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三叔目光扫视整场,薛亭远这次真是有够蠢的,这么多人,还命令开qiāng!此举不光是给赌场带来麻烦,给他薛家也带来很大的麻烦。幸好自己赶来及时,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没脑子的。

    丁三叔终于是得空回过头看了眼空旷场地中央的人,这一眼让他顿了顿。竟然是凌飞!不止如此,还有周易水!周易水这个女人他有印象,几次三番来赌场捣乱,想要找毛病,都让他一一化解,现在又来?

    丁三叔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望着凌飞眉头渐渐皱起,原本凌飞是他想要的人,现在看来他不能选了。和这个女警察在一起,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选他!且,他和亭远应该是有重大矛盾,更不能选。

    若问薛亭远和凌飞丁三叔更看重谁,这不是废话吗?一个陌生人,一个叫叔,一想就知道。

    “具体出了什么事?”丁三叔看了眼薛亭远,“和我说说。”意思明显了,丁三叔准备替薛亭远出手。

    薛亭远也是会意,忙道:“我和他有了几句口角之争,然后他就动手了,把我打成这样。”

    丁三叔看了眼薛亭远血迹斑斑的脸,轻哼一声:“过分了!”丁三叔转过脸对着凌飞,满面冰霜:“你动的手?”

    跟着丁三叔过来的人暗自摇头,这颗好苗子没了,丁三爷盯上的人,没好果子吃。

    周易水黛眉微蹙,丁行健!这个人已经耍了她好几回,每回都是因为他自己才铩羽而归,老奸巨猾的狐狸!

    凌飞淡淡道:“如果你没瞎没聋,应该知道是我动的手。”看他的样是准备对自己动手,那他也不必给谁留情面。

    丁行健眸光一冷,还是个嘴贱的小子。

    “荷禹赌场闹事,不论原因,先动手者,严惩!”丁行健冷哼一声,手一挥,五个男人向前迈进。

    “三叔,等一下。”薛亭远忙道,“三叔,这个人不一般,他们五个可能打不过。”

    丁行健眉头一挑:“你说什么?”别人不了解这五人,薛亭远应该很了解才对,曾经在国外闹过腥风血雨的砂岩组,因为被追杀是荷禹将他们保下,招揽成为丁家的手下。这五人杀人如麻,身手出众,而薛亭远竟然这么说。

    薛亭远顿了顿,他也知道这五人厉害,可是凌飞也不好惹,那日一个打几十个的画面还在脑中回荡,实在太恐怖了,这五人能否打过凌飞他报怀疑态度,所以方才他直接让五人出qiāng击毙凌飞。

    这五人听到薛亭远的话冷笑一声,很是不服气,他们五人在国外战场闹出腥风血雨的时候这小娃娃还不知道在哪呢。不过,没有丁行健的命令,他们五人还是不敢贸然动手。

    薛亭远凑近丁行健小声道:“三叔,所以我才要让人开qiāng啊,因为他真的猛。”

    丁行健扫了眼凌飞:“就这样一个年轻人?”

    “嗯。”薛亭远不甘地点点头。

    丁行健心中想法频动,想着用何种方法拿下凌飞和周易水。如果说真有恐怖身手,那就得好好考虑了。

    凌飞看着前方的人低声对周易水道:“你先到旁边去。”

    “不行!我叫你来的,现在你有麻烦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周易水皱眉,她身上带着男人的习性,也同时有男人的义气,让她走,做不到!

    凌飞淡淡道:“你在,反而是影响我,走开点对我更好。”

    周易水呃住,凌飞这话就是在说她是拖后腿!她有些恼怒,人家好心好意和你站在同一阵线,你却这样!好心当成驴肝肺!

    “哼!”周易水冷哼,却不离开。

    凌飞皱眉:“我不是开玩笑,以薛亭远对我的恨,开qiāng不是没有可能,你在这里只会影响我。”凌飞语气严厉了几分。

    “没我你就能挡住qiāng了吗?”周易水忍不住道。

    凌飞扫了眼周易水:“你认为挡不住吗?”

