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禹赌场,让周易水牙痒痒的地方。因为就是这个地方让她的闺蜜父亲沉沦,几乎毁了家庭。但是,这样的地方往往背景深厚,上面的人想动都得掂量几分,何况是她周易水。

    所以周易水经常来这里找麻烦,不能动这里不错,可我是警察找你麻烦你难道还敢动我吗?只要得了由头,周易水就敢禀报上面,不说端了这里,至少扒下一层皮。

    周易水几次三番就是明摆了来找茬,可都被一一化解,这让她更加生气。来这里不止一次两次,可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荷禹赌场里有一个男荷官,说是荷官,以前就是个流氓。当了荷官也没收敛他的习性,经常有小偷小摸的习惯,不过这小子也聪明,知道赌场里很多人不能碰,他多数在外动手。

    周易水盯他很久,平时偶有下套,但这小子机敏,没能得手。可是,前些天他却自己犯了大错!

    那天,这男荷官路上碰到一个目标,而这个目标长得很美,他便起了歹心,尾随至无人处行凶。抢劫不算还劫色,女人事后当即报警。从监控中周易水看到了这个自己盯了很久的人,被将任务揽了下来。

    彻查下发现这小子胆子很大,没有逃逸,还坦然回到荷禹赌场继续工作,周易水便赶了过来。

    徘徊几番之后周易水觉得还是叫些帮手过来比较好,这时她家人却来了电话,问问关于男朋友的事情,工作了这方面也该开始考虑了。把周易水烦得不行,这不是第一次,所以她就打开上次下载的出租男友软件,没成想第一眼就看到凌飞。

    周易水看到凌飞便想到这次的任务,那日凌飞的身手她有所了解,一脚踩爆木制担架,窥一斑而知全豹,说他没练过武周易水可不信。所以,周易水就毫不犹豫下单了!价格嘛,对于她来说一点不是问题,这价钱对她家来说真算是廉价。

    “我说话你听见了吗?”凌飞问道。

    周易水笑眯眯上来一把挽住凌飞的胳膊:“darling,我们进去吧。”

    凌飞也笑了:“算了,既然你掏了钱,我就陪你去看看,看你的工作,今天应该有点意思。”一抬头凌飞看到赌场名字,笑容更加玩味,上回貌似就来的这里,看来自己和这里还挺有缘的。

    两人走进赌场,夜晚时分反而是比上次凌飞过来要更加热闹,人声鼎沸,喧闹声不绝于耳。

    “我们去换点筹码。”周易水拉着凌飞过去,凌飞也换了点,既然来了,顺便赚点钱。

    荷禹赌场监控室内,一个三十来岁男人红着眼盯着监控看,时不时揉揉眼睛。这样的工作他持续有些天了,除了本该有的工作之外他还在等一个人,老板吩咐要找的人。

    “唔,28号桌。”男人拿起对讲机,监控中的28号桌女荷官顿了顿动作,不着痕迹摸了摸耳朵。

    男人盯着28号桌一位微胖的年轻人,或者说盯着他身前一堆的筹码:“缓一下节奏,他太旺了。”随着男人的令下, 女荷官不着痕迹微微颔首示意。

    赌场的人大部分相信气运这一说,有的人气运旺了一天赢个上千万都有,运气差了几天输得倾家荡产也有。眼前这个微胖的年轻人就是气运很旺的人,这种时候赌场往往会采取行动。

    在他们节奏很好的时候,赌场就会用很多小动作来打断你的常规动作,比如换荷官、检查筹码、故意发牌发得很慢,甚至让监理或者安保去打断你,破坏你常规的动作,让你很不舒服。

    这些小动作看起来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大家都是赌钱的人,在赌桌上如果总有小动作打乱你很容易破坏自己的节奏,然后情绪出现波动,很容易失控。情绪的波动影响那虚无缥缈的气运,让气运不再那么旺。

