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有办法帮忙吗?”杨振宇紧忙问道。

    凌飞道:“我只能尽力,不能保证。”

    杨振宇眼色一黯,尽力啊,听起来就像是无法办到的事。

    凌飞见状道:“你放心,唐娉婉那边如果不同意,我也会帮你,绝对保你父亲周全。”

    杨振宇看向凌飞苦涩点头,他心中也没抱多少希望,并不认为凌飞能有什么样的本事救回他父亲。还是寄希望于乔非吧,更靠谱一些。乔非家里杨振宇是知道一些的,而凌飞家庭比他还一般。

    没多久,乔非走了进来,看见杨振宇笑了笑:“没事了,我爸说会让人保护杨叔叔的安全。拘留所里我们还是有认识的人,可以保证安全,暂时可以放心。”

    杨振宇长舒口气,坐牢有出来的机会,可如果死在里面真的是什么机会都没了。

    乔非坐下后看了眼凌飞:“安全问题保证之后需要想的是该怎么让杨叔叔无罪释放。”看着凌飞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乔非也是想到唐娉婉。

    “所以凌飞,以你和唐娉婉的关系,没问题吧?”乔非问道,“让她撤销对杨叔叔的上诉。”

    “我尽力。”凌飞依旧一样的回答。

    “尽力?”乔非想了想,是啊,唐娉婉那边也不好处理,这件事对于唐娉婉的公司来说可不是小事,总裁也不能为所欲为。

    众人又聊了一番后离开,半路上是乔非扶着杨振宇回去的,杨振宇坐着还好,一站起来根本走不了,喝了太多酒。

    凌飞没有回宿舍,而是前往云顶山,他要去找唐娉婉。现在不论是杨振宇的问题,还是唐娉婉的处境,他都要和唐娉婉好好谈谈。对她的处境凌飞已经有了够差的心理准备,听乔非的话才知道差到何种地步,可谓举步维艰。这个妮子,该说她是死硬还是坚强,处境如此堪忧还依旧淡淡然,让人心疼。

    重新来到唐娉婉家门口,看着客厅内亮着的灯光,他知道唐娉婉应该在,凌飞按下门铃。

    唐娉婉躺在沙发上揉着眉心,近来一个月她经历太多太多的麻烦,身心俱疲。今天一来公司又得知昨晚发生那么恐怖的事情,差点出大事。她真的很累,很累……

    望着前方唐娉婉出神,她这种时候真的挺想找一个男朋友。高中大学时的朋友到现在为止哪个没谈过恋爱?就她一直孤身一人。因为唐仲英女儿身份的原因,因为她丽人美妆总裁的原因,更加难找到男朋友,大部分人都对她敬而远之。在梦想的路上坚持总会放弃一些东西啊……

    渐渐地唐娉婉凝眸,心态调整到正常状态。习惯了一个人,她也习惯了这般调整心态。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一直一个人才让她变得如此冰冷吧,没有可以依靠,所以只能依靠自己,冰冷的外表是坚强的伪装。

    叮咚……

    唐娉婉扭过头,这么晚了,谁按门铃?

    站起身走到玄关,透过猫眼看到了凌飞,她微微愣神,脑海中闪过早上的早餐,那疲惫的心中莫名涌出一抹暖流,让疲惫之感消弭不少。

    咔哒——

    门打开,凌飞看到一身职业套装的唐娉婉,衣服都没换。她神色清冷靠在门扉:“你过来做什么?”

    凌飞盯着唐娉婉看了老半天才道:“你看起来很累,要不要借你肩膀靠一靠?”

    “滚!”唐娉婉骂了一句转身进去,门倒是没关,凌飞笑着走进去。

    唐娉婉又在沙发上坐下,凌飞坐在对面,轻声道:“是在为今天的事烦心吗?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

    唐娉婉侧目:“你知道?”

    “大概知道一点吧。”凌飞问道,“你准备怎么处理?”