    周易水愣住半晌,犹豫许久幽幽离开,站到一旁。

    “三叔,别犹豫,这个家伙还是直接开qiāng杀了!”薛亭远咬着牙,他对凌飞恨之入骨,“现在已经和他起了冲突,以他的性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倒不如先将他解决。”

    “蠢货。”丁行健教训道,“开qiāng,你脑子里都是什么,能随便开qiāng吗?威胁再大,也不能轻易开qiāng!”

    “可是……”

    “没有可是!”丁行健喝道。有qiāng这种事是共识,不是大事,不影响什么。可如果掏出了qiāng开了qiāng,那一切都不一样了。开qiāng不是不能开,什么时候开,什么地点开,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不过……”丁行健皱眉,“你可不能让人家白欺负了,还是在我的地盘上,我的脸往哪搁,这个小子,得教训!”

    丁行健对五个男人打了个眼色:“老四去试探试探。”

    老四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看了眼薛亭远带着几分挑衅的眼神,方才薛亭远说五个可能打不过,这让他们不服气,他现在就要拧碎这小子的脖子来证明!

    而周围一片尽是翘首以待,全都等着看好戏。

    旁边没了周易水凌飞轻松许多,对他而言旁边多个人只是多个累赘,他一个人就可以对抗所有人,无需他人的帮忙。

    没有顾忌的凌飞缓步上前,望着薛亭远目光渐渐变冷,唐娉婉之事无法原谅,这个人他今晚必须狠狠教训。杀了他?也无不可!

    “遗言都交代完了?”凌飞步伐稳健,一步步上前,带着极强的压迫力,让薛亭远心中颤抖,对凌飞他一直很怕。

    “嘴贱的小子,让我来收拾你。”老四咧嘴一笑,露出森人的黑牙,大步朝凌飞冲过来。老四体型壮硕,奔跑的速度不快,却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恐怖气势,对着凌飞冲撞过去。

    周易水黛眉紧锁,真的没问题吗?荷禹赌场开这么久是有道理,除了上面有人外,本身的武力也很恐怖,一般混混都不敢来这胡来,就是因为五个男人这样一群人在。

    周围传来低低的议论声。

    “这小子要完了。”

    “在荷禹赌场装逼,总要付点代价。”

    “不好说,看丁老三那么犹豫,可能是有点东西,我得好好看看。”

    丁行健紧盯凌飞,他倒要看看,究竟如何恐怖的凌飞让薛亭远明知这五个男人的厉害还说不一定打过。

    说时迟那时快,老四已经冲到凌飞身前,明明是冲撞之势,他突然伸出右手食中二指直指凌飞眼珠。手段很下作,如此迅速的冲撞还是突然袭击,换做一般人甚至是习过武的根本反应不过来。

    可惜,对面是凌飞,在他出手那一瞬间凌飞就有了动作,凌飞竖起一只手架在眉心。不偏不倚,刚好挡在两指中间。

    老四眼中闪过讶异,凌飞的反应之快出乎他预料。他嘴角撇过冷笑,手腕旋转擒住凌飞手臂,低喝一声攥住凌飞的手转身拉至胸前,一个过肩摔的架势,势要重摔凌飞。

    “嗯!嗯!嗯!”老四闷哼三声,以为要将凌飞甩过去,没想到竟然纹丝不动!

    另外四个男人惊诧,老四的力气有多恐怖他们很清楚,没想到凌飞竟然动都不动!周易水也是张大嘴巴,猜测过凌飞的实力,现在看到心中更加震惊。

    “闹够了没有?”凌飞淡淡发问,就像在问一个在大人脚下不断打闹的小孩子。

    老四脸色涨红,愤怒怒吼用全身力气想要将凌飞甩过去,可凌飞还是没动。

    凌飞不耐烦了,另一只手化掌刀对着老四太阳穴劈下去。

    砰!

    一声闷响,脸色涨红的老四瞪大眼睛,很快眼神涣散,松开了凌飞的手软倒在地。

    哗!

    场上一片哗然,老四拼了命也没能过肩摔凌飞,凌飞仅仅是一击就将他击晕,实力相差何其之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