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水跟着凌飞走出来,她满目震撼。

    “怎么不走了?”凌飞没走几步就发觉周易水没跟上来。

    周易水深深凝视凌飞:“你到底是什么人?”

    凌飞淡淡而笑:“重要么?”

    “不重要,但我想知道。”周易水紧盯凌飞。

    凌飞顿了顿,遥望远空,良久才道:“一个本该堕入地狱却受上天眷顾重回人间的人。”

    周易水皱眉,这话说和没说一样,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开qiāng的事,这不是你作为警察的职责吗?竟然问这个。”凌飞回眸一笑。

    “没什么好说的。”周易水摇头,“今晚开qiāng的事估计会平息,你和他都不会有事。”

    “哦?”

    周易水没解释,只是往前走。今晚荷禹赌场出了这么大的事,还是吃了大亏,这种时候荷禹赌场上面的人肯定很愤怒,盛怒之下周易水这边就算有人想动手也得掂量一下。疯狗模式的荷禹赌场可能不敢对凌飞动手,可若是旁人想惹他,一定会让那些人尝到什么叫疯狂报复。

    不过,荷禹赌场这个亏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正如凌飞所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见识过凌飞手段的他们还敢拂逆不成?赌场摆在那儿,凌飞随时可以去,他一过去就像去atm机一样,随意取钱,还是几千万几千万的取,谁受得了?

    以丁行健最后时刻还能冷静下来的心性来看,他绝对会给。他不是意气用事之人,这一个亿,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想到凌飞这赌术,周易水走了一段忍不住问道:“你能猜出他的骰子点数吗?真的能听声识骰子吗?”

    “耳力好,且长时间经过训练,可以做到。”凌飞道。不错,他就是听声音猜出来的。他可不只是只会跟着气运走,自己也会听,当年就会,只是比较耗费心神不常用而已。是那位赌徒朋友教的,凌飞认真学过一段时间,他天赋异禀很快就学会。

    周易水听过许多传闻中的消息,监狱里也抓过类似的人,不过监狱里的还没达到这种程度的赌术,现在还是第一次见,大开眼界!

    周易水对凌飞无比好奇,看起来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做到各个方面都如此优秀。人力有尽时,就算凌飞从娘胎里开始学,二十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做到医术、身手、qiāng法、赌术都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吧?都不说四样,其中一样常人数十年也赶不上。

    两人不知走了多久,凌飞突然道:“你租我的时间到了,我可以走了吧。”

    “啊?”周易水回过神来,看看时间都到了快十一点,“嗯。”

    “走了。”凌飞转身离去,向后摆摆手,

    “等一下。”周易水叫道。

    “怎么了?”

    “今天,我的那件事也得谢谢你。”周易水道,她指的是那个qiáng jiān犯。丁行健一个亿都给了,那一个小人物不至于食言。

    “小事。”凌飞淡笑,头也没回缓步离去。

    周易水望着凌飞远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什么:“等一下,诶!”

    距离太远了,凌飞根本听不见,消失在黑暗中。

    周易水还想和凌飞说一下其他事呢……

    周易水托着下巴想着,家人让她找个男朋友,现在看起来凌飞是个不错的假冒人选,她刚刚就想和凌飞商量一下,没想到凌飞走那么快。

    “对了,那个软件!”周易水想起软件,里面有电话,自己打过,有联系方式。那就好,下回如果爸妈还叫的话就找他应付一下。

    ……

    凌飞拦了辆车往云顶山而去,中途给乔非拨去电话。

    “乔非,振宇那怎么样?”凌飞问道。

    乔非道:“暂时不会出现意外,里面有不少我父亲认识的人,安排下去了,安全问题上应该没事。至于想要解救他,暂时还是没有法子。”

    “明后天,我试试看。”凌飞道。

    “你想到其他办法了?”乔非略带喜意。

    “没有。”

    “那……嗯?莫非唐娉婉那边改变主意了?”乔非心中一动。

    “不好说。”凌飞一笑,明后天一个亿到唐娉婉账户,到时候可能就不一样了。今天此举他是有预谋的,除了为了唐娉婉之外凌飞也有考虑到杨振宇。

    “哦?”乔非若有所悟,“好,那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凌飞到了云顶山,这会儿也没有特意赶到唐娉婉家里,他知道唐娉婉这会儿差不多睡了,不便打扰。

    回了自己的家,洗漱一番披着浴袍走到房间阳台上。凌飞半倚围栏遥望星空,心中想着今晚之事。说实话,今晚他确实闹得差不多了,该收手就得收手,真要拿下荷禹赌场不现实。威逼可以,逼到绝境不可取,这种程度刚好。

    他走得最好一步棋当是用赌术赢下八千万,这是逼丁行健就范最重要一步,可谓阳谋,丁行健无法抵抗。不过,下一回让凌飞去赌,就不一定有这样的收获了。听声辨骰子不是绝对能行,如果有人蓄意干扰,或是荷官手段不一般,就很难做到准确猜中。今天的荷官是普通人,场面又因为凌飞的震慑而异常安静,凌飞有了完美发挥机会。

    算算程度,一个亿对新城上流社会都会来的赌场而言并不算伤筋动骨,凌飞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放心动手。把人逼到绝境会咬人,这是刚好让他肉疼却又不会彻底翻脸的程度。

    “明后天,如果娉婉愿意撤诉,那事情就算解决了。”凌飞低语。

    “咦?凌飞!”

    突然凌飞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他抬头一看,阳台正对面也站着一个人,任嫣然,他们两个房间刚好是正对着,很巧。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呀!”任嫣然问道。

    “现在就睡。”凌飞回了一句转身进房间。

    任嫣然站在对面脸色僵住,委屈得跺了跺脚,就这么不待见人家么?

    ……

    次日,凌飞没有去学校,而是在家中练习归一决,他准备晚上去找唐娉婉。

    再说唐娉婉,忙了一上午后突然收到秘书的消息,有人转了一个亿过来。

    “你说什么?”唐娉婉清冷的眸子中闪过怪异。

    “是的,突然有人转了一个亿到账户上。”秘书也是满目惊异,“会不会是唐先生?”

    秘书指的是唐仲英,现在公司资金确实已经出现问题,一大笔的研发经费,一大笔的宣传营销费,还有应付上面来的压力不断打点上下关系的钱,这段时间花出去不知道多少。

    “不是。”唐娉婉摇头,唐仲英的性格她很清楚,绝对不是他。就算会给钱,也会和自己说,不可能不声不响转一个亿过来。

    “那会是谁?是董事长哥哥吗?”秘书猜测。

    “更不可能。”自己那个哥哥什么德性唐娉婉很清楚,他自己没钱,想要拿钱肯定找父亲要,一个亿这么大的金额肯定不敢拿。

    “那……”女秘书想不到还有谁了。

    唐娉婉也奇怪,问道:“就没有任何一点信息?”

    “没有,只是单纯的转账。”

    “对方账户能查到吗?”

    “也查不到。”

    唐娉婉思虑许久摇摇头:“这笔钱先放着别用,之后再说。”

    “可是董事长,我们的资金似乎……有点问题,不用吗?”女秘书小心翼翼问道。

    唐娉婉抬眼,长长的睫毛轻动:“还没到这种程度,去干你的事。”

    “……是。”女秘书躬身离开,不敢多言。

    唐娉婉托着下巴黛眉微蹙:“是谁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