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才是唐娉婉必须严惩杨国强的原因,公司内部出现这种情况若不立威拿什么服众?尤其是如今面临严峻形势的时候。

    公司想要做大做强企业文化必不可少,这可以说是公司的精气神,犹如打战的士气。若不严肃处理,必然有损士气,打击公司内部积极性。公司是一个集体,热爱公司的高层不在少数,他们将公司的前进当做理想共同奋斗,公司出了这种事不仅唐娉婉愤怒,公司内部这群高层一样愤怒,唐娉婉不严肃处理这件事怎么对得起他们!

    唐娉婉的话凌飞明白,只得轻轻摇头,唐娉婉也很为难,这件事他早想到,但为了杨振宇他还得一试。

    “渭水集团做了这样的事,想必除了你你公司内的那些人也同样愤怒。备一手暗器他日回击渭水集团,我不觉得他们会拒绝。”凌飞悠悠道,“如果准备齐全,毁了渭水集团也大有可能。”

    唐娉婉道:“你在说服我?”

    “我在说一个双赢的想法。”凌飞道,“如果你同意,可在公司会议上提一下,看他们都是什么意见再做决定不迟,我觉得有远见的大部分会同意。”

    “远见?”

    “薛家其意若揭,现在就算解决了对手公司,未来他们依旧是麻烦。未来他们仍旧以你们为对手,早做准备不说立于不败之地,这手底牌也能在必要时候给予帮助。”

    唐娉婉沉吟,感性角度来说杨国强不能放,可若是从理性角度来说凌飞的话确实很有道理。凌飞虽是为杨振宇而来,可他的话也有为自己着想之意。

    “婉儿,我想帮我舍友,却也是为你考虑。”凌飞诚然。

    唐娉婉移开视线,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一言不发。

    话说到这里该说的都是说完了,该如何选择只能看唐娉婉,凌飞也不再说些什么,和唐娉婉看起电视来。

    “咦。”一看电视凌飞微异,颜如玉?电视里的她比起现实生活少了一股仙气,看过现实里的她,着实令凌飞惊艳。

    “你认识?”唐娉婉问了一句。

    “不认识,见过。”凌飞托着下巴,“人如其名,其颜如玉,应该是我见过的人里最漂亮的。”凌飞说得很实诚,从前世到现在,记忆里所有女人,颜如玉是最美的。这个女人的美无法言喻,真若九天玄女下凡,超凡脱俗,从未见过容颜如此完美的人。

    凌飞说完空气一窒,他莫名觉得客厅里冷了几分,看了眼唐娉婉,她本就冰冷的神色更冷三分。凌飞失笑,女人啊,这种事上确实不能乱说。

    “不过呢,比起我们婉儿还是要差几分的。”凌飞补充道。

    不过看样子唐娉婉已经生气,直接站起身话也不说直接上楼。

    凌飞苦笑,女人呐。

    唐娉婉身影消失在眼前,凌飞的笑容渐渐敛起。唐娉婉这边的想法不好说,要做最坏打算,另想他法。不过倒是不急于一时,只要能保得杨国强在拘留所安全,后续办法可再想。

    静坐良久凌飞离开唐娉婉家,往山下走去。

    此刻,唐娉婉立于楼顶,望着凌飞下山。轻抬螓首遥望夜空,嘴中呢喃:“后手么?”

    ……

    翌日,凌飞于盘坐中睁开眼,精神充沛。近来他的实力稳步提升,不知是否是胸口寒心玉的缘故,进步还快了一些。

    淬体单方现在凌飞基本不用了,效果对他而言已经很小。淬体单方有一个限值,凌飞到了这个极限便无效。

    起床洗漱之后凌飞准备去吃饭,一摸兜里苦笑一声,没钱了。因为……昨晚他结的账,这家酒店菜价不算什么,酒是是真的贵。

    凌飞摇摇头,又得想办法弄点钱了。赌场赢来的钱绝大部分因为药物的原因花光,半点积蓄都没有。

    云顶山脚下有不少卖早餐的人,凌飞一般都在这就餐,但这里的东西可不便宜。山顶都是富人,山下的东西怎会便宜?让囊中羞涩的凌飞吃顿好点的早餐都不成,买了个包子就走。

    “诶,凌飞?”凌飞正离开一辆车停在他旁边,车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人,副驾驶座上的是任嫣然,驾驶座上的男人应该是她父亲。