    唐娉婉冷漠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杨振宇父亲犯了大忌,险些让她局面崩盘,上面中间的压力都抵住了,在下面崩盘才可悲。

    凌飞顿了顿,他就是试探的问,想看看唐娉婉的态度如何,现在看来很严重,唐娉婉很生气。得用其他法子了,正面说是不行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唐娉婉清冷的眸子扫过凌飞。

    “背后支持他的人是薛家对么?”凌飞问道。

    “是。”唐娉婉凝视凌飞,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凌飞微微一笑:“放他出来。”

    “理由。”唐娉婉淡淡道。

    “借助他知道的情况对薛家动手。”凌飞道,“无法伤筋动骨也扒他一层皮。”绯闻缠身也能令股票下跌,如此一来便算起到效果。

    唐娉婉轻哼一声:“效果不够,相比于我的愤怒,远不够!”

    “现在效果或许不足,之后,谁又说得清呢?”凌飞笑道,“这一手暗棋,未来或可能成为杀手锏。”

    唐娉婉清冷的眸子一眯,周围空气都像是冷了三分:“你不像你。”

    “什么意思?”凌飞微愕。

    “你一向有仇当天就报,绝不会想着未来如何。”这是唐娉婉了解下的凌飞,看现在凌飞说的话和他平时截然。

    凌飞笑着道:“看来我们婉儿没少观察我呢,我是什么性格也摸索出来。”

    唐娉婉神色如常,继续道:“你是否抱着其他目的而来?”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凌飞摊手,唐娉婉太过聪慧,几句话就猜到凌飞的目的。

    “说。”唐娉婉道。

    “不用说了,你不会同意。”凌飞摇头,“我还是另想他法吧。”

    唐娉婉念头一流转道:“为了杨国强?”自己明确表示的态度,凌飞可能有所求的人或事,凌飞反常的言辞,唐娉婉推测下只有这个!

    凌飞与唐娉婉对视,这个妮子还真厉害:“他是我舍友的父亲。”

    唐娉婉眉头不着痕迹一皱:“我不会放过他。”

    “由你。”凌飞摇着头没办法,唐娉婉的决定他不会去强行更改,亏欠太多,他不想唐娉婉为难。

    凌飞的干脆倒是让唐娉婉微异,她还以为凌飞会再劝她,毕竟是舍友的父亲。

    客厅陷入沉默,两人各有心思没人开口,偌大的空间只剩下安静,安静得让人紧张。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娉婉打破了宁静:“仅有这个理由?”唐娉婉问的是救杨国强的理由只因为他是凌飞的舍友的父亲?

    凌飞会意,说道:“三点。第一,我提了,他了解一些东西,可以作为暗棋;第二,我也说了,毕竟是我舍友的父亲;第三……”凌飞沉吟片刻,“他确实是被逼无奈。薛家的威胁他无力抵抗,全家人的身家性命在他身上。做这件事他自身危险,如果他不做,全家都危险,孰轻孰重他有了答案。”

    凌飞说完这三点客厅再次陷入沉默,唐娉婉冰冷的神色丝毫未变,没有因为凌飞的话而有一丝动摇的迹象。

    凌飞也没着急,该说的他都说了,如果唐娉婉不同意,他只能另作他想。非要救出杨振宇父亲也有办法,并非绝路。但是,无论什么方法都很麻烦,唐娉婉撤诉是最简单的解决方式。

    “如果我不同意,你会怎样?”唐娉婉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有点不大符合她性格的话。

    凌飞无奈摊手:“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再想别的办法了。如果是别人,我还能威逼利诱,可那个人是你,我只能听之任之。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对你做些什么。”

    唐娉婉长长如小扇子似的睫毛动了动,低垂着眼眸。

    凌飞暗道无望,看来唐娉婉是不会放过杨国强了。

    凌飞正这么想着唐娉婉又道:“若情有可原,我可以原谅,但是,我若是撤诉,公司上下怎么看?产生的恶劣影响怎么解决?我怎么给公司上下解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