的事情新大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现在又冒出一个美女,让人怪异。

    唐娉婉没有动,耳根处渐渐泛红,这么多人在,甭管心里怎么想,她提不起勇气。

    凌飞神色越变越淡,唐娉婉看在眼里,眼神中有些慌乱,担心会不会又变成那天晚上一样。凌飞头也不回的决绝,这些天每每想到那晚,她都忍不住酸楚。她不明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情绪,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难以名状,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种难受的感觉不想再经历一次。

    唐娉婉不由自主抬起了柔荑。

    凌飞眼中微异,他还以为唐娉婉还会继续犹豫呢,他都准备主动上前牵手,如果她拒绝,他才会真的放开。

    不过……这样刚刚好。

    凌飞伸手,握住唐娉婉的柔荑,柔若无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