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安这个人很刻板、正经,相应的,在工作上他也是这样的性格,勤勤恳恳。这样的性格,服从上面任务的工作很适合他。

    展天啸也知道凌飞肯定不会来公司,对于运营方面的事情凌飞也的确不了解,这时候需要派一个帮手,秦安的性格能力是最适合人选。

    “凌飞,他的电话你应该还没记,待会儿我把他的电话给你,以后有什么可以和他联系。”展天啸道。

    “嗯。”

    展天啸和凌飞回了展家,一起吃晚饭,近来凌飞偶尔会在展家吃法,两家的关系因此变得更好。

    “凌飞。”展鹏问道,“听说你有参加这次的圣诞晚会对吧?”

    “嗯。”凌飞颔首。

    “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了。”展鹏摩拳擦掌,“马上就到了呢,对了,你表演的是什么。诶诶诶,别说别说,还是留点悬念,我到时候再看。”

    展老笑眯眯看着两个年轻人笑得慈祥,对凌飞问道:“凌飞,今天去公司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凌飞没什么感觉,统领佣兵团与成为董事长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感觉都差不多。

    “今天倒是让我大开眼界,凌飞的口才、大局观以及心理上的运筹帷幄都很不错。”展天啸由衷赞叹,凌飞这样子感觉不像是一个年轻人,更像老鸟。不过,说老鸟某些部分却有些怪异的生涩。

    “哦?是吗?”展天啸的评价让展老意外。

    凌飞淡笑:“学校学的就是这方面,看过几本书而已。”过往的经历自然不可能提,随意找个借口过去。

    这让展老和展天啸不由得点头,可见凌飞的天赋异禀。

    吃饭过天已晚,聊了一会儿后凌飞离开。凌飞没回去,而是绕了一圈去了唐娉婉家。

    唐娉婉已经回家,家里等还亮着。唐娉婉的规律生活让凌飞对她更加有好感,晚上了就回家,不会去外面“鬼混”。

    叮咚——

    凌飞按下门铃,许久后门打开,唐娉婉看都没看凌飞一眼转身进去,估计是猜到了肯定是凌飞。

    进房间,老位置坐下,唐娉婉开着电视。

    “看来今天应该是心情放松了一点。”凌飞望着唐娉婉已经换上的睡裙道。

    “何以见得?”唐娉婉看着电视,随口问道。

    “衣服换了。”凌飞道。

    唐娉婉美眸扫过自己的睡裙,问道:“你来干什么?”

    “想你了,想过来和你聊聊天啊。”凌飞笑着站起来在唐娉婉旁边坐下。

    唐娉婉蹙蹙眉往旁边移了点距离,离凌飞半米的距离。

    “你就这么讨厌我?我过来你就走。”凌飞无奈道。

    唐娉婉扫视凌飞神情清冷:“说吧,你来这的目的。”她心中认为凌飞还是为杨振宇的事而来。

    唐娉婉始终要和她保持距离,让凌飞有点烦,不过想想也是,唐娉婉那么多事都是凌飞惹出来的,不暴怒把他锤出门就算好了。

    “今天,你公司有没有出什么事。”凌飞问道。

    “没出事,你问这……嗯?”唐娉婉一顿,猛地想到今天的一个亿,抿嘴认真盯着凌飞打量。是他?不可能啊。

    “看来是有了。”

    “那一个亿,是你转的?”唐娉婉怪异问道,无论怎么想,凌飞都不像是有一个亿的人。

    凌飞摇头:“不是我转的。”

    唐娉婉心道也是,怎么可能是他。嗯?不对,他这样子看起来是明显知道这一个亿的。

    “是我让丁行健转的。”

    “丁行健!”唐娉婉黛眉挑起,“为什么?”

    “没什么,昨晚去他赌场转了几圈,看到薛亭远和他。这两个人要杀我,我就教训了一下他们,顺便让他们赔偿一下你的损失。”凌飞道,“一个亿,应该勉强够了吧。”

    “……”唐娉婉没有显得很高兴,反而是眉头越皱越紧,半晌才干着她清冷婉转的嗓音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要做这些多余的事!”

