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啊,是一种情绪化很严重的生物,她们往往会因为一句话而伤心,也会因为一句话而开心,甚至会因为一句话而落泪。她们的情绪变化很频繁,她们的心思很难捉摸,可这就是女人啊!她们的可爱之处也在于此。

    凌飞的几句话让任嫣然内心辗转几番,情丝在被拨弄,泛起的是某人的心弦。情丝的牵引如此玄妙,百思想千系念,在复杂的情丝中牵出情牵一线,何其不易。

    两人之后没说什么话,倒是进来的文斌不时和周围之人聊什么,亲切的态度令人如沐春风,让人真的很有好感,林韵兮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带着欣赏。

    时间流逝,凌飞上台彩排,又是过了个场,而后便是任嫣然,今天的她没有像上次那般表演,也是过个场,看她并没有穿上服装也能明白。

    任嫣然抿嘴,今天开始她彩排就不会表演了,最多随意表演一下,留待最后的时刻。这是林韵兮和她说的,不然每次都那么多人来看,到晚会时所有人都看过一遍,没人来看怎么办?

    果不其然,到最后没看到任嫣然表演,台下一片唏嘘声,他们大部分人来这里就是为了任嫣然而来,结果竟然是这样。

    任嫣然回到后台时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凌飞,不禁轻轻呼出口气,有些失望。

    ……

    凌飞在自己彩排完后便离开,回了宿舍。

    宿舍依旧一副愁云惨淡样,昨天杨振宇看完自己父亲回来后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到现在还这个样。平时到处浪荡的乔非也回到宿舍,少见的没出去,他和陆博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劝的好。从昨天到今天该说的都说了,杨振宇还这样他们有什么办法,不过毕竟是父亲出事,可以理解。

    看到凌飞回来,乔非眼前一亮对凌飞打了个眼色。那晚凌飞和他说了有可能,具体情况如何?

    凌飞知道乔非是什么意思,轻轻摇了摇头。唐娉婉那边已经不指望,昨晚都说了那样的话,凌飞不认为唐娉婉还会取消对杨振宇父亲的上诉。

    乔非一愣,随即长长叹了口气,他家里最多能做到的就是保护杨振宇父亲,再多便不行了。他家还没到可以一手遮天的地步,从监狱里捞出唐娉婉要的人,难如上青天。

    杨振宇看到凌飞眼前一亮,急忙问道:“凌飞,怎么样了?昨晚乔非说你去问唐娉婉了,她怎么说?是不是有转机?”

    陆博看了过来,平时不离手的手机放在了一旁,神色严肃。

    凌飞看了看杨振宇道:“有没有找律师?”

    杨振宇脸色一白,凌飞避过他问的话说这个,已经很明显了。

    “没希望了么。”杨振宇喃喃道,神情颓然。

    凌飞眉头一皱:“振宇,振作点,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怎么没有!”杨振宇突然吼了一声,把陆博和乔非都吓了一跳,“乔非能保护我爸爸一时,保不了一世,多耽搁一些时间,我爸爸就死监狱里了!他……”

    “我让你别着急!”凌飞语调也稍微拔高一些,凌厉的眼神极为有威慑力,终于让杨振宇住口。凌飞语气放缓:“现在真没到那个时候,目前乔非那能够保证安全便能提供时间,只要有时间就有想办法的空间。”

    凌飞走到杨振宇身旁拍拍他的肩膀:“我们无法在唐娉婉这边取得突破,可以在薛渭水那边想想办法。是他指使,只要找出证据,可让你父亲从主犯变从犯,乔非没能力让现在的你爸出来,从犯就不一定了。”说着凌飞扫了眼乔非,打了个眼色。

    乔非会意点头:“是的,从犯的话没什么太大问题。”

    杨振宇听后渐渐恢复精神,凝眸看着凌飞:“真的可以吗?”

    “可不可以不是看我,是看你。”凌飞道,“如果你有心,就去薛渭水那边找找证据,这是现在救你父亲的唯一方法。”

    杨振宇重重点头:“好,我现在就去。”说完立马就起身跑出去,乔非和陆博无奈苦笑。

    杨振宇跑出去凌飞皱皱眉:“还是太年轻了,心态不够沉稳。”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乔非吐槽。

    陆博望着门口低声道:“希望这样能让他多少振作一些吧,作为一个男人,也太逊了。”

    “和时代脱轨的家伙,逊这个字什么时候了,现在还用。”

    “要你管。”

    凌飞想了想看了眼两人:“乔非,你跟上去看看,他一个人我不放心。性格这么冲动,要是因为冲动调查出了岔子可就麻烦了,再怎么样那也是薛家。”

    乔非点头:“好。”说罢乔非跑了出去。

    陆博看了眼凌飞道:“凌飞,你确实和以前一点不一样了。”

    凌飞抬眼:“嗯?”

    “气质、决断、说话方式、眼神、头脑,没有任何一点有以前的影子。”陆博道。

    凌飞笑了笑,没说话,因为根本就是两个人。他也不准备解释,没人会相信有灵魂穿越这种事,不解释他们也会脑补出答案。

    “我也没准备问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吧。”陆博深深望着凌飞,“你,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有故事。”

    “彼此彼此。”凌飞淡笑。

    陆博一怔,掏出手机嘀咕了一句:“还真不一样了。”

    两人静坐一会儿,仅仅一会儿,楼道传来急促脚步声,门咔哒一声打开,竟是乔非和杨振宇两人。

    “嗯?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陆博问道。

    杨振宇脸色充满惊喜:“凌飞,你不是说失败了吗?”

    “什么?”凌飞看到杨振宇如此欣喜的神色,不由得心头一动。

    “刚刚,振宇他妈妈打了电话过来。”乔非也是盯着凌飞看,“说唐娉婉撤诉了。”

    “嗯?”凌飞眼中闪过讶异,唐娉婉竟然撤诉了?这一点他万万没想到,以昨晚的形势来看,唐娉婉是绝对不会撤诉的。结果却……

    “凌飞,你刚刚是不是寻我开心呢。”杨振宇笑骂道,他的脸上终于是露出笑容来,都会开玩笑了。这会儿他兴奋到了极点,压在心底的大石头一下子被掀开。

    凌飞眸光渐渐凝实,唐娉婉,她这是什么意思?昨晚的生气不是假装,可今天她还是撤了诉,难道是因为上次自己的那番话吗?为了留一手底牌?

    “不管是什么原因,凌飞,我还是要谢谢你!”杨振宇郑重对凌飞鞠了一躬,“我感激你一辈子!”

    杨振宇真心诚意地说着,这几天父亲的事情让他感受到了天塌下来一般的感觉,觉得世界都黑暗了,家里的顶梁柱倒了,他即将面临的问题是一个人撑起这个家,是父亲入狱甚至死亡的打击,这让一个年仅二十的学生如何承受?这些天他度日如年,很是煎熬。

    这一刻,如释重负,一切都放下,对凌飞说不尽的感激。

    凌飞笑着摆手:“没事。”

    乔非好奇问道:“凌飞,你不是说唐娉婉不同意吗?为什么现在又突然撤诉?”

    凌飞摇头:“我也不知道。”

    “真的假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可是你女朋友啊。”乔非笑了,笑得有些yin dàng。

    凌飞表情略微变化,女朋友么……

    杨振宇父亲安然无恙,他很是开心,大手一挥说要请大家吃饭。看时间也到了饭点,四人浩浩荡荡前往——学校食堂。杨振宇家里并不是多么富有,去外面请吃饭基本不可能的,学校还差不多。凌飞几人也知道各自情况,自不会多说。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