帷幕拉开,一席燕尾服的英俊男人出现在大屏幕之上。

    “呼!”一群女人惊呼之声,其中还夹着不少男人的低呼,因为凌飞出乎预料的俊朗而惊呼。

    凌飞的脸本就很帅,化过妆之后更为耀眼。眼妆更加凸显他独特的凌厉气质,一席文雅的燕尾服没有让他显得格外绅士,反而是透着一股霸道迫人之感。

    俊逸、霸道,这般集合体的气质让女人极为喜爱,凌飞初一出场便引得无数关注。

    “唔。”乔非在底下看了半天,许久才吐出一句,“好吧,我承认他比我帅那么一丢丢。”

    “没化妆也比你帅。”陆博不遗余力打击。

    凌飞微微对着台下微微躬身,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然的微笑。

    主持人随着报幕:“接下来表演的是凌飞,他为我们带来的是——钢琴曲《卡农》。”

    台下有了然点头之人,也有迷茫不知的人,尽皆翘首以盼凌飞的卡农。

    卡农?任嫣然在后台听到报幕黛眉一挑,很棒的曲子呢,她也很喜欢。舒缓优美浪漫的曲调让她沉醉其中,她很想看看凌飞的展现是怎么样的。

    凌飞在钢琴前坐下,手指置于琴键之上,一股来源于灵魂深处的熟悉感充斥指尖、脑海。从小到大只有钢琴陪伴着凌飞,他寄情于此,钟情于此,一片赤子之心tou zhu其上,他的钢琴造诣极深极深。

    咚——

    乐声响起,舒缓而美妙,优美带着丝丝伤感的旋律盘旋于会场之间。卡农这个名字很多人没有听过,可旋律响起很多人都会有原来是这首歌的感觉。

    会场慢慢静下来,沉浸于凌飞的琴声之中。

    任嫣然在后台眼前大亮,真的很不错,比上回展现得还要棒,凌飞弹得很好。林韵兮也是颔首,凌飞的钢琴实力出乎预料。

    文斌扫了眼蒋旭,果然如他所言,凌飞的实力不错。和任嫣然比起来谁更强他不知道,他并不是专业的无法评价,可他知道,凌飞这样的反差极容易让拉得投票。方才下面的呼声他也听见,凌飞一上台便吸引如此目光,加上这段时间在学校疯传的各种凌飞消息,让很多人慢慢对凌飞产生好感,真有可能超过任嫣然。

    不过……文斌笑容渐冷,今天是没机会了,可能未来也没机会。他又看了眼蒋旭。蒋旭神色阴冷,冷笑连连,今天,凌飞死定了!

    凌飞渐渐投入其中,好久好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弹弹钢琴,这样的舞台是前一个凌飞无比渴望的。可他太懦弱,连上台的勇气都没有,只得望着台上耀眼的他们,顾影自怜。

    现在凌飞站在这个舞台上,展现所有,势要将以前的一切渴望与不甘尽皆释放而出一般。

    华丽优美乐章由指尖倾泻而出,跃动的音符带着动人故事涤荡人心,华丽的技巧,美妙的音乐,绝佳的感受。

    台下神往,他们没想到凌飞竟然有如此琴技,本能想要惊呼却又压制下来,如此美妙的音乐他们不忍打断。

    唐娉婉凝视着凌飞,眼前这个男人又一次给了她惊讶,到底有什么东西是他不会的?医术、身手、赌术、qiāng术,还有钢琴……这个男人太完美,完美得有些梦幻。

    唐娉婉眼神失去焦距,望着凌飞思绪飘飞。

    最惊讶的当属凌飞的几个舍友,他们没想过凌飞竟有这般实力,以前从不知道他还会弹钢琴。

    “你们看见过凌飞弹钢琴吗?”乔非不由得问道。

    “没有。”杨振宇摇头,从没见过。

    “深藏不露。”陆博道。

    凌飞沉心于钢琴之中,忘乎所以。突然,一道微秒的咔擦声传来。凌飞猛地睁开眼睛,狼一般的警觉性让他察觉到了什么。

    乐声戛然而止,台下及后台的人怔了怔,什么情况?

