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浩渺,不知多少万光年外的星体,闪烁着明灭亮光。凌飞双目渐渐迷离,缓缓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此刻,对面的房顶上任嫣然也在,不过她可不是来看星星的,这大冬天谁会闲得无聊上来看星星。她是上来找东西,只不过这东西已经找不到,找了好几圈也没见到影子。

    “跑哪去了?”任嫣然嘟囔道,瞅了眼旁边把自己裹紧的猫咪,“小咪,你干嘛呢?还不帮我找找。”

    “喵。”小咪柔软的尾巴竖起,尾尖蜷了起来晃了一晃,又缩进怀中。

    “真是的。”任嫣然又找了一圈没找到,无奈揽起座椅上趴着的小咪。小咪得了温暖的怀抱往任嫣然胸前柔软蹭了蹭,眯起眼蜷缩进任嫣然怀中。

    任嫣然晒然一笑,真是的,这个可爱的家伙。

    “算了,回去吧,这么冷。”任嫣然轻声道,“找不到就找不到吧。”

    任嫣然站起身来,不经意望了眼对面的房子,倏地目光一窒,看到对面阳台只穿着浴袍躺在躺椅上的凌飞。

    “这么冷的天,他不冷吗?只穿着浴袍。”任嫣然不由得想道。

    “唔,好像,睡着了?不会吧?这睡一夜还不得感冒。”

    任嫣然想了一会儿轻哼:“才不管他呢,对吧小咪,对人家态度这么差。”

    “喵”小咪应了一声。

    “你也觉得是吧,我们才不管他,回去睡觉。”任嫣然摸摸小咪柔顺的毛发,转身下楼,走到门口时扭头瞥了眼凌飞的身影,开门下楼。

    温暖的房间让任嫣然蜷缩的身体伸展开,舒适的温度和楼顶形成鲜明的对比。

    “喵”小咪从任嫣然怀中跳下来,踱着猫步姿态优美走到自己的小窝,悠悠然坐下。

    “真温暖呢,上面冷死了。”任嫣然坐在床沿,看了眼外头,说着眼中浮上一抹忧色,这么冷的天穿着单薄的衣服在外面会感冒吧……

    任嫣然甩甩头,想那些做什么,真奇怪,自己竟然会担心他。调暗灯光,踢了拖鞋任嫣然钻进温暖舒适的被窝,柔软的绒被裹着身躯带来的不只是温暖还有幸福。

    说了睡觉,任嫣然眼睛却始终睁得大大的,如此过了不知多久。

    “小咪……”任嫣然突然唤了一声,那翦明亮秋水望着小咪的小窝。

    “喵”小咪轻吟一声当做回应。

    “你说……他回去睡觉了没有,这么冷的天,会感冒的呢。”任嫣然轻声问道。

    “喵。”

    “你说他是谁?就是那个明明喜欢姐姐却正眼都不瞧姐姐的那个家伙啊!都给姐姐写了情书,可每次见到姐姐都态度冷淡。”任嫣然自顾自解释了起来,“姐姐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明明想吸引姐姐注意力却用冷淡的态度来吸引的人,可是……“

    任嫣然语气变得不自然:“可是他好像是真的对姐姐冷淡,对姐姐有心思的人即便冷淡也总会若有若无的看过来,他一点都不看的,明明喜欢姐姐……”

    “喵”小咪轻轻唤了一声。

    “呼!”任嫣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盯着小咪,“干脆就让他冻死得了,对不对?”

    “喵”

    “你也这么认为对不对?哼,才不理他呢,睡觉睡觉。”任嫣然又躺下盖上被子。

    夜,渐深,月垂西山。

    房间里被子掀开,女孩披上外套,开门走出房间。

    “喵?”小咪睁开眼,望着打开的房门轻轻叫了一声。

    阳台之上女孩望着对面依旧躺着的男人,嘟囔了几声抓起地上一个什么往对面扔了过去。

    咚——

    女孩力气不大,没法扔到对面,却引起声响,只见对面男人猛地坐起,狼一般的警觉性让他醒来,四下扫视。

    男人目光定在对面,却只剩下一道背影,以及略带冰冷的声音。

    “别着凉了。”寂静的夜,不大的声音却听得很清楚。

    倩影消失在阳台,男人怔住片刻,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三点半!

