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水看到凌飞桌上一堆筹码很是惊奇,当她看到旁边的小胖子桌的时候彻底傻眼,这么多筹码!

    “庄。”这个微胖年轻人下注,推出一部分,旁边纷纷跟着压。

    美女荷官额头有些冒汗,这场面,为什么还没有人给命令?就这样坐视不管吗?

    凌飞看了眼荷官将手里所有的筹码推了上去,周易水不由得推了下凌飞:“你疯了?”

    “不是,我只是信他。”凌飞淡笑道。

    周易水若有所思看了看旁边的年轻人,这个人桌上这么多筹码真不是白来的。

    年轻人听到这话笑道:“朋友,你这么相信我,不怕我坑你?或者是我也有失手的时候。”

    “失手无可厚非,若是坑我,那我就杀了你。”凌飞淡笑。

    年轻人笑容深深,对凌飞的话不置可否。

    美女荷官开了,是——庄。

    周易水轻呼,粗略算了下凌飞赢的,足有十多万了吧?

    凌飞起身,叫住旁边一位侍者塞了枚一千的筹码:“帮我把筹码换了。”

    侍者喜形于色,乐意之至。

    凌飞这就收手让周围的人都有些诧异,这么好的势头,不继续吗?美女荷官看着凌飞心中暗道了不起,在赌场里荷官们钦佩的不会是赌术高的人,而是会见好就收的人。久赌必输,强中自有强中手,赌术再高最后也免不了以输收场。而见好就收的人太少太少,尤其是在势头猛的时候,没有被金钱冲昏头脑,光是这股心态都让人敬佩。

    年轻人方才一直很淡然,看到凌飞这般举动多看了他几眼,目光中带着奇异。

    周易水嘴角微微扬起:“你,还挺不错的。”能在这种时候保持这般心态,不容易。

    凌飞笑了笑不置可否,跟着前头侍者离去。周易水眉眼一动上前抱住凌飞的手臂,低声道:“先等一下,别换,和我去一趟vip房。我刚刚找了一遍,没有找到我要找的人。”

    凌飞看了周易水一眼:“不想去。”

    “你!那我可不给你工资了。”周易水威胁道,可这威胁太无力,凌飞方才就挣了多少?

    凌飞笑容宛然,周易水泄气:“好吧,算我求你帮个忙怎么样?”

    “不帮。”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是不是男人,帮个忙都不行?”

    “是不是男人试过才知道,你没资格评论。”

    周易水瞪眼,有点恼怒:“我可是付了钱了,你们那个软件是先付钱的,你没收到可也是接了单的,你这是在背信弃义!”

    周易水一点脾气没有,却又无可奈何的样让凌飞颇为好笑,看了眼前头走着的侍者开口:“等一下。”

    “啊?”侍者转头。

    凌飞遥指里面的vip房:“帮我拿着,我们进去看看。”

    周易水瞥了眼凌飞,这家伙,非得骂两句才行是吗?

    三人走进里面的vip房,里面的环境好了不少。首先喧嚣声就小了不少,里面的人从仪表妆容来看都比外头好上不少,层次不一样。

    “嗯?”凌飞看到了对面还有个门,门外进出着不少鲜衣怒马之人,身份都不一般。

    “这里有两个门,小门进的是方才的房,大门是这边。”周易水显然更清楚,低声和凌飞介绍着,“两边面向的人群不同,这边可以说大部分都是上流人士。”

    为什么荷禹赌场连上面的人都不一定敢动,就因为这里都是这样的人。但是,周易水就是想动,不敢说扳倒它也要让它掉一层皮!

    “看样子确实更有钱一点。”凌飞道。

    “先生,放哪呢?”侍者问道。

    周易水指着一张桌子:“就放那。”

    侍者看周易水和凌飞的姿态认为应该是一对,点点头走过去,放了下来。周易水选的桌子是骰子的桌,凌飞坐了下来。

    周易水目光在周围扫视,想要找到那个人。

    凌飞问道:“在这样的地方,就算你找到,你要动手?”

    在赌场中动手,凌飞不得不说周易水的胆子真大,还是在有一群达官显贵在的情况下,会出什么事无法预料。

    周易水冷哼:“我是警察,犯了法就抓,不对吗?”

    “对,当然对,我很欣赏你。”凌飞笑着点头,“人就应该坚持自己,别想他人怎么看。”

    凌飞这个回答倒是让周易水一愣,还以为凌飞会说些大道理,表示这场面不适合动手,应该如何如何,没想到凌飞竟然这么说。

    “好。”周易水松开凌飞,“我先找到那个家伙,再动手。”

    ……

    小门那边的赌场二楼,两个男人走了下来。

    “你确定?”男人问道。

    “是的老板。”监控室里的男人点头道。

    老板颔首:“他现在在哪?”

    “28号桌,对了老板,还有件事要提。”男人道。

    “说。”

    “也是28号桌,那里有个年轻人,应该赌术也很强。”男人道。

    “哦?”老板侧目,“刚好过去看看。”

    男人领着老板走到28号桌,一眼便看见堆叠成山的筹码。老板略微颔首:“你说的是他?”

    “不错。”

    “心态如何?”老板问道,这才是最重要的点。赌术强的他手底下不是没有,他要的就是心态好的,所以才看上凌飞。一如今晚的见势就收,这种心态不容易,要的就是这种人。

    “这点不知道。”男人摇着头,因为眼前这个男人从进来到现在就没有输过!

    “先观察一下,那个人呢?”

    “咦,刚刚还在这的,哪去了?”

    ……

    凌飞刚坐下就听到隔壁桌一个赌疯了的,那是一个中年人,梳着大背头,带着富态,此刻状若疯癫,怒吼着。

    “你,一定是你出千!”男人怒吼。

    男人面前是一位男荷官,冷漠着道:“先生,请自重。”

    凌飞旁边桌的男人摇着头道:“又疯一个。”

    “两天输了六千万,倾家荡产,能不疯吗。”另一个人撇嘴。

    这种事已经是常态,刚要闹开始这人就让抓走了。

    “嗯?是你!”

    凌飞正在看热闹,耳边听到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他转头一看,竟是薛亭远!凌飞眼睛一眯,目光变得不善,薛家对唐娉婉百般刁难甚至还推出一个公司来摧毁唐娉婉,他积怨已久。

    薛亭远冷笑着:“小白脸,唐娉婉现在公司都快倒了,还有钱给你出来赌吗?小白脸,还是多想想那条母狗,现在这形势省点钱比较好。”

    “原来是你。”凌飞淡漠道。

    “怎么,怕见到我?”薛亭远咬着牙,“是该怕,因为,见到我你会后悔一辈子!”

    “说反了吧?”凌飞挑眉,应该是谁怕谁?

    薛亭远身体一抖,是的,说怕应该是他怕凌飞才对。那恐怖无比的身手,几十号人竟然都对付不了他!甚至差点把自己踢残,若不是言家神医救了自己,恐怕自己这辈子都没法生育了!

    薛亭远恨凌飞恨到了骨子里,但是现在他不怕!这里是荷禹赌场,他父亲和赌场老板相识,谁能动他!荷禹赌场里面可是配备不少武器呢,有qiāng在手,凌飞算什么?再能打有qiāng厉害吗?

    薛亭远横了横心,目光冷厉,今晚不论想什么办法,都不能让凌飞离开这里,他必须废了凌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白脸,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今天来了这里,谁也保不了你。”薛亭远冷笑道。

    “哦。”凌飞很平淡地应了一句,“然后呢?”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有戏看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