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都是上流人士,薛亭远是什么人他们很清楚。除他们之外,经常混迹荷禹赌场的也很清楚,荷禹赌场的上层和薛亭远很熟,其中关系不足为外人道。

    眼下凌飞惹了薛亭远,周围的人笑容玩味,凌飞怕是要惨了。

    “然后?呵呵。”薛亭远扫了眼周围的侍者,拉住一个便对着他耳边说了几句。

    凌飞也不阻止,神色淡定自若。他从不知道什么是怕,而且今天,他要好好教训这个家伙,唐娉婉因他如此凄惨怎能轻饶。

    侍者离开,薛亭远扫了眼凌飞桌上的筹码,嘴角一撇:“那个女人果然是不行了,就给了你这么点钱?你脸皮也够厚,竟然还敢进vip房,就这十来万,也不害臊。”

    “从不知道进赌场还看资产。”凌飞道。

    “现在你知道了,嗤,去外面小打小闹还成,来这里丢人现眼么?”薛亭远讥讽。

    凌飞略一扫视周围,确实随便都是数十上百万的筹码。

    “怎么样,我有骗你吗小白脸?你来这里唐娉婉那个女人难道就没和你说过?这么点钱还过来,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还装得不行。”薛亭远打不过凌飞,嘴上功夫当然不能输。

    “哈哈哈……”

    周围的人哄堂而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讥讽。听薛亭远所言凌飞是个小白脸,这就让周围之人瞧他不起,蹭吃蹭喝的人在哪都让人瞧不起。

    周围的哄闹声引起周易水的注意,她看了眼受众人瞩目的凌飞,怎么回事?周易水目光扫了一圈,犹豫片刻往凌飞这边走过来,那个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竟然不见了,里面外面都没有,怎么回事?难道说发现自己了?

    周易水走到凌飞身旁,周围尽是鄙夷嘲讽的目光,她忍不住低声对凌飞问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一群无聊的人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凌飞淡淡道。

    “哟。”薛亭远瞧了眼周易水,“拿着那个女人的钱还养着女人,你也是够可以的,你这小白脸当的是真有水平啊。”

    “哈哈。”众人大笑。

    “现在的小白脸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胆子还真大,就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我认不认识。”

    “这种男人真让人恶心。”

    周易水面露怒色:“你是什么人?”

    “我?”薛亭远冷笑,“你惹不起的人,女人,我劝你离这小白脸远点,免得遭殃。看你有几分姿色,跟我倒是可以,他就算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而已,能给你什么?”

    周易水轻哼:“这种地方都是你这种人吗?”

    “哪种人?女人,你说话最好注意点,否则,今晚你可能就离不开这里了。”薛亭远阴森道。

    “怎么,还想软禁我不成?”

    “软禁?哈哈哈。”薛亭远笑容邪魅,“可比这个舒服多了,你会yu xiān yu si。”

    周易水脸上浮现一抹怒到极致的潮红,恼怒至极!

    “女人,听我的,离他远点,他离死不远了。”薛亭远目光幽冷,今晚他是真的要杀凌飞!不错,杀人!

    杀人这种事薛亭远不是没做过,假手于他人,伪装成事故,这不是什么难事。警察查不到,就算查到找个人顶包便是,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今晚借助丁叔叔的力量把他搞死,带走之后随自己怎么玩,该伪装成被车碾死还是失足落水都行,或者是绑了石头扔进海底,沿海城市这一招可是绝招,死了连尸体都找不到。

    “杀人犯法!你敢动?”周易水目光冷厉,身为一个正义感十足的警察,她对这般言论深恶痛绝。

    “哈哈,女人,你还是省省吧,这小白脸也是别人包养的,替他出什么头,没有这种必要。”薛亭远笑道,“不过……”

    薛亭远侧目望着凌飞:“小白脸,你挺让我意外的,竟然开始躲在女人身后了,这可不像你。不对,应该说很像你,上回就是这样,后面没办法才站出来,窝囊废一样的男人。”

    一直稳坐如山一言不发的凌飞缓缓站起来:“遗言都说晚了么?”

    薛亭远目光扫视远处,五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在门口已然蓄势待发,他冷笑道:“牙尖嘴利的小子,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凌飞一步步走过来,神色淡淡:“如果你是想激怒我而让我动手从而找到借口动手,大可不必如此。即便你不激怒我,我也会揍你。”

    凌飞话音落下拳头已至,轰击薛亭远脸部。

    噗地一声薛亭远整个人向后抛飞而去,撞在旁边的桌子上,哗啦啦筹码撒了一地,赌客们喧闹开来。

    “呃啊。”薛亭远双手撑在地面,咬着牙站起来,脸部好像凹陷下去一样,鼻子血液狂涌。狰狞的表情,却又带着畅快,正如凌飞所言,他动手了,那就有了借口!

    凌飞动手的一瞬间门口的五个西装革履男人冲了上来,速度很快,瞬间到了薛亭远身前。

    薛亭远怒吼道:“拔qiāng,这个人不是普通人!直接击毙,出了事我担着!”

    薛亭远的怒吼声很大,周易水听到后瞪大眼睛,急忙道:“我是警察,你们谁敢动qiāng!”

    五个男人冷冷扫了眼周易水,那冰冷可怖的眼神让周易水心中忍不住一颤,他们的眼神好像带着杀意!好像,好像要灭口的感觉!

    周围的人里有人微微摇头,薛家这小子还是有点嫩,就算有心这种话也不该说出口,尤其是在这么多人在的情况下。这里的人心怀鬼胎,谁知道是不是有谁和渭水集团有仇,让他们得了证据,那后面可就更好玩了。

    这薛家的小子有点因为愤怒冲昏头脑,这里动手太不妙,就算杀了那个小白脸后果也会很糟糕。而且听那女人之言她是警察,一个警察若是死在这里,后果更加不堪设想!

    这五人不会在意后面的结果如何,他们只会服从命令。闻言五人拔qiāng,那黑黝黝泛着幽冷光芒的黑色物体让人心悸,周围的人纷纷让开,中央空出一个大空间,空间内只有凌飞和周易水两人。

    五把幽冷的qiāng对准凌飞和周易水,手扣扳机。

    凌飞单手护着周易水,目光紧盯五人手指,神色依然没有半分变化,淡定无比,即便五把qiāng对着他也不会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也不知是心态好,还是……真的不怕。

    薛亭远已然让愤怒冲昏头脑,加上上次险些废掉自己后半生的愤怒,他怒吼道:“杀了他!”

    五个男人这就要动手。

    “住手!”就在此刻,传来一声大吼!五个男人闻声顿了顿,

    小门那边快步走上来两个男人,脚步匆匆,脸色难看。

    “你们做什么!”领头的老板怒斥五个男人。

    五个男人见状收回qiāng:“老板,我们只是在执行命令。”

    “命令,谁的命令!”老板怒道,这群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除了自己的命令还听谁的命令?

    “丁三叔,是我的。”薛亭远站了出来。

    “亭远?”丁三叔眉头一皱,竟然是薛亭远。

    薛亭远咬着牙指着凌飞:“三叔,我一定要杀了他!立即将他击毙!”

    “啪!”

    丁三叔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薛亭远脸上,直接把薛亭远打蒙了,瞪大眼睛:“三叔,你……”

    “闭嘴!”丁三叔瞪眼。

    薛亭远怔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