    任志旭看了眼女儿兴奋的脸,又看看凌飞,目光闪烁。

    “你是去学校吗?一起啊。”任嫣然甜美笑着。

    “也好。”凌飞准备去学校旁边找个兼职,对大学生来说这样的活还是很多的,现在他连打车的钱都没了,做个顺风车也好。

    任嫣然神色一喜:“上车。”

    凌飞拉开后车门做了上去。

    “呵呵,小兄弟是嫣然的同学吗?”任志旭看了眼后视镜笑问道。

    “是啊,我同学。”任嫣然先回答了。

    任志旭扫了眼任嫣然:“你也是住云顶山上吗?平时没怎么看到你。”

    “算是吧。”凌飞道。

    算是?任志旭揣摩了一番这两个字,什么意思?

    “嘻,你是不是又来修下水道啦。”任嫣然笑嘻嘻道。

    “是啊。”凌飞随口应道。

    修下水道?任志旭眉头一皱,看凌飞的目光有些淡了,还以为也是云顶山的住户,那样的话让嫣然和他交朋友问题不大,若是修下水道他可不想丢份。

    “诶,凌飞,你表演的是什么节目呀?昨天没看到。”任嫣然问道,彩排时凌飞只是人上去逛了一圈走流程,都没有表演,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节目。

    “弹钢琴。”凌飞答道,也不是什么需要隐藏的事。

    唐娉婉想到自己生日那天凌飞弹弹琴的画面:“是了,你弹琴挺厉害的呢。”

    “还好吧。”

    听到这任志旭心里又动起来,任嫣然可不随便夸人,她夸凌飞证明凌飞弹得真的好。一个修下水道会弹那么好?没有从小的练习能做到?难道说刚刚嫣然只是开玩笑这么说的?年轻人貌似就流行梗这种东西,是不是修下水道也是一个梗?

    想着任志旭笑着道:“你叫凌飞是吗?这个名字挺不错的。你爸是谁?云顶山我住了有些年了,想不起哪个是姓凌的。”

    “死了。”凌飞语气淡漠,对凌文渊毫无好感。

    任志旭一顿,这小子说的是实话还是故意这么说气人的?

    “学校里说的都是真的啊。”任嫣然语调低了一些,他们都说凌飞是孤儿,她以为只是传言,没想到还真是。

    “嗯。”凌飞反应很平淡,父母双亡的话题对他而言并不沉重一般。

    任嫣然抿嘴,心中涌起一抹心疼,凌飞明明是这样的身世了可还在学校受那些侮辱诽谤……

    听到这是实话任志旭心中沉吟,一个还在上学的孤儿?或许当年是父母留下的钱让他有资格在云顶山入住。这样的人,不够资格和嫣然在一起。

    任嫣然感觉到车中压抑的氛围,故意转移话题道:“凌飞,你到底是不是住在我们家对门呀?妈妈说见过你呢。”

    “不是,只是过来修下水道。”

    “咿你这个人,老是不爱说实话。”任嫣然轻嗔道,“老实说,是不是?”

    “哦?小兄弟,我老婆说的对门的就是你啊。”任志旭笑道。

    凌飞抬眼道:“算是吧,目前只是借住。”

    借住?这话又让任志旭想了很多,坚持自己的想法,当朋友可以,交往就算了,自家女儿值得更好的。

    三人闲聊着车子行驶到了新大,两人下车。

    “爸爸,你忙去吧。”任嫣然甜笑道。

    “嗯,爸爸先走了。”任志旭扫了眼凌飞,下次得探探嫣然的口风,再提点她一下。

    “嗯嗯。”任嫣然可爱点点头。

    车子离开,凌飞和任嫣然暴露于众多学生面前,这让他们一阵阵低呼,不得了,竟然一辆车过来!猛料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