    男人看着对面阳台许久许久,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倒是对她改观了,三点半了呢。

    凌飞拉了拉浴袍,感受寒风透骨吹拂:“确实,挺冷的。”

    凌飞下楼,回到房间,心情不知不觉间已然平复。

    ……

    翌日,唐娉婉公司。

    唐娉婉坐在位置上看着文件出神,虽然是在看文件,可视线却未聚焦。

    “笃笃笃。”

    门外响起敲门声让唐娉婉回过神来,清冷道:“进来。”

    身材窈窕的女秘书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递给唐娉婉:“董事长,您要找的我查到了,您看看。”

    唐娉婉挑眉:“好,你先出去。”

    “是。”女秘书躬身离开。

    唐娉婉打开文件夹,上面是一张张照片,第一张就是凌飞持qiāng的画面,她黛眉皱起一张张翻下去。后面附注着一大段的文字,那是当晚发生的事所有细节。

    从头看到尾,唐娉婉很细致,任何一点东西都没有略过。直到最后一张照片,唐娉婉合上文件夹,目光又一次失神。

    轻轻咬住樱唇,唐娉婉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下方,透过窗户好似看到昨晚毅然离开的背影。

    “我……错怪他了么。”唐娉婉语气很低,很低。从消息中她详细知道了一切,明白昨晚突凌飞愤而离开的原因。

    丁家,无后顾之忧,基本可以确定他不会对丽人美妆动手的。以他的性格来看应该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而那晚却是费心思达成这般局面,这是为什么以唐娉婉的聪慧当然能看得出来。

    唐娉婉目光浮上几分愧意,想到凌飞昨晚的脸庞,忍不住心中一阵酸涩。

    良久,唐娉婉凝眸,走到办公桌拿起座机。

    “如烟!通知下去,准备召开会议,一号会议室。”

    “明白。”

    ……

    今天又是彩排的日子,再有两天就是圣诞晚会,学生会和那些准备人员都忙起来,在他们的夺命连环call之下,凌飞来了。

    凌飞来后先在学校逛了一圈,新大很大,凌飞还没逛完。之前的凌飞就是个十足宅男,除了工作之外就很少出去。

    快中午时凌飞才去往会场,看看情况。

    今天的人相比于上回而言一点没少,新大学生很多,上回看过的人这回很可能没看过,都冲着任嫣然而来。

    凌飞进后台,和上次没什么两样,都是紧张准备的氛围。学生会在忙前忙后,参演同学们在用心准备。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凌飞这一次看向任嫣然的眼神。

    上一回凌飞看也不看任嫣然,这回却多了几分好感,盖因昨晚之事。

    任嫣然坐在位置上打瞌睡,昏昏欲睡,她昨晚真的没睡好。可她又是一位乖学生,大早上还是来了学校,然后就开始准备彩排。现在撑起眼皮比撑起天还要难,时不时闭上眼睛。

    突然,任嫣然好像感受到什么,抬眼看了看前方,这一看整个人清醒过来。只见前方凌飞正凝视着她,望见她的目光,凌飞微笑致意,这让任嫣然错愕,凌飞竟然也朝她笑了?以前都板着个脸,突然的笑让任嫣然心底莫名泛起几分雀跃。

    “凌飞?”会长林韵兮叫了一声。

    凌飞转头:“怎么了?”

    “关于晚会细节需要和你说一下。”

    “嗯。”

    细节部分的东西很多,需要注意的点很多,林韵兮亲自给凌飞说了个清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