    轰隆!

    凌飞感觉到什么,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会场顶上裂开,一块巨石飞速砸落。这个会场并非露天,而是封闭式的,由于建筑很大,足矣容纳近万学生,一般晚会都在这里举办。

    谁也没想到,建筑顶上竟然出现如此严重工程问题,顶棚裂开,一块巨石砸落而下!

    台下一片哗然,惊叫开来,巨石块落下的位置不是别处,正是凌飞头顶!

    唐娉婉猛地站起来,瞳孔巨颤:“凌飞!”

    后台任嫣然也望着台上,看到这一幕竟是和唐娉婉异口同声叫了出来:“凌飞!”

    说时迟那时快,巨石块落下的位置太快太快!凌飞还坐在椅子上,无处可逃!

    蒋旭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凌飞,今天你死定了!他的做法够阴狠,说阴狠都不够,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凌飞!这么一块巨石落下,底下的人被砸到不死也得死!他不怕杀人,尤其是毫无证据表明自己是凶手的行凶,这只是一场意外事故,不是么?

    无数人已经捂住眼睛,不忍看到凌飞被砸出肉酱的画面。这么高的顶,巨石落下,重力做功太大,必死无疑!

    呼啸的石块夹杂雷霆万钧之力,冲着凌飞直击而至。凌飞整个人毛孔扩张,精神紧绷到极致,那双凌厉的眼睛像是能放出雷霆一般,紧盯落下的巨石。

    说时迟,那时快,巨石块仅仅一瞬便砸落而下。于那一霎那凌飞动了,身体后仰一脚踹在钢琴上,借力倒飞而出,若不出意外他刚好能脱离巨石落下的范围。然而,巨石太大,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超乎凌飞想象,他的下半身还在巨石块范围内。

    凌飞没有丝毫慌乱,眼眸中似有红芒闪烁一般,注意力达到最完美的集中,在这一霎那他又动了。右腿高抬呈一字形状,瞬间跺下!

    这一下跺脚,时机无比完美,刚刚好踹在落下的石块上,接住冲击力凌飞又拉开一段距离,逃出巨石块的范围。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其中夹杂着错乱嘈杂的琴音,钢琴被砸得稀巴烂,地面也被砸出一个坑。

    凌飞倒飞而出双脚点地连连后退,稳住身形,站直身体。他脸色异常难看,脑中闪过的画面只有一幕,蒋旭与文斌交谈的画面!

    这两个人,该死!凌飞视线望向后台,凌厉的眼神中透着无尽怒火。

    唐娉婉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倒,一双清冷的眼眸中尽是惊恐、担忧。幸好,幸好,幸好凌飞无事……

    台下一片哗然,凌飞这临场的反应,太过恐怖。他们都知道凌飞身手好,可这种紧急时刻,没想到凌飞还能做出如此反应。

    “非人类!”有人忍不住出声。

    “太、太厉害了。”

    “好恐怖的反应。”

    “这不是来给我们表演钢琴的吧,是表演武术吧?”

    “不对,是魔术!逃生魔术!”

    “真的幸好,差一点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啊这里,竟然会出这种意外!”

    后台的任嫣然已经忍不住冲上了台,她也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她的心脏在剧烈颤动,好像要bào zhà开一样。在她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站在了凌飞身旁。

    “凌飞,你没事吧?”任嫣然的语气是如此着急,花颜失色。

    凌飞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凌厉的目光一直盯着后台:“没事。”

    后台里的文斌和蒋旭对视一眼,满目震惊,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凌飞还不死!换一亿个人在那种局面下都死定了?完全是必死之局,凌飞竟然能逃生!

    “让我看看。”任嫣然着急地上下打量凌飞。

    “没事。”凌飞甩开任嫣然伸过来的手,迈着脚步,阴沉着脸往后台走去,往文斌蒋旭两人那边走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