    凌飞目光一怔,眉头微微皱起。

    “每一次你的帮忙都会让我更麻烦,你不是在帮我,是在害我。”唐娉婉望着凌飞,清冷的眸子泛着几分复杂。

    凌飞面色沉了下来。

    “我知道你是好意,可现在我已经没能力再承受一个丁家施加给我的压力。”唐娉婉神色挣扎,往日清冷的面容在渐渐消失,“你,害苦我了。”

    凌飞心中一颤,脸色却更加深沉:“你认为我为你做的事都是对你有害而无益?”

    “目前看来,是。”唐娉婉诚然道。丁行健这件事她虽然不知道是怎样做到,可稍微猜测也能明白,应该不是什么正当手段,如果是正当手段怎么可能赚到一个亿?

    “呵呵。”凌飞冷笑几声,心里动了气。他知道先前自己为唐娉婉惹了多少麻烦,可每一次他都是尽力在弥补,凡事想到的都是她。昨晚之事险之又险,在qiāng子之下替唐娉婉拿回一个亿,还是想尽办法让丁家哑巴吃黄连自吞苦果不敢心生报复。没想到她却这么说,让凌飞心底愤怒。

    凌飞站了起来,面色逐渐阴沉。他凌飞什么时候为一个女人做过那么多事?以他的脾气陈瑾浩、薛亭远那班人敢得罪早死了千万遍,就是因为担心牵连到唐娉婉,他一再退让,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唐娉婉这样一句话。

    唐娉婉一怔,看着凌飞越渐阴沉的脸庞,心中没来由一颤。

    凌飞看了眼唐娉婉转身离开,一句话也没说,什么解释的话都不讲,她要怎么想就这么想吧。丁家不会对她动手,凌飞也不想解释,他真的生气了。

    诶……唐娉婉张了张嘴巴,想要叫住凌飞,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似是因为害羞,似是因为喉间已经卡住。

    望着凌飞的背影,唐娉婉咬住樱唇,心底深处一股酸楚涌了上来。难道自己说的不对吗?明明就是……

    砰地一声,门被重重关上,唐娉婉收回了目光,望着前方电视机失神。好像,他真的生气了……她说话太过了么。虽然很多事情都是因他而起,可他也为自己做了很多很多……

    一幕幕如同电影在眼前闪烁,第一次奥斯丁酒店时的吻,半城咖啡里毫不犹豫为自己挡住椅子砸来的画面,袁立宏布局她时刻守护自己身边,还有,那日为自己做的早餐……

    ……

    凌飞心里很压抑,很不舒服,这种情绪上一次出现应该是前一世了。他愤怒,虽然知道唐娉婉有她的道理,可现在就是莫名生气,这股愤怒感没来由,像是因为委屈而起的怒,但作为男人绝不会承认是因为委屈。

    凌飞的心态无论何时都能保持冷静,可在这件事上,他做不到。

    从唐娉婉家离开,凌飞沉默着回到家,盘膝开始修炼,想要排解那股压抑感。

    归一决不同于寻常锻炼,更像是传说中的武功心法,很是神秘。此刻,凌飞身体内那股奇妙气流上下乱窜,不知是否是因为他心浮气躁原因,让他对往日掌控自如的气流难以控制。

    这股气流在凌飞静脉中乱窜,猛地灌入膻中穴,凌飞睁大眼睛噗地一声喷出口血。他深吸口气,让自己镇静下来,不能继续了,今天这样的状态无法修炼。

    凌飞长舒口气,还好没有大碍,小伤几天就好。

    走进浴室洗了个澡,镜中的自己脸色泛白,血色全无。看来影响还不小,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时候。

    穿着浴袍出来,凌飞上了顶层露天阳台,躺在躺椅上望着星空,浩瀚星空让他的心境缓缓平复。对于唐娉婉的事情他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过些天冷静下来再说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