    气运之事虚无缥缈,说着很假,可又冥冥之中确有其事,赌场经常这么破坏。若说无效果?呵呵,赌场应该不会做那种无意义之事。

    下了命令,男人托着下巴仔细观察起来,突然,监控里走进来一个人,他猛地站起来:“好家伙,总算来了,这些天没白忙活!”说完他立即拿起座机拨通一个电话。

    凌飞换了筹码和周易水在里头闲逛起来。

    “没兴趣玩一把?”凌飞问道。

    周易水轻哼:“害人的玩意儿,没兴趣。”

    “你没兴趣我先玩了。”凌飞道,他虽然也对赌博不喜欢,可谁愿意和钱过不去?

    “你在哪?”周易水问道。

    “就这张桌,待会儿你有什么情况就过来找我。”凌飞道。

    “别上瘾了,我过来发现你有兆头直接不给工资。”周易水身为警察对赌深恶痛绝。

    “放心好了。”凌飞淡笑,让他着迷可不可能,金钱可使赌徒迷失,却不能让他这种曾拥有一切的人动摇。

    松开凌飞的手臂周易水离开,四处仔细查找起来。

    凌飞走到台前,刚刚逛了几圈他就相中了这28号桌。原因无他,这桌有人很旺。凌飞一直遵循他那位朋友气运的说法,跟着气运旺的人压,反着气运差的人压。上一回凌飞就是反着压,这回,看来要跟着压了。

    凌飞扫了眼旁边这位微胖的年轻人,人显得极有富态,脸上肉肉的,眼睛不大却很有精神,始终笑眯眯地。他身前摞着一堆筹码,大的筹码有十万的,也摆了一堆。

    凌飞等着跟着他压,等了好一会儿他扫了眼荷官,这女荷官的节奏有点慢,显得有些不利索的感觉。好一会儿才慢慢发牌,急性子的人肯定就暴躁了。再看这位微胖的年轻人,淡定无比,对于女荷官的动作没有任何着急之感,依旧笑眯眯看着女荷官,老神在在等着。

    不过再慢也得发完,年轻人笑眯眯的道:“闲。”

    凌飞深深看了眼女荷官又看看年轻人前头的筹码,他暗自了然。凌飞在黑暗面混迹多少年,赌场虽然少接触,可其中奥妙却没少了解,该懂的都懂。

    不过,这年轻人确实有些不一样,至少很稳。凌飞没什么犹豫就跟着他压了,全部。

    开!

    闲。

    年轻人看着女荷官似笑非笑,笑容中蕴意很深。女荷官看着他的目光职业化的笑容中有了几分被看透般的心虚,又摸了摸耳朵。

    然而耳边这回竟然没有传来指令,她想了想还是按照之前的命令各种拖节奏。

    年轻人每回都是那副神色淡定的模样,淡定压庄压闲,把把都中,周围的人都跟着他压。凌飞拿到的所有筹码全都压下去,显现十足信任的态势。不过凌飞不是唯一,很多人快输光的赌徒都这么干。

    这一把……年轻人笑眯眯地压了对子。这下让周围的人犹豫了,凌飞却毫不犹豫将所有筹码压了下去。这倒是让这位年轻人看了眼凌飞,对着凌飞笑了笑,笑容带着一股其妙味道。

    女荷官目光悠悠,开!

    对子!

    哗,周围一片哗然,一赔十一啊。周围的人看凌飞的目光中充满羡慕,他们没压。

    凌飞收筹码时很淡定,没显得多么兴奋,年轻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目光透着几分揣摩的意味。

    美女荷官又摸了摸耳朵,这种时候了,为什么还没有指令?不找人打断一下吗?乱一下节奏啊!他太旺了,而且不像是出千的样子。

    没有命令美女荷官只能继续,年轻人下注,凌飞跟,周围的人也纷纷跟。

    又跟了好几把凌飞还想继续时耳边传来一道惊呼:“你赢这么多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